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购买 1 支总蛋白抗体和 1 支 PTM 抗体,即可获得 1 份价值高达 1999 元的免费抗体或试剂。 | 点击此处 >>
8683
Tight Jun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Tight Jun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8683

免疫印迹法图像 1

使用 CD2AP Antibody 对 K562、A431 和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

使用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 A431 和 MCF7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3

使用 ZO-1 (D7D12)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4

使用 ZO-2 Antibody 对不同细胞类型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5

使用 ZO-3 (D57G7) XP® Rabbit mAb 对 MCF-7、HT-29 和 HCT-15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6

使用 Afadin (D1Y3Z)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7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8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泳道 3)对 A-431 细胞提取物 claudin-1 进行免疫沉淀法分析。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Claudin-1 (D5H1D)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9

使用 ZO-1 (D7D12) Rabbit mAb 对 Hep G2 细胞提取物进行免疫沉淀分析和蛋白质印迹分析。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0

使用 ZO-2 Antibody(绿色)对 A43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1

使用 ZO-3 (D57G7) XP® Rabbit mAb(绿色)对 MCF-7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12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Afadin (D1Y3Z) Rabbit mAb(泳道 3)对 A-431 细胞提取物 afadin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Afadin (D1Y3Z)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3

使用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4

使用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5

使用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A-431(左)和 MCF7(右)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6

使用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皮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CD2AP Antibody 2135 20 µl
  • WB
H M R Mk 80 兔 
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13255 20 µl
  • WB
  • IP
  • IHC
H Dg 20 兔 IgG
ZO-1 (D7D12) Rabbit mAb 8193 20 µl
  • WB
  • IP
H Mk 220 兔 IgG
ZO-2 Antibody 2847 20 µl
  • WB
  • IF
H M R Mk B Dg 150 兔 
ZO-3 (D57G7) XP® Rabbit mAb 3704 20 µl
  • WB
  • IF
H 140 兔 IgG
Afadin (D1Y3Z) Rabbit mAb 13531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Dg 205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Tight Jun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评估是否存在参与紧密连接的各种蛋白的高性价比的手段。试剂盒包含足量的一抗,每种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CD2AP Antibody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CD2AP 总蛋白。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可识别总密封蛋白-1 的内源水平。基于序列相似性分析,Claudin-1 (D5H1D) XP® Rabbit mAb 有可能与 Claudin-2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ZO-1 (D7D12)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ZO-1 总蛋白。ZO-2 Antibody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ZO-2 总蛋白。ZO-3 (D57G7) XP®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ZO-3 总蛋白。Afadin (D1Y3Z)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Afadin 蛋白,并且根据蛋白序列分析,该抗体预期可识别所有 Afadin 同工型。

使用与人 γ-Catenin 蛋白羧基末端或人 Catenin δ-1 蛋白序列附近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使用与人 α-E-Catenin 氨基末端序列、人 Claudin-1 蛋白羧基末端,人 Afadin 蛋白 Arg1117 或者人 β Catenin 蛋白的 Pro714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紧密连接或带状闭合蛋白可在上皮细胞和内皮细胞之间形成一个连续的液体屏障。它们可调节细胞旁通透性并维持细胞极性,阻断顶端和基底外侧细胞表面之间跨膜蛋白的运动 (在 1 中论述)。紧密连接由密封蛋白和闭合蛋白跨膜蛋白组成,并参与细胞骨架的连接 (1,2)。Claudin 家族包括23 个整合膜蛋白,它们的表达(在各组织类型之间各具差异)可决定上皮细胞屏障的强度和特性 (2,3)。封闭区蛋白 ZO-1、2 和 3(也称 TJP 1、2 和 3)是外周膜接头蛋白,可将闭合蛋白和密封蛋白等连接跨膜蛋白结合到肌动蛋白细胞骨架 (在4 中论述)。ZO-1 和 ZQ-2 对紧密连接的形成和功能发挥不可或缺 (5,6)。研究显示,在亚汇合态的增殖细胞中,ZO-1 和 ZO-2 共同定位到胞核中,因此可在转录调节起一定作用 (7-9)。ZO-3 氨基末端部分外在表达产生了一种显性负性作用,可干扰紧密连接和粘附连接的装配 (10)。研究显示,ZO-1 在形成紧密连接之前可以与 Afadin 产生相互作用 (11)。近期研究还表明,afadin 位于运动细胞的前缘时还参与控制细胞运动的方向 (12,13)。CD2AP 是一种被认为可使膜蛋白结合细胞骨架的支架蛋白 (14-16)。它对特化细胞类型中紧密连接的形成发挥作用,如肾小球裂孔隔膜 (17)。CD2AP 还与 CD2 表达的 T 细胞和抗原呈递细胞之间的免疫突触有关 (18)。研究显示,CD2AP 与其它细胞骨架蛋白之间的相互作用可调节 EGFR 内吞作用 (16)。

  1. Hewitt, K.J. et al. (2006) BMC Cancer 6, 186.
  2. Shin, K. et al. (2006) Annu Rev Cell Dev Biol 22, 207-35.
  3. Betanzos, A. et al. (2004) Exp Cell Res 292, 51-66.
  4. Oliveira, S.S. and Morgado-Díaz, J.A. (2007) Cell Mol Life Sci 64, 17-28.
  5. Traweger, A.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2692-700.
  6. Matter, K. and Balda, M.S. (2007) J Cell Sci 120, 1505-11.
  7. Huerta, M. et al. (2007) Mol Biol Cell 18, 4826-36.
  8. Hernandez, S. et al. (2007) Exp Cell Res 313, 1533-47.
  9. Wittchen, E.S. et al. (2000) J Cell Biol 151, 825-36.
  10. Umeda, K. et al. (2006) Cell 126, 741-54.
  11. Ooshio, T. et al. (2010) J Biol Chem 285, 5003-12.
  12. Miyata, M. et al. (2009) J Cell Sci 122, 4319-29.
  13. Miyata, M. et al. (2009) J Biol Chem 284, 24595-609.
  14. Kirsch, K.H. et al. (1999)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6, 6211-6.
  15. Kirsch, K.H. et al. (2001) J Biol Chem 276, 4957-63.
  16. Lynch, D.K.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21805-13.
  17. Kawachi, H. et al. (2006) Nephrology (Carlton) 11, 274-81.
  18. Hutchings, N.J.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22396-403.
Entrez-Gene Id
4301 , 23607 , 9076 , 7082 , 9414 , 27134
Swiss-Prot Acc.
P55196 , Q9Y5K6 , O95832 , Q07157 , Q9UDY2 , O95049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上游 / 下游

通路图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