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8595
Nuclear Receptor Antibody Sampler Kit

Nuclear Receptor Antibody Sampler Kit #8595

 图像 1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2435 对 NIH/3T3 和 3T3-L1 细胞(已分化 6 天)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图像 2

使用 RARα Antibody #2554 对 NIH/3T3 和 C6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图像 3

使用 RXRα (D6H10) Rabbit mAb #3085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图像 4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5153(上图)或 β-Actin Antibody #4967(下图),对 AR-阳性(LNCaP 和 MCF7)和 AR-阴性(PC-3 和 DU 145)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图像 5

使用 Estrogen Receptor α (D8H8) Rabbit mAb #8644(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内质网-阳性(MCF7、T-47D、ZR-75-1)和内质网阴性(SK-BR-3 和 MCF 10A)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图像 6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8757(上图)或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 PR-阳性 (T-47D) 和 PR-阴性 (MDA-MB-231) 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图像 7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8965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8

使用 RARα Antibody 对 NIH/3T3 和 C6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9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0

使用 RXRα (D6H10)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1

使用 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上)和 DYKDDDDK Tag Antibody (Binds to same epitope as Sigma's Anti-FLAG® M2 Antibody) #2368(下),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糖皮质激素受体 α (hGRα-Myc/DDK, +) 或带有 Myc/DDK 标签的全长人盐皮质激素受体 (hMR-Myc/DDK, +)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2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上图)或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 T-47D(PR 阳性)和 MDA-MB-231(PR 阴性)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ChIP-seq 图片 13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在含有 5% 活性炭剥离 FBS 的培养基中培养 48 小时,然后经普美孕酮(R5020, 10 nM, 1 小时)处理的 T-47D 细胞中提取的染色质,在加入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Illumina® NEBNext® Ultra™ II DNA Library Prep Kit 将 5ng 富集的 ChIP DNA 制成 DNA 库,并使用 Illumina NextSeq 测序。结果图显示在 FKBP5/FKBP51 内结合,FKBP5/FKBP51 是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的一个已知靶标基因(见其他含 ChIP-qPCR 数据的图)。如需了解其他 ChIP-seq 情况,请下载产品说明书。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4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Antibody #4967(下)对 LNCaP (AR+)、MCF7 (AR+)、PC-3 (AR-) 和 DU 145 (AR-)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5

使用 Estrogen Receptor α (D8H8)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内质网阳性细胞系(MCF7、T-47D、ZR-75-1)和内质网阴性细胞系(SK-BR-3 和 MCF 10A) 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ChIP-seq 图片 16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在无酚红的培养基和 5% 活性碳剥离的 FBS 中生长 4天,然后使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Estrogen Receptor α (D8H8) Rabbit mAb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Illumina® NEBNext® Ultra™ II DNA Library Prep Kit 将 5ng 富集的 ChIP DNA 制成 DNA 库,并使用 Illumina NextSeq 测序。图形显示在 TFF1/pS2 内结合,TFF1/pS2 是一种已知的雌激素受体 α 的靶基因(参见含有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图形)。如需了解其他 ChIP-seq 情况,请下载产品说明书。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7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 NIH/3T3 和 3T3-L1 细胞(分化 6 天)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8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9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能编码全长人 RARγ1 的带有 Myc/DDK 标签的 cDNA 表达载体 (hRARγ1-Myc/DDK, +) 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同工型特异性图像 20

使用 RXRα (D6H10) Rabbit mAb (上图)和 DYKDDDDK Tag Antibody (Binds to same epitope as Sigma's Anti-FLAG® M2 Antibody) #2368(下图),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能编码全长人 RXRα (hRXRα; +)、RXRβ (hRXRβ; +) 或 RXRγ (hRXRγ; +) 的带有 Myc/DDK 标签的 cDNA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1

使用 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2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上图)或 GAPDH (D16H11) XP® Rabbit mAb #5174(下图),对在添加了 5% 活性炭剥离 FBS 的无酚红培养基中生长 48 小时,然后经赋形剂对照物 (-) 或普美孕酮(R5020,100 nM,16小时;+)处理的 T-47D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用 R5020 长时间处理表达 PR 的细胞已知会诱导 PR 表达下调和过度磷酸化,这表现为在 SDS-PAGE 上的迁移变慢。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染色质免疫沉淀图片 23

T-47D 细胞在添加了 5% 活性炭剥离 FBS 的无酚红培养基中培养 48 小时,然后不进行处理(左小图)或用普美孕酮处理(R5020,10 nM,1 小时;右小图)。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或Normal Rabbit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FKBP51 Intron 5 Primers #7859、human E2F-1 proximal enhancer site #1 primers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4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LNCaP (AR+,左)和 DU145(AR-,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25

使用 Estrogen Receptor α (D8H8) Rabbit mAb(绿色)对 MCF7(左)或 SK-BR-3(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染色质免疫沉淀图片 26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在无酚红的培养基和 5% 活性碳剥离的 FBS 中生长4天,然后使用 β-雌二醇(10 nM,45 分钟)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Estrogen Receptor α (D8H8)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ESR1 Promoter Primers #9673、SimpleChIP® Human pS2 Promoter Primers #9702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 并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7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未分化(左)或已分化(右)的 3T3-L1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8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aCaT (阳性,左图)和 Hep3B (阴性,右图)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29

人全血按照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流式可变实验步骤进行固定、裂解和通透,使用与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相对比的 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蓝色)进行染色。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在 CD3+ 淋巴细胞样品进行设门。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0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浸润性导管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1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2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褐色脂肪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3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4

使用 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HeLa 细胞在含有 5% 活性炭剥离 FBS 的无酚红培养基中生长 2 天,随后不进行处理(左)或经 dexamethasone (100 nM,2 小时;右)进行处理。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5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47D (高 PR,左图)、MCF-7 (低 PR,中间)和 MDA-MB-231 (PR 阴性,右图)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36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对 DU-145 细胞(红色)和 LNCaP 细胞(蓝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7

使用在分化细胞中显示胞核定位的 PPARγ (C26H12A8) Rabbit mAb(红色)对 3T3-L1 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用 BODIPY 493/503(绿色)标记脂肪滴。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8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皮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染色质免疫沉淀图片 39

A549 细胞在含有 5% 活性炭剥离 FBS 的培养基中培养 3 天,然后不进行处理(左小图)或用地塞米松处理(100 nM,1 小时;右小图)。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SLC19A2 Promoter Primers #7681、human MT2A promoter primers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并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40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对 MDA MB-231 细胞(蓝色)和 T47D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41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绿色),对 LNCaP(阳性,左)和 DU145(阴性,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42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红色)作为对照,使用 RARγ1 (D3A4) XP® 兔单克隆抗体(蓝色)对 T-47D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43

使用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绿色),对 T-47D(PR 阳性,左图)和 MDA-MB-231 (PR 阴性,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染色质免疫沉淀图片 44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在无酚红培养基和 5% 炭剥离的 FBS 中培养 3天,随后用 双氢睾酮(DHT,10 nM)处理 4 小时的 LNCaP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using SimpleChIP® Human KLK2 Intron 1 Primers #62086, SimpleChIP® Human KLK3 Promoter Primers #32784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 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45

使用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绿色),对 HaCaT 细胞 (阳性,左图)和 Hep3B 细胞(阴性,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RARα Antibody 2554 20 µl
  • WB
M R 55 兔 
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896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58 兔 IgG
RXRα (D6H10) Rabbit mAb 3085 20 µl
  • WB
  • IP
H M R 53 兔 IgG
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 3660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R Mk 80, 91, 94 兔 IgG
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8757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 ChIP
H 90 (PR-A), 118 (PR-B) 兔 IgG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5153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 ChIP
H 110 兔 IgG
Estrogen Receptor α (D8H8) Rabbit mAb 8644 20 µl
  • WB
  • IP
  • IF
  • ChIP
H 66 兔 IgG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2435 20 µl
  • WB
  • IHC
  • IF
H M 53, 57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Nuclear Receptor Antibody Sampler Kit 是一种高性价比的方式,可用来检测核受体的存在和状态。该试剂盒包含足量的一抗,每种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Nuclear Receptor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识别各自内源水平的总蛋白。Glucocorticoid Receptor (D8H2) XP® Rabbit mAb 预计会与所有已知可变翻译起始位点产生的糖皮质激素受体-α 和糖皮质激素受体-β 的同工型发生交叉反应,但不会与盐皮质激素受体发生交叉反应。Progesterone Receptor A/B (D8Q2J) XP® Rabbit mAb 不会与糖皮质激素受体或盐皮质激素受体发生交叉反应。RARγ1 (D3A4) XP® Rabbit mAb 预计不会与 RARγ2 发生交叉反应,也不会与 RARα 或 RARβ 发生交叉反应。RXRα (D6H10) Rabbit mAb 不会与 RXRβ 或 RXRγ 发生交叉反应。

使用与人 RARα 蛋白的序列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使用与人雄激素受体蛋白中氨基末端区域周围的残基、人 ERα 蛋白的羧基末端残基、人糖皮质激素受体蛋白中 Leu378 周围的残基、人 PPARγ 蛋白中 Asp69 周围的残基、人孕激素受体蛋白中 Tyr541 周围的残基、人 RARγ1 蛋白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或人 RXRα 蛋白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核受体是转录因子,负责感应包括类固醇和甲状腺激素在内的生物活性分子。它们受多重翻译后修饰的调控,这反过来会影响它们调节特定基因表达的能力,其中涉及生殖、发育和代谢。

雄激素受体 (AR) 是一种属于核受体超家族的锌指转录因子,在结合配体时通过磷酸化和二聚化激活 (1)。这会促进胞核定位,并使 AR 结合雄激素靶标基因中的雄激素反应元件。AR 在男性发育的多个阶段以及前列腺癌的进展中起着关键作用 (2,3)。

雌激素受体 α (ERα) 是类固醇受体超家族的一员,它包含高度保守的 DNA 结合和配体结合域 (4)。通过其雌激素非依赖性和雌激素依赖性激活域(分别为 AF-1 和 AF-2),ERα 通过召集共激活因子蛋白并与一般转录机制相互作用来调节转录 (5)。

糖皮质激素通过结合糖皮质激素受体 (GR)/NR3C1 调控细胞增殖、炎症和代谢,这种受体是转录因子核激素受体超家族的一员 (6)。

过氧化物酶体增殖因子激活受体 γ (PPARγ) 是配体激活的核受体超家族的一员,可作为转录激活因子发挥作用 (7)。PPARγ 优先在脂肪细胞、血管平滑肌细胞和巨噬细胞中表达 (8)。除了在介导脂肪生成和脂类代谢中起作用 (8),PPAR γ 还调节胰岛素敏感性、细胞增殖和炎症 (9)。

人孕激素受体 (PR) 以两种形式表达:全长 PR B 和短形 PR A。PR A 缺乏 PR B 中的前 164 个氨基酸残基 (10,11)。PR A 和 PR B 均被配体激活,但它们激活靶标基因转录的相对能力不同 (12,13)。

胞核视黄酸受体 (RAR) 由三个被不同基因 (α (NR1B1)、β (NR1B2) 和 γ (NR1B3)) 编码的亚型组成。每个亚型至少有两个同工型,同工型由不同启动子应用和选择性剪切产生,唯一不同的是它们的氨基末端区。类视黄醇是维生素 A 的代谢物,可作为 RAR 的配体 (14)。RAR 作为配体依赖性转录调节分子起作用,被发现能与视黄醇 X 受体 (RXR) 形成异二聚体。这些转录激活的二聚体能调节参与细胞分化、增殖和凋亡的基因表达 (15,16)。

人视黄醇 X 受体由三种不同的基因(RXRα、RXRβ 和 RXRγ)编码,并高亲和力地选择性结合维生素 A 衍生物, 9-顺-视黄酸。RXR 是 II 型核激素受体,主要位于胞核区室,与配体结合无关。胞核 RXR 与核激素受体亚家族 1 蛋白形成异二聚体,这些蛋白包括甲状腺激素受体、视黄酸受体、维生素 D 受体、过氧化物酶体增殖因子激活受体、肝 X 受体和类法尼醇 X 受体 (17)。

  1. Li, J. and Al-Azzawi, F. (2009) Maturitas 63, 142-8.
  2. Evans, R.M. (1988) Science 240, 889-95.
  3. Avila, D.M. et al. (2010) 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 76, 135-42.
  4. Kastner, P. et al. (1990) EMBO J 9, 1603-14.
  5. Montgomery, J.S. et al. (2001) J Pathol 195, 138-46.
  6. Giangrande, P.H. et al. (2000) Mol Cell Biol 20, 3102-15.
  7. Mangelsdorf, D.J. et al. (1995) Cell 83, 835-9.
  8. Wen, D.X. et al. (1994) Mol Cell Biol 14, 8356-64.
  9. Glass, C.K. and Rosenfeld, M.G. (2000) Genes Dev 14, 121-41.
  10. Yamamoto, K.R. (1985) Annu Rev Genet 19, 209-52.
  11. Tontonoz, P. et al. (1995) Curr Opin Genet Dev 5, 571-6.
  12. Rosen, E.D. et al. (1999) Mol Cell 4, 611-7.
  13. Murphy, G.J. and Holder, J.C. (2000) Trends Pharmacol Sci 21, 469-74.
  14. Rochette-Egly, C. and Germain, P. (2009) Nucl Recept Signal 7, e005.
  15. Delacroix, L. et al. (2010) Mol Cell Biol 30, 231-44.
  16. Eifert, C. et al. (2006) Mol Reprod Dev 73, 796-824.
  17. Gronemeyer, H. et al. (2004) Nat Rev Drug Discov 3, 950-64.
Entrez-Gene Id
3672099290854685241591459166256
Swiss-Prot Acc.
P10275 , P03372 , P04150 , P37231 , P06401 , P10276 , P13631 , P19793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上游 / 下游

通路图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