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43573
Type I Interferon Induction and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Type I Interferon Induction and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43573

引用 (0)

使用 Phospho-IRF-3 (Ser 386) (E7J8G) XP® 兔单克隆抗体(实线)或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用 TPA #4174(80 nM,24 小时)分化,随后不转染(蓝色)或转染 poly (dA:dT)(5 μg/mL,3 小时;绿色)的 THP-1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IRF-3 (D6I4C) XP® Rabbit mAb, #11904(上图)或 β-actin (13E5) Rabbit mAb, #4970(下图)对对照型 HeLa 细胞 (泳道 1) 或 IRF-3 敲除型 HeLa 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法分析。IRF-3 敲除型 HeLa 细胞中没有信号,这证实了该抗体对 IRF-3 的特异性。

使用 IRF-3 (D6I4C) XP® Rabbit mAb(绿色)对未经(左)或经 Poly (I:C)(2.5 μg/ml,6 小时;右)转染的 HT-29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hospho-IRF-7 (Ser477) (D7E1W) Rabbit mAb (上图) 、IRF-7 Antibody #4920 (中图) 、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图) ,未经处理或经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过夜) 处理再经 poly (I:C) (2.5 μg/ml, 7小时) 按指定要求转染的 HT-29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IRF-7 (D2A1J)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未处理 (-) 或经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 过夜; +)处理的 HT-29 和 G-361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IFN-β1 (D1D7G) Rabbit mAb (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 对THP-1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THP-1细胞经, TPA (12-O-Tetradecanoylphorbol-13-Acetate) #4174 (80 nM, 16 hr)刺激分化,随后不进行(-) 或经poly(dA:dT) (5 μg/ml, 16 hr,+)转染。在开始转染4 hr 后, Brefeldin A #9972 (300 ng/ml)被加入到细胞中。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已经 IFN-γ(50 ng/ml,30 分钟)处理的 HT-1080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human IRF-1 promoter primers、SimpleChIP® Human TAP1 Promoter Primers #5148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Stat1 (D1K9Y) Rabbit mAb #14994(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A549 细胞(泳道 1)或 STAT1 敲除型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STAT1 敲除型 A549 细胞中没有信号,这证实了抗体对 STAT1 的特异性。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经 Human Interferon-γ (hIFN-γ) #8901(50 ng/ml,30 分钟)处理的 HT-1080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Stat1 (D1K9Y)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human IRF-1 promoter primers、SimpleChIP® Human TAP1 Promoter Primers #5148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 #8927(10 nM,30 分钟)处理的 U266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和 IRF-9 (D2T8M)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MX1 Promoter Primers #57949 、human WARS intron 1 primers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方法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IRF-9 (D2T8M)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 8457(下)对未处理(-) 或用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 16 小时; +) 处理的 HeLa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 在 Leica® Bond™ Rx 上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使用 Phospho-IRF-3 (Ser386) (E7J8G) XP® 兔单克隆抗体(绿色)和 β-肌动蛋白 (13E5) 兔单克隆抗体 (Alexa Fluor® 647 偶联物) #8584(红色)对未转染(左图)或转染 Poly (I:C) (2.5 μg/ml,6 小时;右图)的 THP-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 = Hoechst 33342 #4082(DNA 荧光染料)。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IRF-3 (D6I4C) XP® Rabbit mAb(泳道 3),对 THP-1 细胞提取物的 IRF-3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IRF-3 (D6I4C)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 Mouse Anti-rabbit IgG (Conformation Specific) (L27A9) mAb #3678 和 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 作为二抗。

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SignalSilence® IRF-7 siRNA I #13139 (+) 或 SignalSilence® IRF-7 siRNA II #13291 (+) 转染的 HT-29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转染 24 小时后,使用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 过夜; +)对细胞进行处理,然后使用 IRF-7 (D2A1J) Rabbit mAb #13014(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IRF-7 (D2A1J) Rabbit mAb 确认了 IRF-7 的表达沉默,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则被用于上样对照。

使用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作为对照组,使用 Stat1 (D1K9Y) Rabbit mAb (蓝色)对 ACHN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IRF-9 (D2T8M) Rabbit mAb(绿色)对未处理(左) 或经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 16 小时; 右) 处理的 HeLa 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

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T84 细胞沉淀物(左,阳性)和 HCT116 细胞沉淀物(右,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IRF-3 (Ser386) (E7J8G) XP®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IRF-3 (D6I4C) XP® 兔单克隆抗体 #11904(下图)对未经 (-) 或经 Poly (I:C) (+) 处理的 A549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IRF-3 (D6I4C)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对对照品(左图)或已经 λ 磷酸酶(右图)处理的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tat1 (D1K9Y) Rabbit mAb (绿色) 与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 (红色),对经过血清饥饿过夜(左图)处理,或经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00 单位/mL,30 分钟(右图) 处理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对 THP-1 细胞提取物中的 IRF-9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的输入,泳道 2 则是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而泳道 3 是 IRF-9 (D2T8M) Rabbit mAb。使用 IRF-9 (D2T8M)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HeLa 细胞沉淀物(未处理(左)或用 Human Interferon-alpha1 (hIFN-alpha1) #8927 处理(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tat1 (D1K9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IRF-9 (D2T8M)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紫外线(恢复 2 小时;+)处理的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tat1 (D1K9Y)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下,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上图)或 Stat1 (42H3) Rabbit mAb #9175(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 CIP 和 λ 磷酸酶 (+) 处理且经紫外线处理的 Hela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 (泳道 2) 或 Stat1 (D1K9Y) Rabbit mAb (泳道 3),对MCF7 细胞提取物的 Stat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Stat1 (9H2) Mouse mAb #9176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正常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上图)或 Stat1 (42H3) Rabbit mAb #9175(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 Human Interferon-γ (hIFN-γ) #8901(100 ng/ml,30 分钟;+)处理的 Hela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tat1 (D1K9Y)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对使用 Human Interferon-α1 #8927 (10 ng/ml, 16 hr) 处理的 HeLAN 细胞提取物 MX1 进行免疫沉淀法分析。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而泳道 3 为 MX1 (D3W7I) Rabbit mAb。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 执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MX1 (D3W7I)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未经 (-) 或经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 16 hr; +) 处理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43573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43573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Phospho-IRF-3 (Ser386) (E7J8G) XP® Rabbit mAb 37829 20 µl
  • WB
  • IF
  • F
H 50-55 兔 IgG
IRF-3 (D6I4C) XP® Rabbit mAb 11904 20 µl
  • WB
  • IP
  • IF
H Mk 50-55 兔 IgG
Phospho-IRF-7 (Ser477) (D7E1W) Rabbit mAb 12390 20 µl
  • WB
H 65 兔 IgG
IRF-7 (D2A1J) Rabbit mAb 13014 20 µl
  • WB
H 65 兔 IgG
IFN-β1 (D1D7G) Rabbit mAb 73671 20 µl
  • WB
H 19, 21 兔 IgG
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8826 20 µl
  • WB
  • IP
  • IHC
  • ChIP
H M R Mk 91 兔 IgG
Stat1 (D1K9Y) Rabbit mAb 14994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 ChIP
H M R Mk 84, 91 兔 IgG
IRF-9 (D2T8M) Rabbit mAb 76684 20 µl
  • WB
  • IP
  • IF
  • ChIP
H 48 兔 IgG
MX1 (D3W7I) Rabbit mAb 37849 20 µl
  • WB
  • IP
  • IHC
H 76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I 型干扰素诱导和信号转导抗体小包装组合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使用磷酸化特异抗体和对照抗体,可检测导致 I 型可干扰素(IFN)上调通路的激活、IFN-β1 的表达、I 型 IFN 下游信号的激活和 MX1 干扰素应答基因的表达。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进行至少两次蛋白质印迹分析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I 型干扰素诱导和信号转导抗体小包装组合中的每种抗体都可识别其靶标蛋白的内源性水平。Phospho-IRF-3 (Ser386) (E7J8G) XP® Rabbit mAb 可检测仅在 Ser386 位点被磷酸化的 IRF-3 蛋白的内源水平。Phospho-IRF-7 (Ser477) (D7E1W) Rabbit mAb 仅在 Ser477 位点被磷酸化后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IRF-7 蛋白,在 Ser477 和 Ser479 位点被双重磷酸化后也可以检测 IRF-7。Phospho-IRF-7 (Ser477) (D7E1W) Rabbit mAb 可能会与 100 和 150 的未知蛋白发生交叉反应。仅在 Stat1 蛋白在 Ser727 位点被磷酸化时,Phospho-Stat1 (Ser727) (D3B7) Rabbit mAb 才能识别出内源水平的 Stat1 蛋白。Stat1 (D1K9Y) Rabbit mAb 会与 150 kDa 的未知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IRF-9 (D2T8M) Rabbit Mab 会与 95 kDa 的未知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IRF-7 的 Pro115、人 Stat1 的 Pro688、人 MX1 的 Leu292、重组人 IRF-3 蛋白、重组人 IFN-β1 蛋白和重组人 IRF-9 蛋白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兔子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IRF-3 的 Ser386、人 IRF-3 的 Ser477 以及人 Stat1 的 Ser727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兔子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磷酸化特异性单克隆抗体。

背景

先天免疫系统使用模式识别受体(PRR)来检测保守的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PAMP)(例如胞质双链 RNA),以检测并启动对病毒感染的免疫反应。通过 PRR 检测病毒会导致 IRF-3 和 IRF-7 磷酸化和核易位,导致 I 型干扰素(包括 IFN-α 和 IFN-β)上调(1- 3)。I 型干扰素通过干扰素 α/β 受体(IFNAR)发出信号,从而导致 和 Stat2 磷酸化和激活,并与 IRF-9 形成复合物(4,5)。该复合物易位至细胞核,在其中诱导干扰素反应基因的转录,干扰素反应基因包括限制病毒复制和繁殖的病毒限制因子(例如 MX1)(4-7)。

  1. Servant, M.J.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9441-7.
  2. Lin, R. et al. (2000) J Biol Chem 275, 34320-7.
  3. Sato, M. et al. (2000) Immunity 13, 539-48.
  4. Fu, X.Y. et al. (1990)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7, 8555-9.
  5. Qureshi, S.A. et al. (1995)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2, 3829-33.
  6. Staeheli, P. et al. (1986) Cell 44, 147-58.
  7. Staeheli, P. and Haller, O. (1985) Mol Cell Biol 5, 2150-3.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