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9942
Pro-Apoptosis Bcl-2 Famil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Pro-Apoptosis Bcl-2 Family Antibody Sampler Kit #9942

引用 (0)

使用 Bad (D24A9)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对未处理(蓝色)或经 TPA/Calyculin A 处理(绿色)的 COS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在对照肽(上)或抗原特异性肽(下)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Bax (D2E1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ik Antibody 对 Raji 和 Ramos 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Bim (C34C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与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相对比的 Bim (C34C5) Rabbit mAb(蓝色),对 Raji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BID Antibody (Human Specific) ,对未处理或经 etoposide 处理的 (25 µM)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和未处理的或已经冈田酸处理的 (1 µM) RS4;11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与对照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相对比的 Bak (D4E4) Rabbit mAb(蓝色),对 SKBR3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Puma (D30C10) Rabbit mAb(泳道 3),对 RL-7 细胞提取物 Puma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Puma (D30C10)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Bad (Ser 112) (40A9) Rabbit mAb,对未处理(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ax (D2E11) 兔单克隆抗体 #5023(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13E5) 兔单克隆抗体 #4970(下图)对未经处理的 (-) 或 Bax 敲除型 (+)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Bim Antibody(绿色)对 MCF-7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显示与用 MitoTracker® Red CMXRos(红色)标记的线粒体共定位。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Bak (D4E4) Rabbit mAb(绿色;左),对显示与用 MitoTracker® Red CMXRos(红色;中间)标记的线粒体共定位的 OVCAR8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uma (D30C10)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 Doxorubicin #5927(500 nM,过夜;+)处理的 A549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对未处理(左)或经 TPA 处理(右)且显示诱导胞质染色的石蜡包埋的 COS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ax (D2E11) Rabbit mAb 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Brimmel 等人证实,Jurkat 细胞缺少 Bax 蛋白表达 (10)。

使用 Bak (D4E4)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uma (D30C10)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经对照肽(左)或 Phospho-Bad (Ser 112) Blocking Peptide (IHC Specific) #1026(右)预孵育的 Phospho-Bad (Ser 112) (40A9) Rabbit Monoclonal Antibody,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im (C34C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ak (D4E4)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体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非霍奇金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im (C34C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ak (D4E4)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前列腺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上)或 Bad Antibody #9292(下),对未处理或经 TPA 处理的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Bim (C34C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ak (D4E4)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im (C34C5) Rabbit mAb 对 Raji、A20 和 RL-7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Bim (C34C5) Rabbit mAb #2933 and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2125,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Fluorescein Conjugate) #6201 (-), 或 SignalSilence® Bim siRNA I #6461,或SignalSilence® Bim siRNA II (+), 转染的HeLa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Bim (C34C5) Rabbit mAb 确认 Bim 表达的沉默,而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则用作上样和Bim siRNA异性对照。

购买 # 9942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9942T
1 个试剂盒(8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Bad (D24A9) Rabbit mAb 9239 20 µl
  • WB
H M R Mk 23 兔 IgG
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 5284 20 µl
  • WB
  • IHC
  • F
H M R Mk 23 兔 IgG
Bax (D2E11) Rabbit mAb 5023 20 µl
  • WB
  • IP
  • IHC
H 20 兔 IgG
Bik Antibody 4592 20 µl
  • WB
H 20 兔 
Bim (C34C5) Rabbit mAb 2933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12, 15, 23 兔 IgG
BID Antibody (Human Specific) 2002 20 µl
  • WB
  • IP
H 15, 22 兔 
Bak (D4E4) Rabbit mAb 1210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Mk 25 兔 IgG
Puma (D30C10) Rabbit mAb 12450 20 µl
  • WB
  • IP
H 23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Pro-Apoptosis Bcl-2 Family Antibody Sampler Kit 是一种经济合算的方式,可用来评估 Bcl-2 家族的多个成员及其激活状态。试剂盒包含够量的一抗和二抗,可针对每种一抗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Pro- Apoptosis Bcl-2 Famil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仅可识别其特定靶标。该抗体不会与其他 Bcl-2 家族成员发生交叉反应。仅当 Bad 在 Ser112(小鼠)、Ser 75(人)或 Ser113(大鼠)位点被磷酸化时,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 才能检测出内源水平的 Bad 。Puma (D30C10)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Puma 总蛋白,也会与 60 kDa 的未知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小鼠 Bad 中 Ser112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Phospho-Bad (Ser112) (40A9) Rabbit mAb。使用与人 Bad 中 Pro102、人 Bax 中 Leu45、人 Bim 中 Pro25、人 Bak 中 Gly75 或人 Puma 的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总 Bad、Bax、Bim、Bak 和 Puma 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Bik 的氨基末端或人 BID 中剪切位点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Bcl-2 家族由进化上保守的多种蛋白质组成,这些蛋白质含有通过控制线粒体膜通透性和细胞色素 C 释放调节凋亡的 Bcl-2 同源结构域 (BH) (1-3)。已经鉴定到介导蛋白质相互作用的四种 BH 结构域 (BH1-4)。基于功能和序列同源性,该家族可以划分成三组:促存活成员包括 Bcl-2、Bcl-xL、Mcl-1、A1 和 Bcl-w;促凋亡蛋白包括 Bax、Bak 和 Bok,并且“仅含 BH3”蛋白包括 Bad、Bik、Bid、Puma、Bim、Bmf、Noxa 和 Hrk。促进死亡的和抑制死亡的 Bcl-2 家族成员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其中促凋亡蛋白和抗凋亡蛋白的比率控制细胞转归的变阻器模型 (4)。因此,促存活成员通过结合于并拮抗促死亡成员而执行其行为。通常,“仅含 BH3 成员”可以结合于并拮抗促存活蛋白,导致凋亡增加 (5)。尽管这个系统或许存在一些冗余性,但这些家族成员中许多成员的组织特异性、转录调节作用和翻译后调节作用可以解释不同的生理学作用。

Bad 是 Bcl-2 促凋亡家族的一员,能代替 Bax 结合 Bcl-2 和 Bcl-xL 而导致细胞死亡 (6,7)。IL-3 等存活因子能激活胞内信号转导通路,导致 Bad 在 Ser112 和 Ser136 位点被磷酸化,从而抑制 Bad 的凋亡活性 (7)。在这些位点的磷酸化会导致 Bad 结合 14-3-3 蛋白,并抑制 Bad 与 Bcl-2 和 Bcl-xL 的结合 (7)。Akt 经证实能在 Ser136 位点磷酸化 Bad,从而促进细胞存活 (8,9)。研究表明,Ser112 是 p90RSK (10,11) 和线粒体锚定 PKA (12) 的体内体外底物。

  1. Cory, S. et al. (2003) Oncogene 22, 8590-607.
  2. Antonsson, B. and Martinou, J.C. (2000) Exp Cell Res 256, 50-7.
  3. Sharpe, J.C. et al. (2004) Biochim Biophys Acta 1644, 107-13.
  4. Korsmeyer, S.J. et al. (1993) Semin Cancer Biol 4, 327-32.
  5. Bouillet, P. and Strasser, A. (2002) J Cell Sci 115, 1567-74.
  6. Yang, E. et al. (1995) Cell 80, 285-291.
  7. Datta, S.R. et al. (1997) Cell 91, 231-241.
  8. Peso, L. et al. (1997) Science 278, 687-689.
  9. Bonni, A. et al. (1999) Science 286, 1358-1362.
  10. Tan, Y.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34859-34867.
  11. Harada, H. et al. (1999) Mol. Cell 3, 413-422.
  12. Zha, J. et al. (1996) Cell 87, 619-628.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