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购买 1 支总蛋白抗体和 1 支 PTM 抗体,即可获得 1 份价值高达 1999 元的免费抗体或试剂。 | 点击此处 >>
9789
Phospho-EGF Receptor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Phospho-EGF Receptor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 #9789

免疫印迹法图像 1

使用 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上)和 EGF Receptor Antibody #2232(下)对未经或经 EGF 刺激的 BxPC-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上)或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4691(下),对未经处理或经 LY294002/Wortmannin 处理的 PC-3 细胞、经血清饥饿或 PDGF 处理的 NIH/3T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3

使用 Phospho-Gab1 (Tyr627) (C32H2) Rabbit mAb (上图) 或 Gab1 Antibody #3232 (下图),对未经处理或经调节蛋白刺激的 T47D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4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 和 p44/42 MAPK (Erk1/2) (3A7) Mouse mAb #9107,对未经处理或经 U0126 #9903(10 µM,1 小时)或 TPA #4174(200 nM,10 分钟)处理的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5

使用 Phospho-Shc (Tyr239/240) Antibody (上图) 或 Shc antibody#2432(下图),对未经处理或经 EGF 处理(100 ng/ml) 血清饥饿18小时的 HepG2 细胞以及未经处理或经抗 CD3 抗体(1 µg/ml,10分钟) 处理的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6

使用 Phospho-Stat5 (Tyr694) (D47E7) XP® Rabbit mAb,对未经处理或经红细胞生成素处理(EPO;3 单位/ml,5 分钟)的 UT-7 细胞、未经处理或经 Human Granulocyte Macrophage Colony Stimulating Factor #8922 处理(hGM-CSF;100 ng/ml,10 分钟)的 TF-1 细胞、未经处理或经 Human Interleukin-2 #8907 处理(hIL-2;100 ng/ml,10 分钟)的 NK-92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7

使用 Phospho-c-Cbl (Tyr700) (D16D7) Rabbit mAb (上图) 或 c-Cbl (D4E10) Rabbit mAb #8447(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用钒酸钠 (1mM; +) 处理的 Jurka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8

使用 Phospho-PLCγ1 (Tyr783) (D6M9S)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未经处理 (-) 或经 hPDGF-BB #8912 刺激(5分钟;+)的 NIH/3T3 细胞、未经处理 (-) 或经 hEGF #8916 刺激(5 分钟;+)的 A-431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9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0

使用 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 和 SignalSlide™ Phospho-EGF Receptor IHC Controls #8102对未经(左)或经 EGF 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KYSE450 细胞团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1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左)或 PTEN (138G6) Rabbit mAb #9559(右),对石蜡包埋的 MDA-MB-468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PTEN 缺失型 MDA-MB-468 细胞存在 P-Akt 染色。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2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上)或 p44/42 MAPK (Erk1/2) (137F5) Rabbit mAb #4695(下),对经 λ 磷酸酶或 TPA #4174 处理(如图)的 293 NIH/3T3 和 C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13

使用 Phospho-Stat5 (Tyr694) (D47E7)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蓝色)或 GM-CSF 处理(绿色)的 TF-1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14

使用 hospho-c-Cbl (Tyr700) (D16D7) Rabbit mAb (泳道4和6),对未经处理 (-) 或用钒酸钠 (1mM; +) 处理的 Jurkat 细胞提取物的磷酸化 c-Cbl 进行免疫沉淀 (IP)。使用相同的抗体进行蛋白质印迹检测。泳道 1 和 2 为 10% input。泳道3和5是使用兔 (DA1E) mAb IgG XP ®同种型对照#3900进行的 IP。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15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Phospho-PLCγ1 (Tyr783) (D6M9S) Rabbit mAb(泳道 3),对经 hEGF #8916 刺激的 A-431 细胞提取物 phospho-PLCγ1 (Tyr783)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Phospho-PLCγ1 (Tyr783) (D6M9S)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6

使用 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 对对照(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HCC827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7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4060,对经 SignalStain® Antibody Diluent #8112(左)和 TBST/5% Normal Goat Serum(右)对比处理的石蜡包埋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8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9

使用 Phospho-Stat5 (Tyr694) XP® (D47E7) Rabbit mAb (绿色)和 Pan-Keratin (C11) Mouse mAb #4545(红色),对经 EGF 处理(左)或未经处理(右)的 A-43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特异性图像 20

使用 Phospho-c-Cbl (Tyr700) (D16D7) Rabbit mAb (左图),对未经处理 (-) 或用钒酸钠 (1mM; +) 处理的 Jurka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在该抗体孵育前 (右图),使用 c-Cbl (Tyr700) 磷酸肽 (中图) 或 c-Cbl (Tyr700) 非磷酸肽对抗体进行预孵育,来验证抗体的磷酸化特异性。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21

使用 Phospho-PLCγ1 (Tyr783) (D6M9S) Rabbit mAb,对未经处理(蓝色)或经重组小鼠 PDGF-BB 处理(200 ng/ml,15 分钟;绿色)的 NIH/3T3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22

使用与浓度匹配的 XP® Rabbit (DA1E) mAb IgG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相对比的 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 对未经(蓝色)或经 EGF 处理(绿色)的 A549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3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4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对未经处理(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25

使用 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绿色)对未经(左)或经 EGF 处理(右)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6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 SignalSlide® Phospho-Akt (Ser473) IHC Controls #8101(未经处理(左)或经 LY294002 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LNCaP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7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on SignalSlide™ Phospho-p44/42 MAPK (Thr202/Tyr204) IHC Controls #8103,(对 U0126 #9903(左)或 TPA # 4174(右)处理的石蜡包埋的 NIH/3T3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8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29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兔单克隆抗体(实线)或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经 U0126(10 µM,2 小时;绿色)处理或经 TPA #4174 (200 nM,30 分钟;蓝色)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0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PTEN 杂合突变小鼠子宫内膜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组织切片由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Harvard Medical School, Boston, MA 的 Sabina Signoretti 博士惠赠)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1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绿色)和 S6 Ribosomal Protein (54D2) Mouse mAb #2317(红色),对未经处理(上)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下)的果蝇卵泡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2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U-87MG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3

使用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饥饿过夜,然后用 U0126 #9903(10 uM,2 小时;左)或 PDBu (Phorbol 12,13-Dibutyrate) #12808(100 nM,15 分钟;右)处理的 HT1080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34

使用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作为对照组,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绿色)或经 LY294002 #9901、Wortmannin #9951 和 U0126 #9903处理(蓝色)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5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绿色),对经 LY294002 处理(左)或经胰岛素处理(右)的 C2C1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 555 phalloidin #8953(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 3777 20 µl
  • WB
  • IHC
  • IF
  • F
H M R Mk 175 兔 IgG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406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Hm Mk Dm Z B 60 兔 IgG
Phospho-Gab1 (Tyr627) (C32H2) Rabbit mAb 3233 20 µl
  • WB
H 110 兔 IgG
Phospho-p44/42 MAPK (Erk1/2) (Thr202/Tyr204) (D13.14.4E) XP® Rabbit mAb 437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Hm Mk Mi Dm Z B Dg Pg Sc 44, 42 兔 IgG
Phospho-Shc (Tyr239/240) Antibody 2434 20 µl
  • WB
H M R 50, 55, 70 兔 
Phospho-Stat5 (Tyr694) (D47E7) XP® Rabbit mAb 4322 20 µl
  • WB
  • IF
  • F
H M 90 兔 IgG
Phospho-c-Cbl (Tyr700) (D16D7) Rabbit mAb 8869 20 µl
  • WB
  • IP
H 120 兔 IgG
Phospho-PLCγ1 (Tyr783) (D6M9S) Rabbit mAb 14008 20 µl
  • WB
  • IP
  • F
H M 155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Phospho-EGF Receptor Pathway Sampler Kit 是一种高性价比的方式,用于评估 EGF 受体通路的多个成员激活状态,包括磷酸化 EGF 受体、Stat5、c-Cbl、Shc、Gab1、PLCγ1、Akt 和 p44/42 MAPK。该试剂盒包含足量的一抗和二抗,可进行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Phospho-EGF Receptor Pathway Sampler Kit 中每种抗体可识别其特定靶标的磷酸化形式。Phospho-EGF Receptor (Tyr1068) (D7A5) XP® Rabbit mAb 可与酪氨酸磷酸化蛋白发生微弱的交叉反应。Phospho-Gab1 (Tyr627) (C32H2) Rabbit mAb 可与磷酸化 Gab2、Gab3 或激活的受体酪氨酸激酶 (RTK) 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Shc (Tyr239/240) Antibody 可与激活的 EGF 受体蛋白交叉反应。

使用与人 Shc 的 Tyr239/240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以产生激活态的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使用与 c-Cbl 的 Tyr700、人 EGF 受体的 Tyr1068、Stat5a 的 Tyr694、人 Gab1 的 Tyr627、人 Akt 的 Ser473、人 p44 MAP 激酶的 Thr202/Tyr204 或人 pLCγ1 蛋白的 Tyr783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以产生兔单克隆抗体。

表皮生长因子 (EGF) 受体是一种 HER/ErbB 蛋白家族的跨膜酪氨酸激酶。配体结合后,会导致受体二聚化、自磷酸化、下游信号转导激活、内化以及溶酶体降解 (1,2)。激酶结构域中 EGF 受体 (EGFR) 在 Tyr845 的磷酸化具有稳定激活环、维持酶激活状态以及为底物蛋白提供结合表面的作用 (3,4)。c-Src 与 EGFR 在 Tyr845 的磷酸化有关 (5)。PLCγ 的 SH2 结构域在磷酸化的 Tyr992 位点结合,从而激活 PLCγ 介导的下游信号转导 (6)。EGFR 在 Tyr1045 的磷酸化为接头蛋白 c-Cbl 提供了一个主要锚定位点,以便让 EGFR 在激活后进行受体泛素化和降解 (7,8) GRB2 接头蛋白在磷酸化-Tyr1068 位点与激活的 EGFR 相结合(9)。一对磷酸化的 EGFR 残基(Tyr1148 和 Tyr1173)为 Shc 支架蛋白提供了一个锚定位点,两个位点都参与了 MAP 激酶信号转导的激活 (2)。EGFR 在特定丝氨酸和苏氨酸残基上的磷酸化会降低 EGFR激酶活性。EGFR 羧基末端残基 Ser1046 和 Ser1047 被 CaM 激酶 II 磷酸化,其中任何一个丝氨酸突变都会导致 EGFR 酪氨酸自磷酸化上调 (10)。

  1. Hackel, P.O. et al. (1999) Curr Opin Cell Biol 11, 184-9.
  2. Zwick, E. et al. (1999) Trends Pharmacol Sci 20, 408-12.
  3. Cooper, J.A. and Howell, B. (1993) Cell 73, 1051-4.
  4. Hubbard, S.R. et al. Nature 372, 746-54.
  5. Biscardi, J.S.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8335-43.
  6. Emlet, D.R. et al. (1997) J Biol Chem 272, 4079-86.
  7. Levkowitz, G. et al. (1999) Mol Cell 4, 1029-40.
  8. Ettenberg, S.A. et al. (1999) Oncogene 18, 1855-66.
  9. Rojas, M. et al. (1996) J Biol Chem 271, 27456-61.
  10. Feinmesser, R.L.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16168-73.
Entrez-Gene Id
207 , 208 , 10000 , 867 , 1956 , 5595 , 5594 , 2549 , 5335 , 6464 , 6776 , 6777
Swiss-Prot Acc.
P31749 , P31751 , Q9Y243 , P22681 , P00533 , P27361 , P28482 , Q13480 , P19174 , P29353 , P42229 , P51692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上游 / 下游

通路图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