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26699
PhosphoPlus® YAP (Ser109) Antibody Duet
一抗
抗体对

PhosphoPlus® YAP (Ser109) Antibody Duet #26699

引用 (0)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13E5) Rabbit mAb #4970(下图)对对照的 HeLa 细胞(泳道 1)或 YAP 敲除型 HeLa 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YAP 敲除型 HeLa 细胞中没有信号,这证实了抗体对 YAP 的特异性。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 NCI-H2052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和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CTGF 内结合,CTGF 是一种已知的 YAP 靶标基因(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使用 Phospho-YAP (Ser109) (E5I9G) Rabbit mAb #53749(上图)和 GAPDH (D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 HeLa 细胞(泳道 1)或 YAP 敲除型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YAP 敲除型 HeLa 细胞中没有信号,这证实了抗体对 YAP 的特异性。

对 PANC-1 细胞提取物磷酸化 YAP (Ser109)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敲入,泳道 2 为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泳道 3 为 Phospho-YAP (Ser109) (E5I9G) 兔单克隆抗体。使用 Phospho-YAP (Ser109) 抗体 #46931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小鼠抗兔 IgG (构象特异) (L27A9) 单克隆抗体 (HRP 偶联物) #5127 用于检测,以免与 IgG 发生交叉反应。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正如预期,RL-7 细胞的 YAP 蛋白表达呈阴性。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 NCI-H2052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和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染色体 6(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YAP 的已知靶标基因 CTGF(下图)(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使用 Phospho-YAP (Ser109) (E5I9G)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YAP (D8H1X) XP® 兔单克隆抗体 #14074(中间)和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牛小肠磷酸酶 (CIP) 和 λ-磷酸酶 (+) 处理的 PANC-1 细胞和 HeLa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 NCI-2052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与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CTGF Promoter Primers #14927、Human SMYD3 intron 2 primers 与 SimpleChIP® Human CTGF Upstream Primers #14928,通过实时 PCR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Phospho-YAP (Ser109) (E5I9G)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和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RL-7 细胞的 YAP 表达呈阴性,证实了该抗体的特异性。正如已发表的基因表达数据库中预测以及使用其他 YAP 抗体所确认的,在 RL-7 提取物中无法检测到 YAP 表达。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 RL-7 细胞(蓝色)和 A-204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绿色)对低汇合度 MCF 10A 细胞(左图)、高汇合度 MCF 10A 细胞(中间)和 YAP 呈阴性的 RL-7 细胞(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下图中的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在低汇合度(增殖)细胞中观察到越来越多的 YAP 蛋白位于胞核。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野生型 293T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敲除 YAP/TAZ 的 293T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顶部图)or TAZ (E9J5A) XP® Rabbit mAb #72804(底部图)对石蜡包埋的未转染(左图,YAP/TAZ 低)或 YAP 转染(中图)或 TAZ 转染(右图)的 BEN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顶部图)或 TAZ (E9J5A) XP® Rabbit mAb #72804(底部图)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左图)、结肠癌病例 1(中图)或结肠癌病例 2(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PANC-1(左图)和 RL-7(右图)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良性前列腺增生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YAP (D8H1X) XP® Rabbit mAb(泳道 3)对 A-204 细胞提取物 YAP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Mouse Anti-rabbit IgG (Conformation Specific) (L27A9) mAb #3678 用作二抗。

购买 # 26699S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26699S
1 个试剂盒

产品包括 数量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YAP (D8H1X) XP® Rabbit mAb 14074 100 µl H M R Hm Mk 65-78 兔 IgG
Phospho-YAP (Ser109) (E5I9G) Rabbit mAb 53749 100 µl H M R Mk 65-78 兔 IgG

产品说明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CST) 的 PhosphoPlus® Duets 为评估蛋白激活状态提供了一种方法。每个 Duet 都包含针对靶标的激活状态和总蛋白抗体。根据这些抗体在特定应用中的出色表现,将其从 CST 提供的产品中选择出来。

背景

YAP(Yes 相关蛋白,YAP65)的首次鉴定基于其与 Yes 的 SH3 域结合的能力。它还结合其他包含 SH3 结构域的蛋白,如 Nck、Crk、Src 和 Abl (1)。除了 SH3 结合基序,YAP 还有一个 PDZ 互作基序、一个卷曲螺旋结构域和许多 WW 结构域 (2-4)。YAP 的初步研究都指出,它在锚定和靶向特定亚细胞区室中发挥作用。后续研究表明,YAP 是一个转录共激活蛋白,因为其 WW 结构域与转录因子 PEBP2 和其他转录因子的 PY 基序 (PPxY) 相互作用 (5)。作为一个转录共激活蛋白,YAP 现在被广泛认为是 Hippo 通路的一个中央介导物,从而在组织生长和器官大小的调节中发挥功能性和广泛保守的作用 (6-8)。LATS 激酶磷酸化许多位点(如 Ser109 和 Ser127)会促进 YAP 从细胞核转位到细胞浆,从而通过结合 14-3-3 蛋白被隔离 (7-9)。这些 LATS 诱导的磷酸化活动能让 YAP 进一步被邻近磷酸降解决定子中的 CK1δ/ε 磷酸化,从而诱发 YAP 蛋白酶体降解 (10)。

  1. Sudol, M. (1994) Oncogene 9, 2145-52.
  2. Mohler, P.J. et al. (1999) J Cell Biol 147, 879-90.
  3. Espanel, X. and Sudol, M. (2001) J Biol Chem 276, 14514-23.
  4. Sudol, M. et al. (1995) FEBS Lett 369, 67-71.
  5. Yagi, R. et al. (1999) EMBO J 18, 2551-62.
  6. Dong, J. et al. (2007) Cell 130, 1120-33.
  7. Zhao, B. et al. (2010) Genes Dev 24, 862-74.
  8. Zhao, B. et al. (2007) Genes Dev 21, 2747-61.
  9. Yu, F.X. et al. (2012) Cell 150, 780-91.
  10. Zhao, B. et al. (2010) Genes Dev 24, 72-85.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PhosphoPlus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