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74113
Pathological Hallmarks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Pathological Hallmarks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tibody Sampler Kit #74113

引用 (0)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绿色)和 Tau (Tau46) Mouse mAb #4019(红色),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茨海默病脑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β-Amyloid (1-42 Preferred) (D9A3A) 兔单克隆抗体(绿色)和 β3-Tubulin (TU-20) Mouse mAb #4466(红色),对野生型(左图)和阿尔茨海默病脑 Tg2576 小鼠模型(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β-Amyloid (1-40 特异性) (D8Q7I) Rabbit mAb(绿色)和 β3-Tubulin (TU-20) Mouse mAb #4466(红色),对来自野生型小鼠(左)和 TG2576 小鼠(右)的海马组织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β-Amyloid(最好是 1-43) (E8C2D) Rabbit mAb(绿色)对来自 5XFAD 阿尔茨海默病小鼠模型脑进行的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封闭二抗结合位点后,用 GFAP (GA5) 小鼠单克隆抗体(Alexa Fluor® 555偶联物) #3656(红色伪彩) 和 β-淀粉样蛋白 (D54D2) XP® 兔单克隆抗体(Alexa Fluor® 647 偶联物)#42284(黄色伪彩)标记组织。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使用 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绿色)和 β3-Tubulin (TU-20) Mouse mAb #4466(红色),对野生型(左)和 Tg2576 阿尔茨海默病小鼠脑模型(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绿色)和 GFAP (GA5) Mouse mAb #3670(红色)对小鼠纹状体(左图)、海马(中图)和纹状体(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延髓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 = DAPI #4083(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hospho-Tau (Ser404) (D2Z4G) Rabbit mAb (IF preferred)(红色)和 GFAP (GA5) Mouse mAb #3670(绿色)对未经处理(左图)或已经 λ 蛋白磷酸酶(右图)处理的 Tg2576 小鼠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兹海默病脑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12885(绿色)和 S6 Ribosomal Protein (54D2) Mouse mAb(红色),对小鼠脑干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抗体用非磷酸化 Tau (Thr181) 肽(左图)、磷酸化 Tau (Thr181) 肽(中图)预孵育,或不用肽(右图)预孵育,以确认磷酸化特异性。样品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对人 Aβ-42 肽、Aβ-40 肽、Aβ-39 肽、Aβ-38 肽和 Aβ-37 肽 (5ng)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1-42 Preferred) (D9A3A)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和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 #8243(下图) ,对人 Aβ-37 肽、Aβ-38 肽、Aβ-39 肽、Aβ-40 肽和 Aβ-42 肽 (2.5ng)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1-40 Specific) (D8Q7I)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来自 13 月龄野生型小鼠和 TG2576 小鼠的脑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通过指定量的人 β-淀粉样(1-43) 蛋白使用 β-Amyloid(最好是 1-43 ) (E8C2D) Rabbit mAb进行的蛋白质印迹法分析。

使用 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茨海默病脑,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绿色),对 T-47D(阳性,左图)和 MDA-MB-231 (阴性,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绿色)对野生型小鼠脑中的齿状回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抗体用非磷酸化 Tau 肽(左图)、磷酸化 Tau (Thr205) 肽(中间)预孵育,或不用肽(右图)预孵育,以确认磷酸化特异性。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使用 Phospho-Tau (Ser404) (D2Z4G) Rabbit mAb (IF preferred)(绿色)对小鼠原代神经元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假色 = Hoescht 33342 #4082(DNA 荧光染料)。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对所示量的人 Aβ-42 肽(左)和 Aβ-40 肽(右)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1-42 Preferred) (D9A3A)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来自 13 月龄野生型小鼠和阿尔茨海默病脑 Tg2576 小鼠模型的脑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1-40 Specific) (D8Q7I) Rabbit mAb(上)和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 #8243(下),对人 Aβ-37 肽、Aβ-38 肽、Aβ-39 肽、Aβ-40 肽、Aβ-42 肽和 Aβ-43 肽 (10ng)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1-43 Preferred) (E8C2D) Rabbit mAb 对 人Aβ-37、 Aβ-38、Aβ-39、 Aβ-40、Aβ-42 和 Aβ-43 多肽 (10 ng) 进行的蛋白质印迹法分析。注意与 Aβ-42 的轻微交叉反应性。

使用 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 Tg2576 阿尔茨海默病小鼠脑模型,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茨海默病脑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添加非磷酸化 Tau (Thr205) 肽(左图)或磷酸化 Tau (Thr205) 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茨海默病脑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Ser404) (D2Z4G) Rabbit mAb (IF preferred)(上图)、Tau (Tau46) Mouse mAb #4019(中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人皮质(泳道 1)、未经处理(泳道 2)或已经磷酸酶(泳道 3)处理的新生小鼠脑细胞及胚胎大鼠脑细胞(泳道 4)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对人 Aβ-42 肽 (1 ng) 和 AD 患者的人脑脊液 (CSF)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肽斑点印迹展示 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 的特异性。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 结合至预包被的 β-淀粉样 (pE3) 肽,但是不结合至 β-淀粉样 (E3) 肽或乱序 β-淀粉样 (pE3) 肽。

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正常阑尾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脑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Ser404) (D2Z4G) Rabbit mAb (IF preferred)(上图)、Tau (Tau46) Mouse mAb #4019(中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MEF 细胞(泳道 1)和小鼠脑细胞(泳道 2)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脑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上)和 β-Amyloid (1-42 Specific) (D3E10) Rabbit mAb #12843(下),对所示量的人Aβ (pE3-42) 肽和 Aβ (1-42) 肽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47D 细胞沉淀物(左图,阳性)和 MDA-MB-231 细胞沉淀物(右图,阴性)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小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对对照(左图)或已经 λ 磷酸酶(右图)处理的石蜡包埋的小鼠结肠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肺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小鼠脑裂解物磷酸化-Tau (Thr205)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小鼠脑细胞裂解物免疫沉淀;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3、4 和 5 表示小鼠脑细胞裂解物的三种免疫沉淀稀释度分别为 1:50、1:100 和 1:200;泳道 6 为小鼠脑细胞裂解物。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对小鼠和大鼠脑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靶向残基 Thr181 的磷酸肽或非磷酸肽进行肽封闭来验证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的磷酸特异性。

使用 Tau (D1M9X)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和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上图)和 Tau (D1M9X) Rabbit mAb #4668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磷酸酶 (+) 处理的小鼠脑细胞提取物,以及大鼠脑细胞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购买 # 74113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74113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 8243 20 µl
  • WB
  • IP
  • IF
H 5 兔 IgG
β-Amyloid (1-42 Preferred) (D9A3A) Rabbit mAb 14974 20 µl
  • WB
  • IF
H 4 兔 IgG
β-Amyloid (1-40 Specific) (D8Q7I) Rabbit mAb 12990 20 µl
  • WB
  • IF
H 4 兔 IgG
β-Amyloid (1-43 Preferred) (E8C2D) Rabbit mAb 32098 20 µl
  • WB
  • IF
H 6 兔 IgG
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 14975 20 µl
  • WB
  • IHC
  • IF
H 4 兔 IgG
Tau (D1M9X) XP® Rabbit mAb 46687 20 µl
  • WB
  • IHC
  • IF
H M R 50 to 80 兔 IgG
Phospho-Tau (Thr205) (E7D3E) Rabbit mAb 49561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50-80 兔 IgG
Phospho-Tau (Ser404) (D2Z4G) Rabbit mAb (IF preferred) 20194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50-80 兔 IgG
Phospho-Tau (Thr181) (D9F4G) Rabbit mAb 1288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50-80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Pathological Hallmarks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使用两种蛋白的磷酸化特异性对照抗体检测 Tau 和 APP 家族成员的激活。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Pathological Hallmarks of Alzheimer's Disease Antibody Sampler Kit 包括可检测总 tau 的 Tau (D1M9X) XP® Rabbit mAb 以及可检测在阿尔茨海默病中发现的各种磷酸化 tau 表位的抗体,包括 Phospho-Tau (Thr205) (E7D3E)、Phospho-Tau (Ser404) (D2Z4G) (IF preferred) 和 Phospho-Tau (Thr181) (D9F4G)。另外,该试剂盒还包括可检测人 APP 蛋白的各种 β-淀粉样肽的抗体,包括也能检测小鼠中转基因表达的人 APP 的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β-Amyloid (pE3 Peptide) (D5N5H) Rabbit mAb 可检测重组 pE3 肽,但不会与非 E3 肽发生交叉反应。β-Amyloid (1-40 Specific) (D8Q7I) Rabbit mAb 不会与其他 β-淀粉样肽发生交叉反应。β-Amyloid (1-43 Preferred) (E8C2D) Rabbit mAb 和 β-Amyloid (1-42 preferred) (D9A3A) Rabbit mAb 都能检测小鼠模型中转基因表达的人 APP。

来源/纯化

Tau 抗体包括与 Asp430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肽,以及在人 tau 的 Thr205、Ser400/Thr403/Ser404 和 Thr181 被磷酸化的肽。使用与人 β-淀粉样蛋白 (1-42)、(1-40) 和 (1-43) 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 Aβ 肽、(pE3) 肽以及 Aβ 的数种肽(包括 Aβ-37、Aβ-38、Aβ-39、Aβ-40 和 Aβ-42)对兔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Tau 是一种异源微管相关蛋白,可促进并稳定微管组装,尤其是在轴突中。现已发现六种同工型,它们有不同的氨基末端插入点,并且在羧基末端周围有不同数量的串联重复序列,tau 在大约 25 个位点被 ERK、GSK-3 和 CDK5 高度磷酸化 (1,2)。磷酸化会减弱 tau 结合微管的能力。神经元纤维缠结是阿尔茨海默病的一个主要标志;这些缠结是由高度磷酸化的 tau 构成的成对螺旋纤丝束。尤其是,GSK-3 或 CDK5 磷酸化 Ser396 会使微管变得不稳定。此外,研究表明,在许多其它神经退行性疾病细胞中会发现 tau 内含物,统称 tau 病变 (1,3)。在 Thr181 位点被磷酸化的 tau 的脑脊液浓度被建议作为研究神经退行性疾病的一个生物标记物 (4)。

淀粉样蛋白 β (Aβ) 前体蛋白 (APP) 是一种 100-140 kDa 的跨膜糖蛋白,拥有多个同工型 (4)。APP 的氨基酸序列包含淀粉样蛋白结构域,一个两步骤的溶蛋白性裂解就能释放这样的结构域 (4)。释放的 Aβ 片段在胞外沉积和聚集,从而形成阿尔茨海默病中淀粉样斑块的主要组分 (4)。APP 可在多个位点被磷酸化,这会影响蛋白本身的裂解加工和分泌过程 (5-8)。建议将 Aβ-43 作为阿尔茨海默病早发的一个生物标记物,此类患者的脑脊液中的 Aβ-43 水平较低 (8-10)。多项研究表明,在不同的阿尔茨海默病模型(包括小鼠模型和人类疾病)中,Aβ-43 的 Aβ 毒性和 Aβ-42 或 Aβ-40 一样高 (10)。

  1. Johnson, G.V. and Stoothoff, W.H. (2004) J Cell Sci 117, 5721-9.
  2. Hanger, D.P. et al. (1998) J Neurochem 71, 2465-76.
  3. Bramblett, G.T. et al. (1993) Neuron 10, 1089-99.
  4. Mitchell, A.J. (2009) J Neurol Neurosurg Psychiatry 80, 966-75.
  5. Selkoe, D.J. (1996) J Biol Chem 271, 18295-8.
  6. Caporaso, G.L. et al. (1992) Proc Natl Acad Sci USA 89, 3055-9.
  7. Hung, A.Y. and Selkoe, D.J. (1994) EMBO J 13, 534-42.
  8. Suzuki, T. et al. (1994) EMBO J 13, 1114-22.
  9. Ando, K. et al. (1999) J Neurosci 19, 4421-7.
  10. Iijima, K. et al. (2000) J Neurochem 75, 1085-91.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