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购买 1 支总蛋白抗体和 1 支 PTM 抗体,即可获得 1 份价值高达 1999 元的免费抗体或试剂。 | 点击此处 >>
8658
Notch Receptor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Notch Receptor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8658

免疫印迹法图像 1

使用 ADAM9 (D64B5)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类型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

使用 DLL1 Antibody 对未经转染或瞬时转染表达大鼠 DLL1 蛋白表达载体的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3

使用 DLL3 (G93) Antibody 对未经转染或经构建表达大鼠 DLL3 蛋白瞬时转染的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4

使用 DLL4 Antibody 对未经转染或经构建表达人 DLL4 瞬时转染的 HUVEC 和 C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5

使用 Jagged1 (28H8) Rabbit mAb 对 HepG2 和 LNCaP 细胞裂解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6

使用 Jagged2 (C23D2) Rabbit mAb 对 HeLa、SK-OV-3 和 SR 细胞的总细胞裂解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7

使用 Numb (C29G11)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染色质免疫沉淀图片 8

在含 γ-分泌酶抑制剂(1 μM,3 天)的培养基中培养 CUTLL1 细胞,随后立即采收(左小图)或洗涤,并在新鲜培养基中培养 3 小时(右小图)。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人 HES1 启动子引物、SimpleChIP® Human HES4 Promoter Primers #7273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9

使用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0

使用 TACE (D22H4)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或已经肽 N-糖苷酶 F (PNGase F) 处理的 Raji 和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1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12

对 Hela 细胞裂解物进行免疫沉淀/蛋白质印迹分析。泳道 1 包含裂解物 input (10%),泳道 2 用非特异性兔 IgG (#3900)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3 用 Numb (C29G11) Rabbit mAb #2756 进行免疫沉淀。使用 Numb (C29G11) Rabbit mAb #2756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3

使用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14

以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作为对照,使用 Numb (C29G11) Rabbit mAb (蓝色)对 A-204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5

在有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6

使用 Numb (C29G11) Rabbit mAb (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7

使用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肺 E18.5、Rbpjk F/+ Shh+/+(野生型,左图)或 Rbpjk F/- Shhcre/+(有条件地敲除 Rbpjk,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请注意,有条件敲除组织中的支气管上皮细胞缺少染色(右图)。组织由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 Wellington Cardosa 博士惠赠。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8

使用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9

使用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淋巴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ADAM9 (D64B5) Rabbit mAb 4151 20 µl
  • WB
H M R Mk 100-115, 75-80 兔 IgG
DLL1 Antibody 2588 20 µl
  • WB
R 82 兔 
DLL3 (G93) Antibody 2483 20 µl
  • WB
  • IP
R 65 兔 
DLL4 Antibody 2589 20 µl
  • WB
  • IP
H 75-80 兔 
Jagged1 (28H8) Rabbit mAb 2620 20 µl
  • WB
  • IP
H M 180 兔 IgG
Jagged2 (C23D2) Rabbit mAb 2210 20 µl
  • WB
  • IP
H R 150 兔 IgG
Numb (C29G11) Rabbit mAb 2756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M R Mk 72, 74 兔 IgG
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5313 20 µl
  • WB
  • IHC
  • ChIP
H M R Mk 61 兔 IgG
TACE (D22H4) Rabbit mAb 6978 20 µl
  • WB
H 135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Notch Receptor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是一种高性价比的方式,可用来评估 Notch 信号转导。试剂盒包含足量的一抗,每个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分析。

ADAM9 (D64B5) Rabbit mAb、DLL4 Antibody、Jagged1 (28H8) Rabbit mAb、Jagged2 (C23D2) Rabbit mAb、Numb (C29G11) Rabbit mAb、RBPSUH (D10A4) XP® Rabbit mAb 和 TACE (D22H4) Rabbit mAb 可识别各自内源水平的总蛋白。DLL1 Antibody 仅可识别转染水平的 DLL1 蛋白。它不可识别转染水平的大鼠 DLL3 或人 DLL4 。DLL3 (G93) Antibody 仅可识别转染水平的 DLL3 蛋白。它不可识别转染水平的大鼠 DLL1 或人 DLL4。Jagged1 (28H8) Rabbit mAb 不与 Jagged2 发生交叉反应。Jagged2 (C23D2) Rabbit mAb 不与 Jagged1 发生交叉反应。

使用与人 TACE 蛋白的氨基末端相对应的重组蛋白或与人 Jagged1 蛋白中 Glu1140 (胞内区)周围残基、人 Jagged2 蛋白中 Ala117 周围残基、人 Numb 蛋白中 Ala570 周围残基、人 ADAM9 蛋白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或人 RBPSUH 蛋白中 Gln110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使用与人 DLL1 蛋白中 Ala627 周围残基、小鼠 DLL3 蛋白中 Gly93 周围残基和人 DLL4 蛋白中 Leu617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在 Notch 受体结合其配体 Delta、Serrate 和 Lag2 (DSL) I 型单次跨膜蛋白时,Notch 信号转导被激活。DSL 蛋白包含多个类 EGF 重复序列和一个结合 Notch 所需的 DSL 结构域 (1,2)。现已在哺乳动物中发现五种 DSL 蛋白:Jagged1、Jagged2、类 Delta (DLL) 1、3 和 4 (3)。配体结合 Notch 受体会导致 ADAM 蛋白酶和 γ-分泌酶复合体对受体进行两次连续溶蛋白性裂解。Notch 的胞内结构域被释放,随后转位到细胞核中激活转录。Notch 配体还通过类似的方式被加工,表明通过受体和配体的相互作用进行双向信号转导 (4-6)。

TNF-α 转化酶 (TACE) (又称 ADAM17)是一种跨膜金属蛋白酶,它在一个称为“脱落”的过程中对许多细胞表面分子的裂解起关键作用。TACE 在许多成体组织中高度表达,但在胎儿发育中,其表达受差异调控 (7)。TACE 以一种不依赖配体的方式激活 Notch,并且经证实在果蝇神经系统的发育中发挥作用 (8)。

重组结合蛋白无毛抑制因子 (RBPSUH) 也称为 RBP-J 或 CSL,它是受典型 Notch 信号转导调控的一种转录复合体的 DNA 结合组分。Notch 未激活时,RBPSUH 通过与包含组蛋白脱乙酰酶的共阻遏蛋白复合体相互作用来抑制靶标基因表达。Notch 受体激活时,Notch 胞内域 (NICD) 转位到细胞核与 RBPSUH 结合。这个过程会取代共阻遏蛋白复合体,并替换为一种包含类 Mastermind (MAML) 蛋白和组蛋白乙酰基转移酶 p300 的转录激活复合体,导致 Notch 靶标基因的转录激活 (9-11)。

Numb 包含一个氨基末端磷酸酪氨酸结合 (PTB) 域以及多个与包含 α-接头蛋白和 EH (Eps15 同源物)结构域的蛋白相结合的羧基末端内吞结合基序,表明在细胞内吞中发挥作用 (12,13)。Numb 在哺乳动物中有四种剪切同工型,这些同工型的表达不同,功能也可能不同 (14-16)。Numb 可促进 Notch 的泛素化和降解,并在 Notch 信号转导中作为一个负向调节分子发挥作用 (17)。在细胞分裂期间,该蛋白以不对称的方式分裂成一个子细胞,并在不同 Notch 信号转导刺激下产生两个有不同细胞命运的子细胞 (18,19)。

  1. Wilson, A. and Radtke, F. (2006) FEBS Lett. 580, 2860-2868.
  2. Black, R.A. et al. (1997) Nature 385, 729-33.
  3. Berdnik, D. et al. (2002) Dev. Cell 3, 221-231.
  4. Hansson, E.M. et al. (2004) Semin. Cancer Biol. 14, 320-328.
  5. Santolini, E. et al. (2000) J. Cell Biol. 151, 1345-1352.
  6. Chiba, S. (2006) Stem Cells 24, 2437-2447.
  7. Dho, S.E.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33097-33104.
  8. Bland, C.E.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13607-13610.
  9. Verdi, J.M. et al. (1999) Proc. Natl. Acad. Sci. USA 96, 10472-10476.
  10. Verdi, J.M. et al. (1999) Proc. Natl. Acad. Sci. USA 96, 10472-10476.
  11. Six, E. et al. (2003)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0, 7638-7643.
  12. Delwig, A. and Rand, M.D. (2008) Cell Mol Life Sci 65, 2232-43.
  13. LaVoie, M.J. and Selkoe, D.J. (2003) J. Biol. Chem. 278, 34427-34437.
  14. McGill, M.A. and McGlade, C.J. (2003) J. Biol. Chem. 278, 23196-23203.
  15. Verdi, J.M. et al. (1996) Curr. Biol. 6, 1134-1145.
  16. Reugels, A.M. et al. (2006) Dev. Dyn. 235, 934-948.
  17. Ehebauer, M. et al. (2006) Sci STKE 2006, cm7.
  18. Borggrefe, T. and Oswald, F. (2009) Cell Mol Life Sci 66, 1631-46.
  19. Kopan, R. and Ilagan, M.X. (2009) Cell 137, 216-33.
Entrez-Gene Id
8754 , 28514 , 10683 , 54567 , 182 , 3714 , 8650 , 3516 , 6868
Swiss-Prot Acc.
Q13443 , O00548 , Q9NYJ7 , Q9NR61 , P78504 , Q9Y219 , P49757 , Q06330 , P78536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上游 / 下游

通路图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