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20836
Mouse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Mouse Reactive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20836

Citations (0)

使用 NLRP3 (D4D8T) Rabbit mAb (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 (下),对小鼠骨髓源性树状细胞 (BMDC) 和许多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IM2 抗体(小鼠特异)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表达全长小鼠 AIM2 (mAIM2; +) 的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 J774A.1 和 Raw 264.7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7) (D7V2A)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上图)或总 IL-1β (D3H1Z)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1250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 LPS #14011(50 ng/ml,4 小时)处理后用尼日利亚菌素(15 μM,45 分钟)处理 (+) 的小鼠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mBMDM) 的细胞提取物和培养基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IL-1β (D6D6T)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未处理 (-) 或经 LPS 处理(100 ng/mL,6 小时;+)的 Raw264.7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leaved Caspase-1 (Asp296) (E2G2I) 兔单克隆抗体(上)或 Caspase-1 (E2Z1C) 兔单克隆抗体(下), 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50 ng/ml,4 小时)处理,然后使用 Nigericin处理(15 μM,45 分钟)(+) 的小鼠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mBMDM) 的细胞或培养基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aspase-1 (E2Z1C)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NLRP3 (D4D8T) Rabbit mAb(泳道 3),对 J774A.1 细胞提取物中的 NLRP3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NLRP3 (D4D8T)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IM2 抗体(小鼠特异)(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 A20、J774A.1 和 C2C12 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对 J774A.1 细胞提取物 ASC/TMS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ASC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对经 LPS #14011(50 ng/ml,4 小时)处理,然后用尼日利亚菌素(15 μM,45 分钟)处理的小鼠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mBMDM) 的培养基提取物中剪切活化的 IL-1β (Asp117)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泳道 3 为 Cleaved-IL-1β (Asp117) (E7V2A)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使用 Cleaved-IL-1β (Asp117) (E7V2A)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进行蛋白印迹实验。抗兔 IgG, HRP-链接抗体 #7074 用作二抗。

使用 IL-1β (D6D6T)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 对重组小鼠 IL-1β (mIL-1β)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leaved Caspase-1 (Asp296) (E2G2I) 兔单克隆抗体(上)、Caspase-1 (E2Z1C) 兔单克隆抗体(中)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 (下)进行的 A20 、EL4 和 M1 细胞系的蛋白质印迹分析。使用 Cleaved Caspase-1 (Asp296) (E2G2I) 兔单克隆抗体 在这些细胞系中未能染色,表明它不会与全长 caspase-1 发生交叉反应。

使用 Caspase-1 (E2Z1C) 兔单克隆抗体 对未经 (-) 或已经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50 ng/ml,4 小时)处理后再用 Nigericin(15 μM,45 分钟)(+) 处理的小鼠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mBMDM) 的细胞提取物或培养基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AIM2 抗体(小鼠特异)(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小鼠 AIM2 siRNA (mAIM siRNA; +) 的 J774A.1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 Raw264.7 细胞(蓝色)和 J774A.1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IL-1β (D6D6T)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未经(蓝色)或已经 LPS #14011(100 ng/ml,6 小时;绿色)处理的 Raw264.7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对经 Lipopolysaccharides (LPS) #14011(50ng/ml,4 小时)处理,然后用尼日利亚菌素(15 μM,45 分钟)处理的小鼠骨髓源性巨噬细胞的丙酮沉淀培养基提取物的 Cleaved Caspase-1 (Asp296)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3900,泳道 3 为Cleaved Caspase-1 (Asp296) (E2G2I) 兔单克隆抗体。使用 Cleaved Caspase-1 (Asp296) (E2G2I) 兔单克隆抗体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对 EL4 细胞提取物 Caspase-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对照,泳道 2 为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泳道 3 为 Caspase-1 (E2Z1C) 兔单克隆抗体。使用 Caspase-1 (E2Z1C) 兔单克隆抗体 进行蛋白印迹实验。小鼠抗兔 IgG (构象特异) (L27A9) 单克隆抗体 (HRP 偶联物) #5127 用作二抗。

对小鼠 J774A.1 细胞提取物 AIM2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敲入,泳道 2 为 Normal Rabbit IgG #2729,泳道 3 为 AIM2 抗体(小鼠特异)。使用 AIM2 抗体(小鼠特异) 进行蛋白印迹实验。Mouse Anti-rabbit IgG (Conformation Specific) (L27A9) mAb (HRP Conjugate) #5127 用作二抗。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绿色)对未经(左上图)或已经 LPS(50 ng/ml,4 小时,中间)处理或已经 LPS 处理后再用 ATP(5 mM,45 分钟,右上图)处理的小鼠原代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BMDM) 与 J774A.1(左下图)或 Raw 264.7(右下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注意,经过LPS 和 ATP(白色箭头)刺激后,ASC 会转位至炎症小体。

购买 # 20836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20836T
1 个试剂盒 (6 x 20 µl)

产品说明

小鼠反应性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是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可用来检测多种炎性体组分。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针对每种一抗进行至少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小鼠反应性 Inflammasom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内源水平的对应靶蛋白。Caspase-1 (E2Z1C)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全长小鼠 caspase-1;该抗体可检测 pro-caspase-1 和活化 caspase-1 的 p10 亚基。Cleaved Caspase-1 (Asp296) (E2G2I) Rabbit mAb 仅在 Asp296 位点裂解时可检测内源水平的小鼠 caspase-1 蛋白。在某些细胞中于 70kDa 处检测到一条非特异性条带。Cleaved-IL-1β (Asp117) (E7V2A)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可检测仅在 Asp117 位点被剪切活化的小鼠 IL-1β 蛋白的内源水平。

来源/纯化

使用重组小鼠 ASC/TMS1 蛋白、重组小鼠 IL-1β 蛋白,或与小鼠 IL-1β 的 Asp117 、小鼠 Caspase-1 的 Asp296 周围残基、小鼠 caspase-1 羧基末端附近的残基或小鼠 NLRP3 Ala306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小鼠 AIM2 蛋白 Val104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先天性免疫系统是防止病原微生物和宿主源性细胞窘迫信号的第一道防线。这些“危险”信号诱发炎症的一种方式是激活炎性体,炎性小体是暴露于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 (PAMP) 或危险相关分子模式 (DAMP) 下之后在胞质中组装的多蛋白复合体,并且会激活 caspase-1 以及后续裂解活化促炎性细胞因子 IL-1β 和 IL-18(1-6 中已论述)。炎性体复合体通常包含一个胞质模式识别受体(PRR;一个核苷酸结合结构域和亮氨酸富集重复序列 [NLR] 或 AIM2 样受体 [ALR] 家族成员)、一个接头蛋白 (ASC/TMS1) 和 pro-caspase-1。现已检测到许多不同的炎性体复合体,每个复合体有独特的 PRR 和激活触发物。特征最明显的是 NLRP3 复合体,它包含 NLRP3、ASC/TMS1 和 pro-caspase-1。NLRP3 炎性体在一个两步骤的过程中被激活。首先,PAMP 或 DAMP 介导的 TLR4 或 TNFR 激活会诱导 NF-kB 信号转导,导致 NLRP3、pro-IL-1β 和 pro-IL-18 表达升高(引导步骤,信号 1)。接下来,大量信号(全病原体、PAMP/DAMP、钾外流、溶酶体损坏的环境因子 [尿酸、硅和明矾]、内源性因子 [淀粉样蛋白 β、胆固醇结晶] 和线粒体损害)会间接激活 NLRP3,导致复合体组装和 caspase-1 激活(信号 2)。蛋白组分之间的结构域相互作用会形成复合体炎性体结构。其他炎性体通过更多直接方法被激活:双链 DNA 激活 AIM2 复合体,炭疽霉素激活 NLRP1,细菌鞭毛蛋白激活 NLRC4。激活的 caspase-1 会诱导促炎性细胞因子 IL-1β 和 -18 的分泌,而且调控代谢酶表达、吞噬体成熟、血管舒张和细胞焦亡(一种炎性程序性细胞死亡)。炎性体信号转导会导致许多疾病的发作,包括动脉粥样硬化、II 型糖尿病、阿尔茨海默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1. Broz, P. and Dixit, V.M. (2016) Nat Rev Immunol 16, 407-20.
  2. Guo, H. et al. (2015) Nat Med 21, 677-87.
  3. Jo, E.K. et al. (2016) Cell Mol Immunol 13, 148-59.
  4. Rathinam, V.A. and Fitzgerald, K.A. (2016) Cell 165, 792-800.
  5. Shao, B.Z. et al. (2015) Front Pharmacol 6, 262.
  6. Schroder, K. and Tschopp, J. (2010) Cell 140, 821-32.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