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购买 1 支总蛋白抗体和 1 支 PTM 抗体,即可获得 1 份价值高达 1999 元的免费抗体或试剂。 | 点击此处 >>
42022
Insulin/IGF-1 Signaling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Insulin/IGF-1 Signaling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 #42022

免疫印迹法图像 1

使用 Insulin Receptor β (4B8) Rabbit mAb,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

使用 IGF-I Receptor β (D23H3) XP®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Antibody #4967(下),对 293 细胞(IGF-I 受体 β+)和 SK-UT-1 细胞(IGF-I 受体 β-)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3

使用 Phospho-IGF-I Receptor β (Tyr1131)/Insulin Receptor β (Tyr1146) Antibody (上图) 或对照 IR 抗体 (下图),对未经处理的或经胰岛素处理(100nM,指定时间) 的 3T3-L1 脂肪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4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上)或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4691(下),对未经处理或经 LY294002/Wortmannin 处理的 PC-3 细胞、经血清饥饿或 PDGF 处理的 NIH/3T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5

使用 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 Rabbit mAb(上图)或 Akt (pan) (C67E7) Rabbit mAb #4691(下图)对未经处理 (-) 或已经 Human Platelet-Derived Growth Factor AA (hPDGF-AA) #8913(100 ng/ml,5 分钟;+)处理的 NIH/3T3 细胞与未经处理的 (-) LNCaP 和 PC-3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6

使用 Phospho-GSK-3β (Ser9) (D85E12) XP® Rabbit mAb(上)和 α/β-Tubulin Antibody #2148(下)对经 λ 磷酸酶或 PDGF 处理的 GSK-3α (-/-)(泳道 1,2)和 GSK-3β (-/-)(泳道 3,4)小鼠胚胎成纤维细胞 (MEF) 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法分析。(野生型 MEF、GSK-3α (-/-) 和 GSK-3β (-/-) 细胞由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 Jim Woodgett 博士友情提供)。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7

使用 Phospho-FoxO1 (Thr24)/(FoxO3a (Thr32)/FoxO4 (Thr28) (4G6) Rabbit mAb,对用 Calyculin A (#9902) 或 LY294002 (#9901) 处理的 Jurkat 细胞、NIH3T3 细胞和 COS-7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检测分别在 Thr24、Thr32 和 Thr28 位置磷酸化时的 FoxO1、FoxO3a 和 FoxO4(左图)。分别使用 FoxO1 (C29H4) Rabbit mAb (#2880)、FoxO3a (75D8) Rabbit mAb (#2497) 和 FoxO4 Antibody (#9472)(右图),检测总的 FoxO1、FoxO3a 和 FoxO4 水平。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8

使用 Phospho-mTOR (Ser2448 位点) (D9C2) XP® Rabbit mAb(上)或 mTOR (7C10) Rabbit mAb #2983 对未经处理或经胰岛素单独处理(150 nM,5 分钟)或经胰岛素结合 λ 磷酸酶处理的血清饥饿 NIH/3T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9

使用 Phospho-Tuberin/TSC2 (Ser939) Antibody(上图)、Phospho-Tuberin/TSC2 (Thr1462) Antibody #3611(中图)或 Tuberin/TSC2 Antibody #3612(下图)对未经处理的、已经 PDGF 处理、已经 PDGF 和 wortmannin 处理、已经 PDGF 和 rapamycin 处理的 NIH/3T3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0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11

使用 Insulin Receptor beta 抗体 (泳道 1)泳道 2 对经胰岛素处理过的 mIMCD-3 细胞提取物中的Insulin Receptor beta进行免疫沉淀法分析:无抗体对照组。泳道 3:input 对照。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12

使用 IGF-I Receptor β (D23H3)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SK-UT-1 细胞(蓝色)和 MCF7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3

使用 Phospho-IGF-I Receptor β (Tyr1131)/Insulin Receptor β (Tyr1146) Antibody (上图) 或对照 IGF-I 受体抗体 (下图),对未经处理的或经 IGF-I 处理(100nM,2分钟) 的293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4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左)或 PTEN (138G6) Rabbit mAb #9559(右),对石蜡包埋的 MDA-MB-468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PTEN 缺失型 MDA-MB-468 细胞存在 P-Akt 染色。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15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 Rabbit mAb (泳道 3)对 Jurkat 细胞提取物磷酸 Akt (Thr308)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6

使用 Phospho-GSK-3β (Ser9) (D85E12) XP® Rabbit mAb(上)或 GSK-3β (27C10) Rabbit mAb #9315(下)对未处理的或经 LY294002/渥曼青霉素处理的 PC-3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法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17

使用 Phospho-FoxO1 (Thr24)/(FoxO3a (Thr32)/FoxO4 (Thr28) (4G6) Rabbit mAb,对 Calyculin A (#9902) 或 LY294002 (#9901) 处理的 Jurka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该抗体的磷酸特异性的验证是通过蛋白转膜后不用 (-) 或使用 (-) 牛小肠 磷酸酶 (CIP) 处理膜实现的。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8

使用 Phospho-mTOR (Ser2448 位点) (D9C2) XP® Rabbit mAb(绿色) 对经 rapamycin 处理(#9904,10 μM,2 小时,左)、胰岛素处理(150 nM,6 分钟,中)或胰岛素结合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用 DY-554 phalloidin 对肌动蛋白丝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9

使用 IGF-I Receptor β (D23H3) XP® Rabbit mAb(绿色),对 MCF7 细胞(左)和 SK-UT-1 细胞(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0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4060,对经 SignalStain® Antibody Diluent #8112(左)和 TBST/5% Normal Goat Serum(右)对比处理的石蜡包埋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21

使用 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蓝色)或已经 Human Platelet-Derived Growth Factor AA (hPDGF-AA) #8913(100 ng/ml,15 分钟;绿色)处理的血清饥饿 NIH/3T3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4414 作为二抗。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22

使用 Phospho-GSK-3β (Ser9) (D85E12) XP® Rabbit mAb 对未处理的(蓝色)或经 PDGF 处理(绿色)的 NIH/3T3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3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24

使用 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 Rabbit mAb (绿色)对经胰岛素(100 nM,15 分钟;左图)或 LY294002 #9901(50 μM,2 小时;右图)处理的 C2C1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25

使用 Phospho-GSK-3β (Ser9) (D85E12) XP® Rabbit mAb(绿色)对未处理(左)的、经 LY294002 和渥曼青霉素处理(分别为 #9901 和 #9951;中心)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野生型小鼠胚胎成纤维细胞 (MEF)(顶排)、GSK-3β (-/-) MEF(中间排)或 PC-3 细胞(底排)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MEF 野生型和 GSK-3β (-/-) 细胞由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 Jim Woodgett 博士友情提供)。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6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 SignalSlide® Phospho-Akt (Ser473) IHC Controls #8101(未经处理(左)或经 LY294002 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LNCaP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7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8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PTEN 杂合突变小鼠子宫内膜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组织切片由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Harvard Medical School, Boston, MA 的 Sabina Signoretti 博士惠赠)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9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U-87MG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30

使用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作为对照组,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绿色)或经 LY294002 #9901、Wortmannin #9951 和 U0126 #9903处理(蓝色)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1

使用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绿色),对经 LY294002 处理(左)或经胰岛素处理(右)的 C2C1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 555 phalloidin #8953(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Insulin Receptor β (4B8) Rabbit mAb 3025 20 µl
  • WB
  • IP
H M R 95 兔 IgG
IGF-I Receptor β (D23H3) XP® Rabbit mAb 9750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M R Mk 95 兔 IgG
Phospho-IGF-I Receptor β (Tyr1131)/Insulin Receptor β (Tyr1146) Antibody 3021 20 µl
  • WB
  • IP
H M R 95 兔 
Phospho-Akt (Ser473) (D9E) XP® Rabbit mAb 406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Hm Mk Dm Z B 60 兔 IgG
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 Rabbit mAb 13038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M R Mk 60 兔 IgG
Phospho-GSK-3β (Ser9) (D85E12) XP® Rabbit mAb 5558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M R Hm 46 兔 IgG
Phospho-FoxO1 (Thr24)/FoxO3a (Thr32)/FoxO4 (Thr28) (4G6) Rabbit mAb 2599 20 µl
  • WB
H M Mk 65, 78 to 82, 95 兔 
Phospho-mTOR (Ser2448) (D9C2) XP® Rabbit mAb 5536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Mk 289 兔 IgG
Phospho-Tuberin/TSC2 (Ser939) Antibody 3615 20 µl
  • WB
H M 200 兔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胰岛素/IGF-1 信号转导通路小包装抗体套装(Signaling Pathway Antibody Sampler Kit)提供一种经济合算的方法来检测与胰岛素和/或 IGF-1 信号转导通路有关的特定组分。该试剂盒含有足量的一抗,每种抗体至少可进行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胰岛素受体 β (4B8) 兔单克隆抗体可检测总胰岛素受体 β 的内源水平。它不会与 IGF-IR β 发生交叉反应。IGF-I 受体 β (D23H3) XP® 兔单克隆抗体可检测 IGF-I 受体 β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这种抗体不与胰岛素受体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IGF-I Receptor β (Tyr1131)/Insulin Receptor β (Tyr1146) Antibody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Tyr1131 磷酸化 IGF-I 受体和 Tyr1146 磷酸化胰岛素受体。该抗体与激活的 PDGF、FGF 和 EGF 受体、ErbB2 和c-Met 发生交叉反应。Phospho-Akt (Ser473) (D9E) XP®Rabbit mAb 检测仅在 Ser473 磷酸化后的内源水平的 Akt。Phospho-Akt (Thr308) (D25E6) XP®Rabbit mAb 仅在 Thr308 磷酸化后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Akt1 蛋白。该抗体在 Thr309 磷酸化后也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Akt2 蛋白,或者当 Thr305 磷酸化后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Akt3 蛋白。Phospho-GSK-3β (Ser9) (D85E12) XP®Rabbit mAb 仅在 Ser9 磷酸化后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GSK-3β。该抗体可与牛血清(包括 BSA) 的变性组分发生反应。Phospho-Tuberin/TSC2 (Ser939) Antibody 仅在马铃薯球蛋白在丝氨酸 939 位点被磷酸化时方可检测内源水平的马铃薯球蛋白。该抗体不会与在其他位点被磷酸化的马铃薯球蛋白发生交叉反应。FoxO1、FoxO3a、FoxO4 分别在 Thr24/Thr32/Thr28 位点磷酸化时,Phospho-FoxO1 (Thr24)/FoxO3a (Thr32)/Fox04 (Thr28) (4G6) Rabbit mAb 可检测 FoxO1、FoxO3a、FoxO4 的内源水平。Phospho-mTOR (Ser2448) (D9C2) XP® Rabbit mAb 仅在 Ser2448 磷酸化后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mTOR 蛋白。

使用与人胰岛素受体 β 中 Tyr999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IGF-I 受体 β 蛋白中羧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IGF-I Receptor β 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抗体可经蛋白 A 和肽亲和色谱法进行纯化。使用与人 Akt 的 Ser473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Akt1 蛋白的 Thr308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GSK-3β 的 Ser9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马铃薯球蛋白中 Ser939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质 A 和肽亲和色谱对抗体进行纯化。使用与人 Fox04 的 Thr28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磷酸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mTOR 蛋白的 Ser2448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胰岛素和 IGF-1 作用于两种紧密相关的酪氨酸激酶受体,从而启动信号转导活动级联。这些信号转导事件会激活能够调节细胞生长、存活和代谢的各种生物分子,包括激酶和转录因子。

I 型胰岛素样生长因子受体 (IGF-IR) 是一种跨膜受体酪氨酸激酶,其广泛表达于胎儿和产后组织内的许多细胞系和细胞类型中 (1-3)。激酶结构域中的三个酪氨酸残基 (Tyr1131,Tyr1135,Tyr1136) 是最早期的主要自磷酸化位点 (4)。这三种酪氨酸残基的磷酸化对于激酶激活十分重要 (5,6)。胰岛素受体 (IR) 与 IGF-I 受体在结构和功能方面显著相似,包括在激酶结构域激活环内存在相当的酪氨酸簇(Tyr1146/1150/1151)。IR 的酪氨酸自磷酸化是对胰岛素刺激产生的最早细胞应答之一 (7)。自磷酸化从 Tyr1146 和 Tyr1150 或 Tyr1151 位点开始磷酸化,同时完全的激酶激活需要三重酪氨酸磷酸化 (8)。

Akt(也称 PKB 或 Rac)在控制存活和凋亡中发挥关键作用 (9-11)。这种蛋白激酶由胰岛素和多种生长和存活因子激活,并在涉及 PI3 激酶的 wortmannin 敏感通路中发挥作用 (10,11)。通过磷脂结合过程并由 PDK1 在 Thr308 位点磷酸化激活环 (12) ,以及通过羧基末端内部 Ser473 处的磷酸化激活 Akt。曾经功能难以捉摸的PDK2可在 Ser473 处磷酸化 Akt ,它被鉴定为在含 rictor 和 Sin1 的雷帕霉素中的非敏感复合体中哺乳动物雷帕霉素靶标(mTOR) (13,14)。

马铃薯球蛋白是 TSC2 抑癌基因的一种产物,也是细胞增殖和肿瘤发生的一个重要调节分子 (15)。PI3K 激活时,马铃薯球蛋白在 Ser939 和 Thr1462 位点被磷酸化,并且人 TSC 复合体是 PI3K/Akt 通路的一个直接生化靶标 (16)。这样的结果补充说明了许多果蝇遗传学研究,其中研究表明马铃薯球蛋白-错构瘤蛋白复合体可能与 PI3K/Akt 介导的胰岛素通路有关 (17-19)。

哺乳动物 rapamycin 靶标蛋白 (mTOR, FRAP, RAFT) 是一种丝氨酸/苏氨酸蛋白激酶 (20-22),可作为 ATP 和氨基酸感应蛋白来平衡营养可用性和细胞生长 (23,24)。当有足够的营养可用时,mTOR 响应磷脂酸介导的信号,将正向信号传送到 p70 S6 激酶,并参与 eIF4E 抑制因子 4E-BP1 的失活 (25)。这些活动导致特定 mRNA 亚群的翻译。mTOR 通过 PI3 激酶/Akt 信号转导通路在 Ser2448 位点被磷酸化,并在 Ser2481 位点发生自磷酸化 (26,27)。

叉头转录因子家族与横纹肌肉瘤和急性白血病的发生有关 (28-30)。这个家族中,三个成员(FoxO1、FoxO4、 FoxO3a)与线虫的同源基因 DAF-16 具有序列相似度,而 DAF-16 信号转导包括 IGFR1,PI3K 和 Akt 在内的信号通路 (31-33)。活化的 forkhead 成员作为抑癌基因,促进细胞周期阻滞和凋亡。Forkhead 转录因子通过 Akt 在 Thr24、Ser256 和 Ser319 位点的磷酸化灭活时,增殖增加,导致出核和转录因子活性受到抑制 (34)。

糖原合成酶激酶-3 (GSK-3) 最初被发现是一种在胰岛素刺激下调节糖原合成的酶 (35)。GSK-3 是 PI3K/Akt 细胞生存通路的重要下游组分,其活性可被 Akt 介导的 GSK-3α Ser21 和 GSK-3β Ser9 的磷酸化抑制 (36,37)。

  1. Adams, T.E. et al. (2000) Cell Mol Life Sci 57, 1050-93.
  2. Baserga, R. (2000) Oncogene 19, 5574-81.
  3. Scheidegger, K.J. et al. (2000) J Biol Chem 275, 38921-8.
  4. Hernández-Sánchez, C. et al. (1995) J Biol Chem 270, 29176-81.
  5. Lopaczynski, W. et al. (2000)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79, 955-60.
  6. Baserga, R. (1999) Exp Cell Res 253, 1-6.
  7. White, M.F. et al. (1985) J Biol Chem 260, 9470-8.
  8. White, M.F. et al. (1988) J Biol Chem 263, 2969-80.
  9. Franke, T.F. et al. (1997) Cell 88, 435-7.
  10. Burgering, B.M. and Coffer, P.J. (1995) Nature 376, 599-602.
  11. Franke, T.F. et al. (1995) Cell 81, 727-36.
  12. Alessi, D.R. et al. (1996) EMBO J 15, 6541-51.
  13. Sarbassov, D.D. et al. (2005) Science 307, 1098-101.
  14. Jacinto, E. et al. (2006) Cell 127, 125-37.
  15. Soucek, T. et al. (1998)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5, 15653-8.
  16. Manning, B.D. et al. (2002) Mol Cell 10, 151-62.
  17. Gao, X. and Pan, D. (2001) Genes Dev 15, 1383-92.
  18. Potter, C.J. et al. (2001) Cell 105, 357-68.
  19. Tapon, N. et al. (2001) Cell 105, 345-55.
  20. Sabers, C.J. et al. (1995) J Biol Chem 270, 815-22.
  21. Brown, E.J. et al. (1994) Nature 369, 756-8.
  22. Sabatini, D.M. et al. (1994) Cell 78, 35-43.
  23. Gingras, A.C. et al. (2001) Genes Dev 15, 807-26.
  24. Dennis, P.B. et al. (2001) Science 294, 1102-5.
  25. Fang, Y. et al. (2001) Science 294, 1942-5.
  26. Navé, B.T. et al. (1999) Biochem J 344 Pt 2, 427-31.
  27. Peterson, R.T. et al. (2000) J Biol Chem 275, 7416-23.
  28. Anderson, M.J. et al. (1998) Genomics 47, 187-99.
  29. Galili, N. et al. (1993) Nat Genet 5, 230-5.
  30. Borkhardt, A. et al. (1997) Oncogene 14, 195-202.
  31. Nakae, J.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15982-5.
  32. Rena, G.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17179-83.
  33. Guo, S.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17184-92.
  34. Arden, K.C. (2004) Mol Cell 14, 416-8.
  35. Welsh, G.I. et al. (1996) Trends Cell Biol 6, 274-9.
  36. Srivastava, A.K. and Pandey, S.K. (1998) Mol Cell Biochem 182, 135-41.
  37. Cross, D.A. et al. (1995) Nature 378, 785-9.
Entrez-Gene Id
207 , 208 , 10000 , 2308 , 2309 , 4303 , 3480 , 3643 , 2475 , 7249
Swiss-Prot Acc.
P31749 , P31751 , Q9Y243 , Q12778 , O43524 , P98177 , P08069 , P06213 , P42345 , P49815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CST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SignalStain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Alexa Fluor 是 Life Technologies 公司的注册商标。
DRAQ5 是 Biostatus Limited 的注册商标。
Tween 是 ICI Americas, Inc. 的注册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上游 / 下游

通路图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