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种兔单抗立减30% | 点击此处 >>
93195
Microglia Neurodegen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Microglia Neurodegen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93195

引用 (0)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 Raw264.7 细胞(蓝色)和 J774A.1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 NIH/3T3 细胞(红色)和 32D 细胞(蓝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对 Daudi 细胞(蓝色)和 U266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经氯化钴 (100 μM) 过夜处理的MCF7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本图显示在 ARRDC3(HIF-1α 的一个已知靶基因)内的结合作用(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图)。如需了解其他 ChIP-seq 情况,请下载产品说明书。

使用 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绿色),对用 10 μM MG132(左)或 10 μM MG132 和 1 mM DMOG(右)处理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已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

使用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绿色)对 SK-MEL-28 细胞(左)和 LNCaP 细胞(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xl (C89E7H4) Rabbit mAb 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DU145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THP-1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从 U-937 细胞提取物免疫沉淀 CD68。泳道 1 是 10 % input,泳道 2 是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并且泳道 3 是 CD68 MultiMab™ 兔单克隆抗体。使用 CD68 MultiMab™ 兔单克隆抗体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对过表达突变型人 APP695 的小鼠 Tg2576 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首先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和 APP/β-Amyloid (NAB228) 小鼠单克隆抗体 #2450(黄色)标记切片。用小鼠 (G3A1) 单克隆抗体 IgG1 同型对照 #5415 封闭游离二抗结合位点之后,切片用 GFAP (GA5)小鼠单克隆抗体(Alexa Fluor® 647 偶联物)#3657(红色)孵育。胞核用 Hoechst 33342 #4082(蓝色)标记。

使用 Cathepsin (D1C7Y) XP® Rabbit mAb(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 Malme-3M(左图)和 MCF7(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经氯化钴(100 μM) 过夜处理的 MCF7 细胞中提取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human ARRDC3 downstream primers, SimpleChIP® Human ERRFI1 Upstream Primers #31180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量化。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上图)或总 HIF-1α Antibody #3716(下图),对用 10 μM 的 MG132(累积羟基化 HIF-1α )或 10 µM MG132 和 1 mM DMOG(累积非羟基化 HIF-1α)处理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绿色)对 DU 145(左)和 HCC827(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以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抗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左图)作为对照,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抗(右图)对用抗人 CD14 共染色的活的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488 偶联物)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浆液性乳头状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68 MultiMab™ 兔单克隆抗体(上)或 β-Actin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对来自 THP-1 细胞、U-937 细胞和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绿色)对未经(左上图)或已经 LPS(50 ng/ml,4 小时,中间)处理或已经 LPS 处理后再用 ATP(5 mM,45 分钟,右上图)处理的小鼠原代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BMDM) 与 J774A.1(左下图)或 Raw 264.7(右下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注意,经过LPS 和 ATP(白色箭头)刺激后,ASC 会转位至炎症小体。

使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对 32D 细胞(左图)和 C2C12 细胞(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R)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未经处理(蓝色)或已经 DMOG (1 mM,6 小时;绿色)处理的 U-2 OS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SK-MEL-28 细胞沉淀物(左)和 LNCaP 细胞沉淀物(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浸润细胞的染色。

以浓度匹配的兔 (DA1E) 单抗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左图)作为对照,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抗(右图)对用抗人 CD14 共染色的固定和透化人外周血单核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 J774A.1 细胞提取物 ASC/TMS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ASC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R)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正常人肾脏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绿色)对未经(左图)或经氯化钴(500 μM,24 小时;右图)处理的 HepG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下,使用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肾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绿色)对 THP-1 细胞(左)和 Jurkat 细胞(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显示来自 z-stack 系列的投射图像。

使用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THP-1 细胞沉淀物(左)和 Jurkat 细胞沉淀物(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 J774A.1 和 Raw 264.7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 LL2 同基因的肿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R)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经氯化钴(100 µM,4 小时)处理的 Hep G2 细胞裂解物的 HIF-1α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is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使用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从 SK-MEL-28 细胞提取物免疫沉淀半乳糖凝集素-3/LGALS3。泳道 1 是 10 % input,泳道 2 是 Normal Rabbit IgG #2729,并且泳道 3 是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泳道 3)。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 B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克隆抗体(红色)、PD-1 (EH33) 小鼠单克隆抗体 #43248(绿色)、CD8α (C8/144B) 小鼠单克隆抗体 #70306(品红色)、泛角蛋白 (C11) 小鼠单克隆抗体 #4545(蓝绿色)、LAG3 (D2G4O™) XP® 兔单克隆抗体 #15372(橙色)和 TIM-3 (D5D5R™) XP® 兔单克隆抗体 #45208(黄色)对石蜡包埋的人肺腺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来自 Baf3、32D 和小鼠脾的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氯化钴(100 µM,4 小时;+)处理的 Hep G2 细胞、未经 (-) 或已经氯化钴(100 µM,4 小时;+)处理的 Raji 细胞或未经 (-) 或已经 DMOG(1 mM,6 小时;+)处理的 U-2 OS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 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浆液性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68 (D4B9C) XP® 兔单克隆抗体(橙色)、PD-L1 (E1L3N®) XP® 兔单克隆抗体 #13684(红色)、PD-L2 (D7U8C™) XP® 兔单克隆抗体 #82723(品红色)、精氨酸-1 (D4E3M™) XP® 兔单克隆抗体 #93668(绿色)、IDO (D5J4E™) 兔单克隆抗体 #86630(黄色)和 泛角蛋白 (C11) 小鼠单克隆抗体 #4545(蓝绿色)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多重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转移性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載 (-) 或由构建表达全长人组织蛋白酶B (hCTSB; +) 或小鼠组织蛋白酶B (mCTSB; +) 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细胞沉淀物 NCI-H1299(左)或 Jurkat(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93195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93195T
1 个试剂盒(8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ASC/TMS1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 67824 20 µl
  • WB
  • IP
  • IF
  • F
M 22 兔 IgG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3892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M R 80 兔 IgG
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 31718 20 µl
  • WB
  • IHC
  • IF
  • F
H M R 44, 27, 24 兔 IgG
HIF-1α (D1S7W) XP® Rabbit mAb 36169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Mk 120 兔 IgG
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 3434 20 µl
  • WB
  • IP
  • IF
H Mk 120 兔 IgG
Galectin-3/LGALS3 (D4I2R) XP® Rabbit mAb 8798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28 兔 IgG
Axl (C89E7) Rabbit mAb 8661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k 138 兔 IgG
CD68 (D4B9C) XP® Rabbit mAb 76437 20 µl
  • IHC
  • IF
  • F
H 兔 IgG
CD68 MultiMab™ Rabbit mAb mix 86985 20 µl
  • WB
  • IP
H 70-80, 130-140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Microglia Neurodegen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检测通过蛋白印迹法和/或免疫荧光法发现为神经退化期间小胶质细胞活性标记物的蛋白。

特异性/敏感性

Microglia Neurodegeneration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都能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无法检测人 HS1 蛋白。经计算,HS1 大小为 54 kDa,但是在 SDS-PAGE 凝胶上的表观分子量为 80 kDa。Cathepsin B (D1C7Y) XP® Rabbit mAb 可检测 cathepsin B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以及 cathepsin B 的重链亚基。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 可检测仅在 Pro564 被羟化的 HIF-1α 的内源水平,并且可能会与其他过表达的脯氨酸羟化蛋白发生交叉反应。Axl (C89E7) Rabbit mAb 不会与 Tyro3 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小鼠 HS1 中 Leu310、人 HIF-1α 中 Leu478 和人 Galectin-3/LGALS3 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人 HIF-1α 中 Pro564 周围的羟化肽以及对小鼠 ASC/TMS1、人 Axl、人 CD68 和人 cathepsin B 蛋白的重链亚基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针对已批准应用,采用优化比率结合单个兔单克隆体而制备MultiMab™ 兔单克隆混合抗体。该产品经优化后可通过蛋白印迹法检测作为单体和二聚体的 CD68,并且通过使用重组人 CD68 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背景

使用大量神经系统疾病和衰老模型的 RNA-seq 数据发现了不同的小胶质细胞激活状态。这些激活状态被分为与增殖、神经退化、干扰素关系和 LPS 关系等相对应的模型 (1)。以往使用 RNA-seq 发现特定脑细胞类型的标记物的研究表明,HS1 和 ASC/TMS1 有用且是研究小胶质细胞的专门工具 (2)。HS1 是一种仅在造血源性组织和细胞中表达的蛋白激酶底物 (3),并且 ASC/TMS1 被发现是一种关键的炎症信号转导组分,并在出现促炎信号后结合并激活 caspase-1 (4)。

CD68 是一种常见的巨噬细胞系细胞标记物;在溶酶体中发现它的表达使其成为活化吞噬小胶质细胞的一种有用标记物 (5)。Galectin-3 经证实可调控神经退行性疾病中的炎症反应,小胶质细胞在炎症刺激下会释放这种物质 (6)。Cathepsin B 是一种广泛表达的半胱氨酸肽,位于溶酶体,并在其中被加工和分泌,在小胶质细胞介导的神经元死亡中起到作用 (7)。缺氧诱导因子 1 (HIF-1α) 是一种负责适应低氧环境的转录因子,其下游效应已在许多神经退行性疾病中得到证实。在常氧条件下,HIF-1α 是会被脯氨酸羟化,导致泛素介导的降解 (8)。Axl 是一种结合 Gas6 的受体酪氨酸激酶,会刺激对小胶质细胞炎性刺激后的吞噬反应的调节作用 (9)。

  1. Friedman, B.A. et al. (2018) Cell Rep 22, 832-47.
  2. Zhang, Y. et al. (2014) J Neurosci 34, 11929-47.
  3. Kitamura, D. et al. (1995)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8, 1137-46.
  4. Srinivasula, S.M. et al. (2002) J Biol Chem 277, 21119-22.
  5. Hopperton, K.E. et al. (2018) Mol Psychiatry 23, 177-98.
  6. Yip, P.K. et al. (2017) Sci Rep 7, 41689.
  7. Gan, L. et al. (2004) J Biol Chem 279, 5565-72.
  8. Zhang, Z. et al. (2011) Curr Med Chem 18, 4335-43.
  9. Grommes, C. et al. (2008) J Neuroimmune Pharmacol 3, 130-40.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MultiMab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