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49938
Microglia Prolif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Microglia Prolif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49938

引用 (0)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 NIH/3T3 细胞(红色)和 32D 细胞(蓝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 Raw264.7 细胞(蓝色)和 J774A.1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Ki-67 (D3B5) Rabbit mAb 和 Propidium Iodide (PI)/RNase Staining Solution #4087 对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 对 HT-1080 细胞(经 50 ng/ml 的 IFN-γ 处理 30 分钟)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TAP1 Promoter Primers #5148、 人类 IRF-1 启动子引物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的方法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蓝色),且对照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对未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HP1α (C7F11)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555® Phalloidin(红色)进行标记。

使用与碘化丙啶(DNA 含量)相对比的 Phospho-Aurora A (Thr288)/Aurora B (Thr232)/Aurora C (Thr198) (D13A11) XP® Rabbit mAb,对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框内细胞群表明 phospho-Aurora A (Thr288)/Aurora B (Thr232)/Aurora C (Thr198) 阳性细胞。

对过表达突变型人 APP695 的小鼠 Tg2576 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首先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和 APP/β-Amyloid (NAB228) 小鼠单克隆抗体 #2450(黄色)标记切片。用小鼠 (G3A1) 单克隆抗体 IgG1 同型对照 #5415 封闭游离二抗结合位点之后,切片用 GFAP (GA5)小鼠单克隆抗体(Alexa Fluor® 647 偶联物)#3657(红色)孵育。胞核用 Hoechst 33342 #4082(蓝色)标记。

使用 Ki-67 (D3B5) Rabbit mAb(绿色)对 P21 小鼠脑的脑室区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已用 MitoTracker® Red CMXRos(红色)标记线粒体。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HP1 α (C7F11)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并显示核定位。

使用 Phospho-Aurora A (Thr288)/Aurora B (Thr232)/Aurora C (Thr198) (D13A11) XP® Rabbit mAb(绿色)、 β-Tubulin (9F3) Rabbit mAb (Alexa Fluor® 555 Conjugate) #2116(红色)和 Phospho-Histone H3 (Ser10) (6G3) Mouse mAb #9706(蓝色),对 HT-1080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对 32D 细胞(左图)和 C2C12 细胞(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绿色)对未经(左上图)或已经 LPS(50 ng/ml,4 小时,中间)处理或已经 LPS 处理后再用 ATP(5 mM,45 分钟,右上图)处理的小鼠原代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BMDM) 与 J774A.1(左下图)或 Raw 264.7(右下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注意,经过LPS 和 ATP(白色箭头)刺激后,ASC 会转位至炎症小体。

使用 Ki-67 (D3B5)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对显示胞核定位的冰冻 H1650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对照肽(左)或 HP1 α 封闭肽 #1004(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HP1 α (C7F11)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Aurora A (Thr288)/Aurora B (Thr232)/Aurora C (Thr198) (D11A13) XP® Rabbit mAb (上)或 Aurora B/AIM1 Antibody #3094(下),对 HeLa、L929 和 C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三种细胞用 4 mM 的羟基脲处理 20 小时以诱导 G1/S 期,或用 100 nM paclitaxel 或100 ng/ml nocodazole 处理 20 小时以诱导 G2/M 期。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 J774A.1 细胞提取物 ASC/TMS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ASC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膀胱移行上皮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P1 α (C7F11) Rabbit mAb,对来自 HeLa 细胞、NIH/3T3 细胞、C6 细胞和 COS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 LL2 同基因的肿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 J774A.1 和 Raw 264.7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小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2808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显示胞核定位)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来自 Baf3、32D 和小鼠脾的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对 HeLa 细胞裂解物中的 MCM2 进行免疫沉淀,接着用相同的抗体对其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泳道 1 是 5% 输入对照。

在对照肽(左)或 Survivin Blocking Peptide #1037(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垂体腺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对 Raji(人)、BaF3(小鼠)和 C6(大鼠)细胞系裂解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2808 和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2125,对使用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Fluorescein Conjugate) #6201 (-) 或 SignalSilence® Survivin siRNA II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Survivin (71G4B7E) Rabbit mAb 确认存活素表达的沉默,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用于存活素 siRNA 上样和特异性控制。

购买 # 49938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49938T
1 个试剂盒(7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3892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M R 80 兔 IgG
ASC/TMS1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 67824 20 µl
  • WB
  • IP
  • IF
  • F
M 22 兔 IgG
Ki-67 (D3B5) Rabbit mAb 9129 20 µl
  • IF
  • F
H M R 359 兔 IgG
MCM2 (D7G11) XP® Rabbit mAb 3619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ChIP
H M R Mk 125 兔 IgG
Survivin (71G4B7) Rabbit mAb 2808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16 兔 IgG
HP1α/β (C7F11) Rabbit mAb 2623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Mk 25 兔 IgG
Phospho-Aurora A (Thr288)/Aurora B (Thr232)/Aurora C (Thr198) (D13A11) XP® Rabbit mAb 2914 20 µl
  • WB
  • IF
  • F
H M R 35, 40, 48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Microglia Prolif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检测通过蛋白印迹法和/或免疫荧光法发现为小胶质细胞增殖标记物的蛋白。

特异性/敏感性

Microglia Prolif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都能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无法检测人 HS1 蛋白。经计算,HS1 大小为 54 kDa,但是在 SDS-PAGE 凝胶上的表观分子量为 80 kDa。Phospho-Aurora A (Thr288)/Aurora B (Thr232)/Aurora C (Thr198) (D13A11) XP® Rabbit mAb 可检测仅在 Thr288、Thr232 或 Thr198 被磷酸化的 Aurora A/B/C 的内源水平。HP1α/β (C7F11) Rabbit mAb 不会与 HP1 γ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小鼠 HS1 中 Leu310、人 Survivin 中 Cys60、人 Aurora B 中 Thr232、人 HP1α 中羧基末端、人 Ki-67 和 MCM2 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重组小鼠 ASC/TMSI 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使用大量神经系统疾病和衰老模型的 RNA-seq 数据发现了不同的小胶质细胞激活状态。这些激活状态被分为与增殖、神经退化、干扰素关系和 LPS 关系等相对应的模型 (1)。以往使用 RNA-seq 发现特定脑细胞类型的标记物的研究表明,HS1 和 ASC/TMS1 有用且是研究小胶质细胞的专门工具 (2)。HS1 是一种仅在造血源性组织和细胞中表达的蛋白激酶底物 (3),并且 ASC/TMS1 被发现是一种关键的炎症信号转导组分,并在出现促炎信号后结合并激活 caspase-1 (4)。

Ki-67 是一种胞核非组蛋白蛋白 (5),它在增殖细胞中普遍表达,但在休眠细胞中缺失 (6)。微小染色体维持蛋白 2 (MCM2) 是一种在 DNA 复制和细胞分裂中起到作用的胞核蛋白 (7),并且常用作脑组织等细胞增殖的一种标记物 (8)。生存素可结合并抑制 caspase-3,从而通过抑制细胞凋亡并促进细胞分裂来调控细胞周期 G2/M-期的检查点 (9)。Aurora A、B 和 C 是一个高度保守的丝氨酸/苏氨酸激酶家族,可调控有丝分裂和减数分裂期间的染色体排列和分离。他们的活性需要在激酶结构域内发生苏氨酸自磷酸化,Aurora A 为 Thr288 位点、Aurora B 为 Thr232,Aurora C 为 Thr198 (10)。异染色质蛋白 1 (HP1) α 和 β 为异染色质接头蛋白分子,与基因沉默和高阶染色质结构有关 (11)。

  1. Friedman, B.A. et al. (2018) Cell Rep 22, 832-47.
  2. Zhang, Y. et al. (2014) J Neurosci 34, 11929-47.
  3. Kitamura, D. et al. (1995)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8, 1137-46.
  4. Srinivasula, S.M. et al. (2002) J Biol Chem 277, 21119-22.
  5. Mincheva, A. et al. (1994) Cytogenet Cell Genet 65, 276-7.
  6. Doorn, K.J. et al. (2014) Neural Plast 2014, 959154.
  7. Goldenson, B. and Crispino, J.D. (2015) Oncogene 34, 537-45.
  8. Gerdes, J. et al. (1983) Int J Cancer 31, 13-20.
  9. Maison, C. and Almouzni, G. (2004) Nat Rev Mol Cell Biol 5, 296-304.
  10. Weigel, M.T. and Dowsett, M. (2010) Endocr Relat Cancer 17, R245-62.
  11. Li, F. et al. (1999) Nat Cell Biol 1, 461-6.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