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购买 1 支总蛋白抗体和 1 支 PTM 抗体,即可获得 1 份价值高达 1999 元的免费抗体或试剂。 | 点击此处 >>
56593
N6-Methyladenosine (m6A) (D9D9W) Rabbit mAb
一抗

N6-Methyladenosine (m6A) (D9D9W) Rabbit mAb #56593

将转染空载 (-) 或转染一种表达全长人 METTL3 (hMETTL3; +) 的 DNA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的总纯化 RNA 转印到尼龙膜上,经紫外线交联,并用 N6-甲基腺苷 (m6A) (D9D9W) Rabbit mAb 检测。顶部小图显示抗体检测过表达 METTL3 的细胞中甲基化程度更高的腺苷,底部小图则显示了亚甲蓝染色的膜。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将转染空载 (-) 或转染一种表达全长人 METTL3 (+) 的 DNA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的 Poly(A)+ RNA 转印到尼龙膜上,经紫外线交联,并用 N6-甲基腺苷 (m6A) (D9D9W) Rabbit mAb 检测。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ELISA

N6-甲基腺苷 (m6A) (D9D9W) Rabbit mAb 的特异性通过 ELISA 进行确定。对含未修饰腺苷或 N6-甲基化腺苷 (m6A) 的 RNA 寡核苷酸滴定该抗体。如图表所示,该抗体只结合 N6-甲基化腺苷 (m6A)。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ELISA

N6-甲基腺苷 (m6A) (D9D9W) Rabbit mAb 的特异性通过竞争性 ELISA 进行确定。该图表描绘了在不同修饰腺苷浓度递增的情况下抗体与预包被 m6A 寡核苷酸的结合。如图表所示,抗体结合仅会被游离 m6A 核苷阻断。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一个独立实验室的实验表明,该抗体在 RNA-IP-seq 中有效。请按实验决定的稀释度使用。

存储:

保存在 10 mM sodium HEPES (pH 7.5)、150 mM NaCl、100 µg/ml BSA、50% 甘油和低于 0.02% 的叠氮化钠中。存储温度为 -20℃。请不要分装抗体。

N6-Methyladenosine (m6A) (D9D9W)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N6-甲基腺苷 (m6A) 。该抗体使用 ELISA 和斑点印迹实验进行了验证,并且表明对 m6A 有高特异性。该抗体不会与未修饰的腺苷、N6-二甲基腺苷、N1-甲基腺苷或 2'-O-甲基腺苷发生交叉反应。

使用 N6-甲基腺苷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N6-甲基腺苷 (m6A) 是一种在多个 RNA 亚型中发现的转录后修饰。虽然几十年前就发现了 RNA 中存在 m6A,但工具的缺乏使得表观转录组环境研究变得具有挑战性 (1,2)。随着 miCLIP 和 NG-RNA-seq 等新技术的出现,研究人员已经能够发现 m6A 是 mRNA 中的一种生物相关标记,并在 3’ UTR 和终止密码子中富集 (3,4)。m6A 写入蛋白复合体包含甲基转移酶样蛋白 3 (METTL3) 和甲基转移酶样蛋白 14 (METTL14) 的核心异二聚体,以及 Virlizer/VIRMA 和肾母细胞瘤 (Wilms tumor) 1 相关蛋白 (WTAP) 等其他调节蛋白 (5)。METTL3 是催化甲基转移酶亚基,而 METTL14 则是结合 RNA 的靶标识别亚基 (6)。Virilzer/VIRMA 蛋白将 m6A 甲基化导向至 3’ UTR 和终止密码子,WTAP 将复合体靶向胞核小点(RNA 加工位点)(7)。有关 m6A 读取蛋白和擦除蛋白的信息知之甚少,虽然脂肪量和肥胖相关蛋白 FTO 是最先发现的 m6A 去甲基化酶,但随后的研究证明这种酶在体内可能更倾向于密切相关的 m6Am 标记 (8,9)。后来证明,ALKBH5 是一种真正的 m6A 去甲基化酶,因此得出 m6A 修饰是动态调控的结论 (10)。m6A 标记的读取蛋白包括 YTH 蛋白家族,这个家族结合 m6A 并影响 mRNA 稳定性和翻译效率 (3,11-13)。m6A 标记和分子组经证实可调节各种细胞功能,包括 RNA 剪切、翻译调控、多能性和细胞命运决定、神经元功能及疾病 (1, 14-17)。m6A 写入蛋白复合体与 AML 和子宫内膜癌等各种癌症类型有关 (18,19)。此外,m6A 与化疗耐药性有关20)。

  1. Meyer, K.D. and Jaffrey, S.R. (2017) Annu Rev Cell Dev Biol 33, 319-42.
  2. Desrosiers, R. et al. (1974)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71, 3971-5.
  3. Dominissini, D. et al. (2012) Nature 485, 201-6.
  4. Meyer, K.D. et al. (2012) Cell 149, 1635-46.
  5. Liu, J. et al. (2014) Nat Chem Biol 10, 93-5.
  6. Wang, X. et al. (2016) Nature 534, 575-8.
  7. Ping, X.L. et al. (2014) Cell Res 24, 177-89.
  8. Jia, G. et al. (2011) Nat Chem Biol 7, 885-7.
  9. Mauer, J. et al. (2017) Nature 541, 371-75.
  10. Zheng, G. et al. (2013) Mol Cell 49, 18-29.
  11. Schwartz, S. et al. (2013) Cell 155, 1409-21.
  12. Wang, X. et al. (2014) Nature 505, 117-20.
  13. Wang, X. et al. (2015) Cell 161, 1388-99.
  14. Batista, P.J. et al. (2014) Cell Stem Cell 15, 707-19.
  15. Batista, P.J. (2017) Genomics Proteomics Bioinformatics 15, 154-63.
  16. Patil, D.P. et al. (2016) Nature 537, 369-73.
  17. Wang, C.X. et al. (2018) PLoS Biol 16, e2004880.
  18. Barbieri, I. et al. (2017) Nature 552, 126-31.
  19. Liu, J. et al. (2018) Nat Cell Biol 20, 1074-83.
  20. Dai, D. et al. (2018) Cell Death Dis 9, 124.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实验桌前的资讯

包括获取 CST 最新发展信息,接收我们最新的应用指南,获悉我们的科学新知以及了解我们的产品。

订阅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