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89985
Huntingtin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Huntingtin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89985

引用 (0)

使用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 #13586 对不同细胞系和大鼠脾脏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2435 对 NIH/3T3 和 3T3-L1 细胞(已分化 6 天)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CF1 Antibody #6255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

使用 SUMO-1 (C9H1) Rabbit mAb #4940 对重组 GST-SUMO-1 蛋白 (38 kDa) 与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 #2527 对 293 和 COS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tBP1 (D2D6) Rabbit mAb #8684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酶解染色质免疫共沉淀试剂盒 #9005 对 HDLM-2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 PPARγ (C26H12) 兔单克隆抗体或正常兔 IgG #2729 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人源 FOXN3 内含子 3 引物 #95568、人源 STON2 内含子 4 引物 和 SimpleChIP® 人源 α 卫星重复序列引物 #4486 进行实时 PCR 来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CtBP1 (D2D6) Rabbit mAb(绿色)对 293T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经过 UV ((100 J/m2之后 3 小时恢复)处理的 HCT116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p53 (7F5)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采用 SimpleChIP® Human CDKN1A Promoter Primers #6449、human MDM2 intron 2 primers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定量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SUMO-1 (C9H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impleChIP®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3,对经 Human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hTNF-α) #8902 (30 ng/ml,1 小时)处理的 HeLa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Human IκBα Promoter Primers #5552、人 IL-8 启动子引物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的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ACF1 Antibody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在分化细胞中显示胞核定位的 PPARγ (C26H12A8) Rabbit mAb(红色)对 3T3-L1 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用 BODIPY 493/503(绿色)标记脂肪滴。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下,使用 CtBP1 (D2D6)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蓝色)对 HT-29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并比较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

使用 SUMO-1 (C9H1) Rabbit mAb 对重组 GST-SUMO-1 蛋白 (38 kDa) 与 Jurka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与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相比的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蓝色),对 C2C12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4414 作为二抗。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未分化(左)或已分化(右)的 3T3-L1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tBP1 (D2D6)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鳞状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绿色) 对 HT-29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

使用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绿色),对 C2C1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而 C2C12 细胞为未处理(左)或经 Mouse Tumor Necrosis Factor-α (mTNF-α) #5178(20 ng/ml,30 分钟;右)进行处理。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褐色脂肪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tBP1 (D2D6)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NF-κB1 (D4P4D) Rabbit mAb(泳道 3),对 Raji 细胞提取物的 NF-κB1 p105/p50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使用 Mouse Anti-rabbit IgG (Light-Chain Specific) (L57A3) mAb #3677 作为二抗。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 NIH/3T3 和 3T3-L1 细胞(分化 6 天)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tBP1 (D2D6) Rabbit mAb 对来自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对不同细胞系和大鼠脾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T-29(左)和 SaOs-2(右)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 p53-阴性 SaOs-2 细胞中的染色不足情况。

使用 p53 (7F5) Rabbit mAb 对 293 和 COS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89985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89985T
1 个试剂盒(6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2435 20 µl
  • WB
  • IHC
  • IF
  • ChIP
H M 53, 57 兔 IgG
CtBP1 (D2D6) Rabbit mAb 8684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Mk 47 兔 IgG
p53 (7F5) Rabbit mAb 2527 20 µl
  • WB
  • IHC
  • IF
  • F
  • ChIP
H Mk 53 兔 IgG
SUMO-1 (C9H1) Rabbit mAb 4940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Mk 兔 IgG
NF-κB1 p105/p50 (D4P4D) Rabbit mAb 13586 20 µl
  • WB
  • IP
  • IF
  • F
  • ChIP
H M R 50 Active form. 120 Precursor 兔 IgG
ACF1 Antibody 6255 20 µl
  • WB
H Mk 203 兔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Huntingtin Interac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探测与 Huntingtin (Htt) 相互作用的转录相关蛋白的经济方法。该试剂盒含有足够的抗体,每种一抗可进行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除非另有说明,否则每个抗体都会识别总靶标蛋白的内源水平。SUMO-1 (C9H1) Rabbit mAb 可检测重组 SUMO-1 以及苏素化的蛋白内源水平(例如,90 kD 的 SUMO-1-RanGAP)。SUMO-1 (C9H1) Rabbit mAb 无法探测重组 SUMO-2 或 SUMO-3。ACF1 Antibody 可识别 ACF1 总蛋白(同工型 1 和 2)的内源水平。

来源/纯化

使用人 PPARγ 的 Asp69、人 CtBP1 蛋白的氨基末端、全长人 p53 融合蛋白、人 SUMO-1 的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或小鼠源 NF-kB1 P105/p50 蛋白的 Ile415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人 ACF1 蛋白 Met864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 γ(PPARG) 是配体激活的核受体超家族成员,作为转录激活剂发挥作用 (1)。除了在介导脂肪生成和脂质代谢中起作用 (2),PPAR γ 还调节胰岛素敏感性、细胞增殖和炎症 (3)。CtBP1 能够通过其内在脱氢酶活性 (4,5) 并且在发育期间通过与多梳组别 (PcG) 蛋白相互作用 (6) 调节基因活性。连同其同源物 CtBP2 一起,它充当锌指同源域因子 δEF1 的转录共阻遏蛋白,以通过反式阻抑机制调节广泛类型的细胞过程 (7)。p53 肿瘤抑制蛋白在 DNA 损伤和其他基因组畸变的细胞应答中起重要作用。p53 激活会导致细胞周期停滞以及 DNA 修复或凋亡 (8)。DNA 损伤会诱导 p53 在 Ser15 和 Ser20 位点磷酸化,导致 p53 和负调节分子(肿瘤蛋白 MDM2)之间的相互作用减弱 (9)。MDM2 通过靶向 p53 泛素化和蛋白酶体降解抑制 p53 的积聚 (10,11)。磷酸化会损坏 MDM2 结合 p53 的能力,促进 p53 在 DNA 损伤时的累积和激活 (9,12)。乙酰化对应激反应中 p53 蛋白的累积发挥积极作用 (13)。p53 通过与 SIRT1 蛋白相互作用,发生去乙酰化,而 SIRT1 蛋白是参与细胞衰老和 DNA 损伤应激的去乙酰化酶 (14)。小泛素相关修饰物 1、 2 和 3(SUMO-1, -2 和 -3)是泛素样蛋白家族的成员 (15)。SUMO-1、 -2 或 -3 (苏素化)与靶标蛋白的共价结合与泛素化类似。泛素和个别 SUMO 家族成员均靶定具有多种生物功能的不同蛋白。泛素主要调节其靶标的降解 (1)。相反,SUMO-1 接合至 RanGAP、PML、p53 和 IkB-α,以调节核运输、亚核结构的形成、转录活性的调节和蛋白质稳定性 (16-20)。核因子 kappaB (NF-kB)/Rel 家族的转录因子在炎症及免疫反应中发挥关键作用 (21, 22)。在未受刺激细胞中,NF-kB 在细胞浆中被 IkB 抑制蛋白所隔绝 (23-25)。NF-kB-激活剂可以诱发 IkB 蛋白的磷酸化,靶向这些蛋白通过泛素-蛋白酶体通路进行快速降解,并释放 NF-kB 进入调节基因表达的胞核 (26-28)。ACF1 (BAZ1A) 在发育 (29)、染色质结构调节 (30)和 DNA 损伤反应中有明显作用 (31, 32)。不同发育阶段指导果蝇中 ACF1 的表达,并且果蝇发育期间 ACF1 表达改变导致脱离正常染色质组织 (29)。

  1. Chehab, N.H. et al. (1999)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96, 13777-82.
  2. Levine, A.J. (1997) Cell 88, 323-31.
  3. Baeuerle, P.A. and Henkel, T. (1994) Annu Rev Immunol 12, 141-79.
  4. Ho, L. and Crabtree, G.R. (2010) Nature 463, 474-84.
  5. Balasubramanian, P. et al. (2003) FEBS Lett 537, 157-60.
  6. Schwartz, D.C. and Hochstrasser, M. (2003) Trends Biochem Sci 28, 321-8.
  7. Baeuerle, P.A. and Baltimore, D. (1996) Cell 87, 13-20.
  8. Chioda, M. et al. (2010) Development 137, 3513-22.
  9. Haskill, S. et al. (1991) Cell 65, 1281-9.
  10. Shieh, S.Y. et al. (1997) Cell 91, 325-34.
  11. Matunis, M.J. et al. (1996) J Cell Biol 135, 1457-70.
  12. Thompson, J.E. et al. (1995) Cell 80, 573-82.
  13. Sánchez-Molina, S. et al. (2011) Nucleic Acids Res 39, 8445-56.
  14. Furusawa, T. et al. (1999) Mol Cell Biol 19, 8581-90.
  15. Tibbetts, R.S. et al. (1999) Genes Dev 13, 152-7.
  16. Whiteside, S.T. et al. (1997) EMBO J 16, 1413-26.
  17. Lan, L. et al. (2010) Mol Cell 40, 976-87.
  18. Honda, R. et al. (1997) FEBS Lett 420, 25-7.
  19. Traenckner, E.B. et al. (1995) EMBO J 14, 2876-83.
  20. Tontonoz, P. et al. (1995) Curr Opin Genet Dev 5, 571-6.
  21. Sewalt, R.G. et al. (1999) Mol Cell Biol 19, 777-87.
  22. Scherer, D.C. et al. (1995) Proc Natl Acad Sci USA 92, 11259-63.
  23. Chen, Z.J. et al. (1996) Cell 84, 853-62.
  24. Rosen, E.D. et al. (1999) Mol Cell 4, 611-7.
  25. Murphy, G.J. and Holder, J.C. (2000) Trends Pharmacol Sci 21, 469-74.
  26. Kumar, V. et al. (2002) Mol Cell 10, 857-69.
  27. Duprez, E. et al. (1999) J Cell Sci 112 ( Pt 3), 381-93.
  28. Gostissa, M. et al. (1999) EMBO J 18, 6462-71.
  29. Rodriguez, M.S. et al. (1999) EMBO J 18, 6455-61.
  30. Desterro, J.M. et al. (1998) Mol Cell 2, 233-9.
  31. Ito, A. et al. (2001) EMBO J 20, 1331-40.
  32. Solomon, J.M. et al. (2006) Mol Cell Biol 26, 28-38.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