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83163
Microglia Cross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Microglia Cross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83163

引用 (0)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虚线)对 Raw264.7 细胞(蓝色)和 J774A.1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 NIH/3T3 细胞(红色)和 32D 细胞(蓝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Ki-67 (D3B5) Rabbit mAb 和 Propidium Iodide (PI)/RNase Staining Solution #4087 对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Axl (C89E7H4) Rabbit mAb 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DU145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绿色),对用 10 μM MG132(左)或 10 μM MG132 和 1 mM DMOG(右)处理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已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

使用 SimpleChIP® 酶解染色质免疫共沉淀试剂盒(磁珠法) #9005 对经人源干扰素-α (IFN-α) #9906 (10nM) 处理 30 分钟的 U266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和 Stat2 (D9J7L) 兔单克隆抗体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 Stat2 的已知靶基因 USP18 内结合(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如需了解其他 ChIP-seq 情况,请下载产品说明书。

使用 Phospho-Stat2 (Tyr690) (D3P2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蓝色)或已经 IFN-α(绿色)处理的 U266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Mouse (G3A1) mAb IgG Isotype Control #5415(虚线),对 HeLa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mouse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08 作为二抗。

使用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对 A549(左)和 Hep G2(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对过表达突变型人 APP695 的小鼠 Tg2576 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首先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和 APP/β-Amyloid (NAB228) 小鼠单克隆抗体 #2450(黄色)标记切片。用小鼠 (G3A1) 单克隆抗体 IgG1 同型对照 #5415 封闭游离二抗结合位点之后,切片用 GFAP (GA5)小鼠单克隆抗体(Alexa Fluor® 647 偶联物)#3657(红色)孵育。胞核用 Hoechst 33342 #4082(蓝色)标记。

使用 Ki-67 (D3B5) Rabbit mAb(绿色)对 P21 小鼠脑的脑室区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绿色)对 DU 145(左)和 HCC827(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上图)或总 HIF-1α Antibody #3716(下图),对用 10 μM 的 MG132(累积羟基化 HIF-1α )或 10 µM MG132 和 1 mM DMOG(累积非羟基化 HIF-1α)处理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经 Human Interferon-α (IFN-α) #9906 (100 ng/ml) 处理 30 分钟的 U266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Stat2 (D9J7L)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human USP18 promoter primers、SimpleChIP® Human WARS Intron 1 Primers #30101 以及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Phospho-Stat2 (Tyr690) (D3P2P) Rabbit mAb(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血清饥饿(左图)或经 IFNα 处理(1000 U/ml,30 分钟;右图)的 A-43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绿色)和 MAP2 Antibody #4542 (红色)对正常大鼠脑细胞进行免疫荧光分析。

乳腺癌:

使用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浸润性乳头状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小鼠)(绿色)对未经(左上图)或已经 LPS(50 ng/ml,4 小时,中间)处理或已经 LPS 处理后再用 ATP(5 mM,45 分钟,右上图)处理的小鼠原代骨髓源性巨噬细胞 (BMDM) 与 J774A.1(左下图)或 Raw 264.7(右下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注意,经过LPS 和 ATP(白色箭头)刺激后,ASC 会转位至炎症小体。

使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对 32D 细胞(左图)和 C2C12 细胞(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Ki-67 (D3B5)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浸润细胞的染色。

以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 (红色)作为对照组,使用 Stat2 (D9J7L) Rabbit mAb(蓝色)对 U266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用作二抗。

使用 Phospho-Stat2 (Tyr690) (D3P2P) Rabbit mAb(上图)和总 Stat2 (D9J7L) Rabbit mAb #72604(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 Human Interferon-α1 (hIFN-α1) #8927 (10 ng/ml; +) 处理的血清饥饿 U266 和 A-431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使用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SK-MEL-28(左)和 LNCaP(右)细胞团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 J774A.1 细胞提取物 ASC/TMS1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ASC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转移性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tat2 (D9J7L) Rabbit mAb(绿色),对血清饥饿(左图)或经 IFNα 处理(#1000,30 ng/mL,分钟;右图)的 A-43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SC/TMS1 (D2W8U)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小鼠)(上图)或 β-肌动蛋白 (D6A8) 兔单克隆抗体 #8457(下图)对 J774A.1 和 Raw 264.7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 LL2 同基因的肿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细胞沉淀物 NCI-H1299(左)或 Jurkat(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 KARPAS-299 细胞提取物中的 Stat2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Stat2 (D9J7L) Rabbit mAb。使用 Stat2 (D9J7L)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KARPAS 细胞系来源:University of Cambridge 的 Abraham Karpas 博士。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来自 Baf3、32D 和小鼠脾的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xl (C89E7)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tat2 (D9J7L)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KARPAS 细胞系来源:University of Cambridge 的 Abraham Karpas 博士。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对未经处理或经 Cycloheximide 处理(CHX,10 μg/ml,过夜)后再经 TNF-α #8902处理(20 ng/ml,4 小时)的 THP-1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83163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83163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ASC/TMS1 (D2W8U)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 67824 20 µl
  • WB
  • IP
  • IF
  • F
M 22 兔 IgG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3892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M R 80 兔 IgG
Ki-67 (D3B5) Rabbit mAb 9129 20 µl
  • IF
  • F
H M R 359 兔 IgG
Axl (C89E7) Rabbit mAb 8661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k 138 兔 IgG
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 3434 20 µl
  • WB
  • IP
  • IF
H Mk 120 兔 IgG
Stat2 (D9J7L) Rabbit mAb 72604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97, 113 兔 IgG
Phospho-Stat2 (Tyr690) (D3P2P) Rabbit mAb 88410 20 µl
  • WB
  • IF
  • F
H R 97, 113 兔 IgG
Lamin A/C (4C11) Mouse mAb 4777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Mk 74 (Lamin A), 63 (Lamin C) 小鼠 IgG2a
IQGAP1 (D8K4X) XP® Rabbit mAb 20648 20 µl
  • WB
  • IHC
  • IF
H M R Mk 195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Microglia Cross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检测通过蛋白印迹法和/或免疫荧光法检测发现为与增殖、神经退化、干扰素和 LPS 关系相对应的小胶质细胞活性标记物的蛋白。

特异性/敏感性

Microglia Cross Module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都能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Hydroxy-HIF-1α (Pro564) (D43B5) XP® Rabbit mAb 可检测仅在 Pro564 被羟化的 HIF-1α 的内源水平。该抗体可能会与其他过表达的脯氨酸羟基化蛋白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Stat2 (Tyr690) (D3P2P) Rabbit mAb 可检测仅在 Tyr690 被磷酸化的 Stat2 蛋白的内源水平。Axl (C89E7) Rabbit mAb 不会与 Tyro3 发生交叉反应。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无法检测人 HS1 蛋白。经计算,HS1 大小为 54 kDa,但是在 SDS-PAGE 凝胶上的表观分子量为 80 kDa。Lamin A/C (4C11) Mouse mAb 可检测 lamin A 和 lamin C 蛋白的内源水平。它还会在细胞凋亡期间与 caspase 剪切产生的 lamin A (50 kDa) 和 lamin C (41 kDa) 的更大片段发生反应。该抗体不与 lamin B1 和 B2 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小鼠 HS1 中 Leu310、人 HIF-1α 中 Pro564、人 Stat2 中 Leu706、人 Stat2 中 Tyr690、人 Ki-67 和 IQGAP1 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人 Axl、人 lamin A 和小鼠 ASC/TMS1 的重组片段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使用大量神经系统疾病和衰老模型的 RNA-seq 数据发现了不同的小胶质细胞激活状态。这些激活状态被分为与增殖、神经退化、干扰素关系和 LPS 关系等相对应的模型 (1)。以往使用 RNA-seq 发现特定脑细胞类型的标记物的研究表明,HS1 和 ASC/TMS1 有用且是研究小胶质细胞的专门工具 (2)。HS1 是一种仅在造血源性组织和细胞中表达的蛋白激酶底物 (3),并且 ASC/TMS1 被发现是一种关键的炎症信号转导组分,并在出现促炎信号后结合并激活 caspase-1 (4)。

Ki-67 是一种胞核非组蛋白蛋白 (5),它在增殖细胞中普遍表达,但在休眠细胞中缺失 (6)。Axl 是一种结合 Gas6 的受体酪氨酸激酶,会刺激对小胶质细胞炎性刺激后的吞噬反应的调节作用 (7)。缺氧诱导因子 1 (HIF-1α) 是一种负责适应低氧环境的转录因子,其下游效应已在许多神经退行性疾病中得到证实。在常氧条件下,HIF-1α 是会被脯氨酸羟化,导致泛素介导的降解 (8)。Stat2 对于 I 型干扰素 IFN-α/β 诱导的转录反应至关重要 (9,10)。在 IFN-α/β 的刺激下,通过结合受体结合的 Jak 激酶,从而磷酸化 Tyr690 位点,进而激活 Stat2 (11)。Lamins 是一种核膜结构组分,对于维持正常细胞功能很重要。核纤层蛋白 A/C 由Caspase-6 剪切并且充当Caspase-6 激活的标志物。核纤层蛋白的剪切会导致胞核失调和细胞死亡 (12,13)。IQGAP1 普遍表达,并且被发现在小 GTP 酶的刺激下会与 APC (14) 和 CLIP170 复合体发生相互作用,进而促进细胞极化和迁移 (15)。

  1. Friedman, B.A. et al. (2018) Cell Rep 22, 832-47.
  2. Zhang, Y. et al. (2014) J Neurosci 34, 11929-47.
  3. Kitamura, D. et al. (1995)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8, 1137-46.
  4. Srinivasula, S.M. et al. (2002) J Biol Chem 277, 21119-22.
  5. Grommes, C. et al. (2008) J Neuroimmune Pharmacol 3, 130-40.
  6. Zhang, Z. et al. (2011) Curr Med Chem 18, 4335-43.
  7. Gerdes, J. et al. (1983) Int J Cancer 31, 13-20.
  8. Fu, X.Y. et al. (1992)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9, 7840-3.
  9. Ihle, J.N. (2001) Curr Opin Cell Biol 13, 211-7.
  10. Weigel, M.T. and Dowsett, M. (2010) Endocr Relat Cancer 17, R245-62.
  11. Improta, T. et al. (1994)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1, 4776-80.
  12. Watanabe, T. et al. (2004) Dev Cell 7, 871-83.
  13. Fukata, M. et al. (2002) Cell 109, 873-85.
  14. Oberhammer, F.A. et al. (1994) J Cell Biol 126, 827-37.
  15. Rao, L. et al. (1996) J Cell Biol 135, 1441-55.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