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77397
TGF-β Fibrosis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TGF-β Fibrosis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 #77397

引用 (0)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小肠(左图)和骨骼肌(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lpha-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在 Leica® Bond™ Rx 上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已经 hTGF-β3 #8425 (7 ng/ml,1 小时)处理的 HaCaT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ID1 内结合,ID1 是一种已知的 Smad2/3 靶标基因(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如需了解其他 ChIP-seq 情况,请下载产品说明书。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已经 Human TGF-β 3 #8425 (7 ng/ml,1 小时)处理的 HaCaT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 #5339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CDKN1A Intron 1 Primers #4669、SimpleChIP® Human ID1 Promoter Primers #5139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 对经 Human Growth Factor β1 #8915(7 ng/ml,1 小时)处理的 HaCaT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Phospho-SMAD2 (Ser465/Ser467) (E8F3R)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ID1 Promoter Primers #5139、Human JunB Promoter Primers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 进行实时 PCR 来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YKL-40 (E2L1M) Rabbit mAb(绿色)对 THP-1 细胞(左图,阳性)和 A-204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样品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在有或无 TGFR 抑制剂 SB 431542 的情况下,使用 Phospho-Smad2 (Ser465/467)/Smad3 (Ser423/425) (D27F4) Rabbit mAb(上图)或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 #8685(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经 hTGF-β3 #8425 (+) 处理的 HaC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TGF-β (56E4) Rabbit mAb 对重组活性 TGF-β1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TGF-β Receptor II Antibody(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 PNGase F 处理 (+) 的 Hep G2 细胞和未处理的 A172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对 U-118 MG 细胞提取物 COL1A1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对照,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COL1A1 (E8I9Z) XP® Rabbit mAb。使用 COL1A1 (E8I9Z)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已经 hTGF-β3 #8425 (7 ng/ml,1 小时)处理的 HaCaT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CDKN1A Intron 1 Primers #4669、SimpleChIP® Human ID1 Promoter Primers #5139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以非特异阴性对照抗体(红色)作为对照,使用 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蓝色)对 Hela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Phospho-Smad2 (Ser465/467) (E8F3R)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未处理的(蓝色)、经 Human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 β3 (hTGF-β3) #8425(100 ng/mL,30 分钟;绿色)处理,或经 SB43152(10 ug/mL,30 分钟)预处理后再用 hTGF-β3(100 ng/mL,30 分钟;红色)处理的血清饥饿 HT-1080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YKL-40 (E2L1M) 兔单克隆抗体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鳞状细胞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TGF-β (56E4)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或转染 TGF-β1 前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TGF-β Receptor II Antibody(上图)、Myc-Tag (71D10) Rabbit mAb #2278(中间)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编码带 myc/DDK 标签的人 TGF-β 受体 II (+) 的质粒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阑尾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OL1A1 (E8I9Z)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以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作为对照,使用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蓝色)对 Hela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绿色)对血清饥饿(左图)或已经 hTGF-β3 #8425 处理(右图)的 NIH/3T3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

使用 Phospho-Smad2 (Ser465/467) (E8F3R) Rabbit mAb(绿色)对未处理的(左图)、经 Human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 β3 (hTGF-β3) #8425(100 ng/mL,20 分钟;中间)处理,或经 hTGF-β3 处理后用 λ 磷酸酶处理(右图)的血清饥饿 HT-1080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

使用 YKL-40 (E2L1M)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TGF-β (56E4) Rabbit mAb,对 K-562、Saos-2 与 786-0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绿色)对血清饥饿(左图)、已经 hTGF-β3 #8425 处理(100 ng/ml,30 分钟,中间)或已经 hTGF-β3 和 SB43152 (10 ug/mL,1 小时,右图)处理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使用 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对经 Human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 β1 (hTGF-β1) #8915(10 nM,30 分钟)处理的 HaCaT 细胞的提取物磷酸化 SMAD2 (Ser465/Ser467)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Phospho-SMAD2 (Ser465/Ser467) (E8F3R) Rabbit mAb。使用 P-SMAD2 (Ser465/ Ser467) (E8F3R)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Mouse Anti-rabbit IgG (Conformation Specific) (L27A9) mAb (HRP Conjugate) #5127 用于检测,以避免与 IgG 具有的交叉反应性。

使用 YKL-40 (E2L1M)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乳头状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 对 HeLa 和 ACHN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 SMAD2 (Ser465/Ser467) (E8F3R) Rabbit mAb(上图)和总 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 #5339(下图)对未经 (-) 或经 Human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 β3 (hTGF-β3)#8425(100 ng/ml,30 分钟)(+) 处理的 HaC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YKL-40 (E2L1M) 兔单克隆抗体对石蜡包埋的 THP-1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或 A-204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YKL-40 (E2L1M)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和上样对照 α-辅肌动蛋白 (D6F6) XP® 兔单克隆抗体 #6487 对 THP-1 和 A-204 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正如预计的一样,A-204 细胞中的 YKL-40 表达较低且呈阴性。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骨骼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小肠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小鼠结肠组织提取物 α-平滑肌肌动蛋白进行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上图)和 GAPDH #5174(下图),对不同人、小鼠和大鼠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正如预期,骨骼肌样品的 α-平滑肌肌动蛋白表达呈阴性。

购买 # 77397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77397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1924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42 兔 IgG
COL1A1 (E8I9Z) Rabbit mAb 91144 20 µl
  • WB
  • IP
H 220 兔 IgG
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 8685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R Mk 52, 60 兔 IgG
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 5339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R Mk 60 兔 IgG
Phospho-SMAD2 (Ser465/Ser467) (E8F3R) Rabbit mAb 18338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R 60 兔 IgG
YKL-40 (E2L1M) Rabbit mAb 47066 20 µl
  • WB
  • IHC
  • IF
H 30-40 兔 IgG
Phospho-Smad2 (Ser465/467)/Smad3 (Ser423/425) (D27F4) Rabbit mAb 8828 20 µl
  • WB
H M R Mk 52, 60 兔 IgG
TGF-β (56E4) Rabbit mAb 3709 20 µl
  • WB
H 12, 45-60 兔 
TGF-β Receptor II Antibody 79424 20 µl
  • WB
H M R 85 兔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TGF-β 纤维化通路抗体小包装组合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用于研究细胞或组织中 TGF-β/ SMAD2/3 信号转导通路的激活,从而促使纤维化基因的表达,包括活化纤维细胞中 α-平滑肌肌动蛋白的表达,以及胶原 1A1、Col11A1 和 YKL-40 的上调。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针对每种一抗进行至少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总 α-平滑肌蛋白。COL1A1 (E8I9Z) Rabbit mAb 可检测 COL1A1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Smad2/3 (D7G7) XP®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Smad2/3 总蛋白。Smad2 (D43B4) XP®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Smad2 总蛋白。该抗体不会与 Smad3 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Smad2 (Ser465/467) (E8F3R) Rabbit mAb 可识别在 Ser465 和 Ser467 处被磷酸化的 Smad2 蛋白的内源水平。YKL-40 (E2L1M) 兔单克隆抗体可检测 YKL-40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Phospho-Smad2 (Ser465/467)/Smad3 (Ser423/425) (D27F4)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在 Ser465 和 Ser467 位点被磷酸化的 Smad2 蛋白。该抗体还能识别仅在 Ser422 位点被磷酸化或在 Ser423 和 Ser425 位点同时被磷酸化的内源水平的 Smad3 蛋白。TGF-β (56E4) Rabbit mAb 可识别重组 TGF-β1 与 TGF-β3 蛋白。该抗体也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TGF-β 前体蛋白。TGF-β 受体 II 抗体可检测 TGF-β 受体 II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α-平滑肌肌动蛋白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COL1A1 蛋白 Phe1197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Smad2/3 蛋白中 His198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小鼠 Smad2 蛋白的氨基末端附近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Smad2 蛋白中 Ser465/467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源 YKL-40 蛋白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Smad2 蛋白中 Ser465/467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TGF-β1 蛋白的羧基末端区域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TGF-β 受体 II 蛋白中 Asp247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质 A 和肽亲和色谱对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转化生长因子-β (TGF-β) 超家族成员为细胞增殖、分化、发育模式决定与形态发生,以及疾病病理发生过程的重要调节分子 (1-4)。在纤维化的背景下,SMAD2/3 的 TGF-β 信号转导 是促进纤维化程序的最大驱动因素(5)。

TGF-β 通过三种细胞表面受体:I 型 (RI)、II 型 (RII) 与 III 型 (RIII) 进行信号转导。为了响应配体结合,II 型受体与 I 型受体形成稳定的异二聚体复合体,以便于 I 型受体激酶进行磷酸化和激活 。活化型 I 受体与 SMAD2/3 有关,并且可在保守的羧基末端 SSXS 模序磷酸化它们。磷酸化的 SMAD 从受体上分离,并产生带 co-Smad (Smad4) 的异二聚体复合体,使得复合体移位至胞核。进入胞核后,磷酸化的 SMAD2/3 靶向 DNA 结合蛋白的一个子集,以调节转录程序(6-8)。

在纤维化的背景下,SMAD2/3 激活会上调促纤维化基因的表达,例如 COL1A1 和其他修饰组织细胞外基质的 ECM 调节剂。(9)。TGF-β/ Smad2/3 信号转导还诱导纤维细胞中的 α-Smooth 肌动蛋白表达,从而导致这些细胞转化成肌成纤维细胞(10)。肌成纤维细胞进一步修改 ECM,从而导致胶原蛋白和其他 ECM 组分积聚过多。组织受伤可吸引巨噬细胞和其他免疫细胞,并且纤维化组织很快成为炎症部位(11)。在这种促纤维化、促炎性的环境中,会分泌 YKL-40(也称为 Chitinase-3-like protein 1 (CHI3L1))。YKL-40 是一种促炎性糖蛋白,也有助于纤维化的进展(12)。胶原蛋白含量、α-平滑肌肌动蛋白的测定以及 YKL-40 的释放可预测纤维化活性。

  1. Massagué, J. et al. (2000) Cell 103, 295-309.
  2. de Caestecker, M.P. et al. (2000) J Natl Cancer Inst 92, 1388-402.
  3. Derynck, R. et al. (2001) Nat Genet 29, 117-29.
  4. Miyazono, K. et al. (2000) Adv Immunol 75, 115-57.
  5. Meng, X.M. et al. (2016) Nat Rev Nephrol 12, 325-38.
  6. Wu, G. et al. (2000) Science 287, 92-7.
  7. Attisano, L. and Wrana, J.L. (2002) Science 296, 1646-7.
  8. Moustakas, A. et al. (2001) J Cell Sci 114, 4359-69.
  9. Bagalad, B.S. et al. J Oral Maxillofac Pathol 21, 462-3.
  10. Mack, M. (2018) Matrix Biol 68-69, 106-21.
  11. Johansen, J.S. (2006) Dan Med Bull 53, 172-209.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ST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美国专利号 5675063。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