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12724
Ubiquitin E3 Ligase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Ubiquitin E3 Ligase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12724

引用 (0)

使用 CUL4A Antibody 对 COS 和 SK-MEL-28 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YLD (D6O5O)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DDB-1 (D4C8)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DDB-2 (D4C4) Rabbit mAb 对 Raji 细胞和 HL-60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在有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RBX1 (D3J5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Skp1 (D3J4N) Rabbit mAb(泳道 3),对 293T 细胞提取物 Skp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Skp1 (D3J4N)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绿色),对表达非靶向 shRNA(shNT;左图)或 Skp2(右图)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丝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细胞系由哈佛大学医学院的 Wenyi Wei 博士惠赠)。

使用 β-TrCP (D12C8)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DDB-1 (D4C8)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带有 Myc 标签、编码全长人 DDB-1 (+) 的 cDNA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BX1 (D3J5I)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前列腺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kp1 (D3J4N)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RBX1 (D3J5I)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kp1 (D3J4N)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 Skp1 同工型 b (hSkp1-Myc/DDK; +)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能编码全长人 Skp2 的带有 Myc/DDK 标签的 cDNA 表达载体 (hSkp2-Myc/DDK, +) 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kp2 (D3G5) XP® Rabbit mAb(上图)和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表达非靶向 shRNA (shNT) 或 shSkp2 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12724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12724T
1 个试剂盒(8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CUL4A Antibody 2699 20 µl
  • WB
  • IP
H Mk 80, 82 兔 
CYLD (D6O5O) Rabbit mAb 12797 20 µl
  • WB
H M R Hm Mk 109 兔 IgG
DDB-1 (D4C8) Rabbit mAb 6998 20 µl
  • WB
H M R Mk 127 兔 IgG
DDB-2 (D4C4) Rabbit mAb 5416 20 µl
  • WB
H M 43 兔 IgG
RBX1 (D3J5I) Rabbit mAb 11922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Mk 13 兔 IgG
Skp1 (D3J4N) Rabbit mAb 12248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19 兔 IgG
Skp2 (D3G5) XP® Rabbit mAb 2652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k 48 兔 IgG
β-TrCP (D12C8) Rabbit mAb 11984 20 µl
  • WB
H M R Mk 62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Ubiquitin E3 Ligase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是一种高性价比产品,用于研究泛素 E3 连接酶复合体的多种蛋白组分。试剂盒包含足量的抗体,每种一抗可以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Ubiquitin E3 Ligase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识别内源水平的各自靶标蛋白,但不与其他家族成员发生交叉反应。Skp2 (D3G5) XP® Rabbit mAb 预测会与 Skp2a 和 Skp2B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人 CYLD 蛋白特异性重组蛋白、人 DDB-1 蛋白的 Gly832 周围残基、人 DDB-2 蛋白的 Ala174 周围残基、人 RBX1 蛋白的羧基末端、人 Skp1 蛋白的羧基末端和人 Skp2 蛋白的氨基末端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人 β-TrCP 蛋白特异性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CUL4A 蛋白的 Ser12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泛素可通过泛素化过程共价连接许多细胞蛋白,在这个过程中,26S 蛋白酶体降解靶标蛋白。泛素首先通过与激活组分 E1 形成硫酯复合体而被激活。激活的泛素继而被转运到泛素载体蛋白 E2,然后从 E2 转运到泛素连接酶 E3,最后被转运到靶标蛋白赖氨酸残基的 ε-NH2 (1-3)。研究表明,激活的 E2 与 E3 瞬时结合,并且其解离是泛素化的一个关键步骤 (4)。

S 期激酶相关蛋白 1 (Skp1) 是 Skp1/CUL1/F-盒 (SCF) E3 泛素连接酶蛋白复合体的一个关键支架蛋白。多种 F 盒蛋白(如 β-TrCP、Skp2)通过它们的界定性保守结构域(包含 40 个氨基酸)介导与 Skp1 的相互作用,同时还介导与即将被泛素化的底物所进行的相互作用 (5)。RING 盒蛋白 1(RBX1 或 ROC1)是 SCF 复合体的另一个基本组分 (6)。RBX1 能介导 CUL1 类泛素化修饰,这可促进泛素从 E2 转移到底物来激活 SCF E3 连接酶 (7-9)。泛素连接需要 RBX1 的 RING 指形结构域 (10)。

Cullin-4 (CUL4) 是 Cullin 家族的一员,该家族包含相关的泛素连接酶 (11)。CUL4 的羧基末端结构域与 Rbx1 和 E2 酶相互作用,而 CUL4 的氨基末端结构域则与紫外线损伤的 DNA 结合蛋白 DDB1 的 BPB 结构域相互作用,从而形成 CUL4-DDB1 泛素连接酶复合体 (12)。损伤的 DNA 结合蛋白 (DDB) 由一个 127 kDa 亚基 (DDB-1) 和一个 48 kDa 亚基 (DDB-2) 组成,两个亚基有助于紫外线损伤的 DNA 结合蛋白复合体 (UV-DDB)的形成 (13-15)。UV-DDB 复合体与 CUL4A 和 RBX1 形成能够检测各自 DNA 损伤的 E3 泛素连接酶。该复合体使核苷酸切除修复通路的组分多泛素化 (16-18)。

  1. Ciechanover, A. (1998) EMBO J 17, 7151-60.
  2. Zheng, N. et al. (2002) Nature 416, 703-9.
  3. Reardon, J.T. et al. (1993) J Biol Chem 268, 21301-8.
  4. Hochstrasser, M. (2000) Nat Cell Biol 2, E153-7.
  5. Kamura, T. et al. (1999) Genes Dev 13, 2928-33.
  6. Keeney, S. et al. (1993) J Biol Chem 268, 21293-300.
  7. Hochstrasser, M. (2000) Science 289, 563-4.
  8. Morimoto, M. et al. (2003)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301, 392-8.
  9. Hwang, B.J. and Chu, G. (1993) Biochemistry 32, 1657-66.
  10. DeSalle, L.M. and Pagano, M. (2001) FEBS Lett. 490, 179-189.
  11. Pan, Z.Q. et al. (2004) Oncogene 23, 1985-97.
  12. Chu, G. and Chang, E. (1990)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7, 3324-7.
  13. Deffenbaugh, A.E. et al. (2003) Cell 114, 611-22.
  14. Sun, Y. et al. (2001) Antioxid Redox Signal 3, 635-50.
  15. Hirschfeld, S. et al. (1990) Mol Cell Biol 10, 2041-8.
  16. Payne, A. and Chu, G. (1994) Mutat Res 310, 89-102.
  17. Petroski, M.D. and Deshaies, R.J. (2005) Nat Rev Mol Cell Biol 6, 9-20.
  18. Lee, J. and Zhou, P. (2007) Mol Cell 26, 775-80.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