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 期间的 CST 更新 | 点击此处 >>
78779
PBAF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抗体小包装组合

PBAF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78779

引用 (0)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在无酚红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培养 4 天,然后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Brg1 (D1Q7F) XP® Rabbit mAb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本图显示整个 ENSA 基因范围的结合作用。

使用 BRD7 (D9K2T)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经无酚红培养基和 5% 炭剥离的 FBS 中培养 4 天,随后用 β-雌二醇(100 nM)持续处理 45 分钟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PBRM1/BAF180 (E9X2Z)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分析。使用 Human ESR1 Intron 1 Primers、SimpleChIP® Human CCND1 Promoter Primers #12531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并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对 Jurkat 细胞提取物 ARID2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ARID2 (D8D8U) Rabbit mAb。使用 ARID2 (D8D8U)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在无酚红的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生长 4 天,然后使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SMARCB1/BAF47 (D8M1X) Rabbit mAb #91735 或 SS18 (D6I4Z) Rabbit mAb #21792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SMARCC1/BAF155、SMARCB1/BAF47 和 SS18 均为 SWI/SNF 复合体的所有亚基。结果图显示了 pS2/TFF1 内结合,pS2/TFF1 是一种已知的 SWI/SNF 靶标基因(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在无酚红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培养 4 天,然后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Brg1 (D1Q7F) XP® Rabbit mAb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ESR1(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Brg1 的已知靶基因 (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和 ENSA 基因。

使用 BRD7 (D9K2T)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 Jurkat 细胞提取物的 PBRM1/BAF180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分析。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PBRM1/BAF180 (E9X2Z) Rabbit mAb。使用 PBRM1/BAF180 (E9X2Z) Rabbit mAb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使用 ARID2 (D8D8U) Rabbit mAb(上图)和 α-Actinin (D6F6) XP® Rabbit mAb #648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在无酚红的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生长 4 天,然后使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SMARCB1/BAF47 (D8M1X) Rabbit mAb #91735 或 SS18 (D6I4Z) Rabbit mAb #21792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SMARCC1/BAF155、SMARCB1/BAF47 和 SS18 均为 SWI/SNF 复合体的所有亚基。结果图显示在染色体21(上图)内的结合,包括 SWI/SNF 复合体的已知靶标基因 pS2/TFF1(下图)(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在无酚红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培养 4 天,随后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Brg1 (D1Q7F)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ESR1 Promoter Primers #9673、SimpleChIP® Human pS2 Promoter Primers #9702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 并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BRD7 (D9K2T)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MDA-MB-231(左)和 SW620(右)细胞团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BRM1/BAF180 (E9X2Z) Rabbit mAb(上图)或 α-Actinin (D6F6) XP® Rabbit mAb #648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正如预期的一样,HCC1143 细胞的 PBRM1/BAF180 表达呈阴性。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在无酚红的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生长 4 天,然后使用 β-雌二醇(10 nM,45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ESR1 Promoter Primers #9673、SimpleChIP® Human pS2 Promoter Primers #9702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 并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对来自 NCCIT 细胞提取物的 Brg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input,泳道 2 是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而泳道 3 是 Brg1 (D1Q7F) Rabbit mAb。使用 Brg1 (D1Q7F)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RD7 (D9K2T)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泳道 3),对 HeLa 细胞提取物 SMARCC1/BAF155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rg1 (D1Q7F) Rabbit mAb 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rg1 (D1Q7F) Rabbit mAb(上)或 BRM (D9E8B) XP® Rabbit mAb(下)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78779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78779T
1 个试剂盒(5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Brg1 (D1Q7F) Rabbit mAb 49360 20 µl
  • WB
  • IP
  • ChIP
H M R Mk 220 兔 IgG
BRD7 (D9K2T) Rabbit mAb 15125 20 µl
  • WB
  • IHC
H 85 兔 IgG
PBRM1/BAF180 (E9X2Z) Rabbit mAb 89123 20 µl
  • WB
  • IP
  • ChIP
H M R Mk 205 兔 IgG
ARID2 (D8D8U) Rabbit mAb 82342 20 µl
  • WB
  • IP
H 220 兔 IgG
SMARCC1/BAF155 (D7F8S) Rabbit mAb 11956 20 µl
  • WB
  • IP
  • ChIP
H M R Mk 155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PBAF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检测 PBAF 染色质重构复合体成员的方法。ARID2、BRD7 和 PBRM1/BAF180 是 PBAF 复合体的唯一成员,而 Brg1 和 SMARCC1/BAF155 与 BAF 和非规范 BAF 复合体共享。该试剂盒含有足量的一抗,每种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PBAF Complex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一种抗体可检测其靶标蛋白的内源水平。此外,Brg1 (D1Q7F) Rabbit mAb 不会与 BRM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ARID2 的 Val891、人 PBRM1/BAF180 的 Leu1672、人 SMARCC1/BAF155 的 Gly995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对人 BRD7 的羧基末端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和对人 Brg1 的氨基末端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对兔子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ATP 依赖性染色质重构复合体在调控各种胞核的过程中(例如:基因表达、DNA 复制和修复的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 (1,2)。SWI/SNF 染色质重构复合体由 10 个以上的亚基和一个单分子的 ATP 酶催化性亚基 BRM 或 BRG1(仅两者之一)组成。这两种亚基的活性可促进组蛋白-DNA 接触的瓦解,组蛋白-DNA 接触能够导致染色质内部关键调控元件的可接近性发生改变 (2-5)。含有 SWI/SNF 复合体的 BRM/BRG1 被转录因子如核受体、p53、RB 和 BRCA1 召集至靶启动子以调控基因激活、细胞生长、细胞周期和分化 (1,6-9)。

PBRM1/BAF180、ARID2 和 BRD7 是 SWI/SNF 复合体 PBAF 的唯一成员,可结合有丝分裂染色质的着丝粒 (10,11)。PBAF 参与核受体介导的转录以及视黄酸诱导的基因激活 (12,13 )。研究表明,PBRM1/BAF180 是一个有效的抑癌基因,因为它是肾癌细胞中的第二大突变基因 (14)。ARID2 是 PBAF 复合体的靶向亚基,并且对复合体稳定性非常关键 (15)。含溴结构域的 BRD7 与乙酰化组蛋白相互作用以调节基因转录(16,17)。SMARCC1/BAF155 是包括 PBAF 在内的所有 BAF 复合体的核心亚基之一,是 BRG1 在体外 进行有效的核小体重构所必需 (18)。

  1. Ho, L. and Crabtree, G.R. (2010) Nature 463, 474-84.
  2. Becker, P.B. and Hörz, W. (2002) Annu Rev Biochem 71, 247-73.
  3. Eberharter, A. and Becker, P.B. (2004) J Cell Sci 117, 3707-11.
  4. Bowman, G.D. (2010) Curr Opin Struct Biol 20, 73-81.
  5. Gangaraju, V.K. and Bartholomew, B. (2007) Mutat Res 618, 3-17.
  6. Lessard, J.A. and Crabtree, G.R. (2010) Annu Rev Cell Dev Biol 26, 503-32.
  7. Morettini, S. et al. (2008) Front Biosci 13, 5522-32.
  8. Wolf, I.M. et al. (2008) J Cell Biochem 104, 1580-6.
  9. Simone, C. (2006) J Cell Physiol 207, 309-14.
  10. Nie, Z. et al. (2000) Mol Cell Biol 20, 8879-88.
  11. Xue, Y. et al. (2000)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7, 13015-20.
  12. Lemon, B. et al. (2001) Nature 414, 924-8.
  13. Wang, Z. et al. (2004) Genes Dev 18, 3106-16.
  14. Varela, I. et al. (2011) Nature 469, 539-42.
  15. Yan, Z. et al. (2005) Genes Dev 19, 1662-7.
  16. Peng, C. et al. (2006) J Cell Biochem 97, 882-92.
  17. Kaeser, M.D. et al. (2008) J Biol Chem 283, 32254-63.
  18. Phelan, M.L. et al. (1999) Mol Cell 3, 247-53.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SimpleChI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