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89947
ER Stress-induce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ER Stress-induced Autophagy Antibody Sampler Kit #89947

引用 (0)

使用与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作为 BiP (C50B12) Rabbit mAb(蓝色)的对照,对 A204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术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eIF2α (D7D3)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psho-eIF2α (Ser51) (D9G8)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的(左)或经 λ 磷酸酶处理(右)的石蜡包埋人结肠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tg12 (D88H11)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eclin-1 (D40C5)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JNK1 (2C6) Mouse mAb 对未经转染(泳道 1)、空载转染(泳道2)或经 SignalSilence® SAPK/JNK siRNA I #6232(泳道 3)或 SignalSilence® SAPK/JNK siRNA II #6233(泳道 4)转染 72 小时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的(左)或经紫外线处理(右)的石蜡包埋 293T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它可在酶催化的分解期间发光。

使用 BiP (C50B12) Rabbit mAb 对冰冻 SKOV-3 异种种植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eIF2α (D7D3)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结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eIF2α (Ser51) (D9G8)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eclin-1 (D40C5) XP® Rabbit mAb #3495(上)或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2125(下)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SignalSilence® Beclin-1 siRNA I #6222 (+) 或 SignalSilence® Beclin-1 siRNA II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Beclin-1 (D40C5) XP® Rabbit mAb 可确认 Beclin-1 的表达沉默,而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则用作观察上样量和 Beclin-1 siRNA 的特异性。

使用 JNK1 (2C6) Mouse mAb 对未经处理的或经紫外线处理(40 J/m2,30 min 恢复)的指定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在对照肽(左)或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Blocking Peptide #1215(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iP (C50B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恶性胶质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 Hela 细胞裂解物进行免疫沉淀/蛋白质印迹分析。泳道 1 包含裂解物 input (10%),泳道 2 使用非特异性兔 IgG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3 使用 eIF2α (D7D3) XP® Rabbit mAb #5324 进行免疫沉淀。使用 eIF2α (L57A5) Mouse mAb #2103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eIF2α (Ser51) (D9G8)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组织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的或经紫外线处理的 293 细胞、未经处理或经紫外线处理的 NIH/3T3 细胞、或未经处理或经 anisomycin 处理的 C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iP (C50B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eIF2α (D7D3)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eIF2α (Ser51) (D9G8) XP® Rabbit mAb (上)或 eIF2α Antibody #9722(下)对未经处理的或经 Thapsigargin 处理的 C2C12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iP (C50B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对照物肽(左)或 BiP Blocking Peptide #1084(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BiP (C50B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iP (C50B12)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89947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89947T
1 个试剂盒(7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BiP (C50B12) Rabbit mAb 3177 20 µl
  • WB
  • IHC
  • F
H M 78 兔 IgG
eIF2α (D7D3) XP® Rabbit mAb 5324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Mk 38 兔 IgG
Phospho-eIF2α (Ser51) (D9G8) XP® Rabbit mAb 3398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Mk Dm 38 兔 IgG
Atg12 (D88H11) Rabbit mAb 4180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16, 55 兔 IgG
Beclin-1 (D40C5) Rabbit mAb 3495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60 兔 IgG
JNK1 (2C6) Mouse mAb 3708 20 µl
  • WB
H M R Mk 46, 54 小鼠 IgG1
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4668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R Dm Sc 46, 54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 100 µl
  • WB
马 

产品说明

ER Stress-induced Antibody Sampler Kit 包含研究细胞内内质网应激诱导的信号转导试剂。试剂盒所含各种一抗均足够进行 4 次蛋白质印迹分析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ER Stress-induced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都能检测其靶标蛋白的内源水平。Phospho-eIF2α (Ser51) (D9G8) XP® Rabbit mAb 仅在 Ser51 位点被磷酸化时检测 eIF2α 内源性水平。这种抗体不能检测在其他位点被磷酸化的 elF2α。Phospho-SAPK/JNK (Thr183/Tyr185) (81E11) Rabbit mAb 仅在 Thr183 和 Tyr185 位点被磷酸化时检测 p46 和 p54 SAPK/JNK 的内源水平。该抗体可与被磷酸化的 p44/42 或 p38 MAP 激酶发生交叉反应。JNK1 (2C6) Mouse mAb 可检测 JNK1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该种抗体可与重组 JNK2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抗体不与 JNK3 蛋白发生交叉反应。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BiP Gly584 周围的残基、人 Atg12 蛋白 Ser36 周围的残基、人 Beclin-1 Thr72 周围的残基、人 eIF2α Ser51 周围的残基、人 SAPK/JNK Thr183/Tyr185 周围的残基、纯化重组人 eIF2α 的残基以及人 JNK1 氨基末端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内质网 (ER) 是一种细胞器,在真核细胞中具有重要的生物合成和信号转导功能 (1)。分泌和跨膜蛋白在多核糖体上合成后,这些蛋白转位到内质网中,并在内质网中通常通过二硫键形成、氨基糖基化和折叠进行修饰。不同的生理和病理情况会干扰内质网中正常的蛋白质折叠,进而导致内质网应激 (1)。内质网应激会激活细胞内称作非折叠蛋白反应 (UPR) 和自噬信号转导通路,以避免细胞死亡 (2)。UPR 的主要作用在于通过关闭蛋白质翻译和基因转录来增强内质网折叠能力,进而改善内质网蛋白载荷(2)。另一方面,自噬是一种自噬溶酶体降解大部分细胞浆内容物的分解代谢过程 (3,4)。辅助正常蛋白质折叠的其中一个分子伴侣是结合免疫球蛋白 (BiP) (5,6)。 BiP 结合到折叠错误的蛋白质上,防止形成聚集物,并帮助重新正确折叠 (7)。已在酵母中大量发现自噬的分子机制,被称为‭自‭噬‭基‭‬因‭ (Atg)。自噬体的形成涉及一个泛素样接合体系,其中,Atg12 共价结合 Atg5,并靶向至自噬小泡 (8-10)。Beclin-1 是自噬过程中的关键蛋白之一,是哺乳动物中与酵母自噬蛋白 Apg6/Vps30 同源的基因 (11)。Beclin-1 可以补充由 Apg6 损失而造成的酵母自噬缺陷,在哺乳动物细胞中过表达时,可刺激细胞自噬 (12)。哺乳动物 Beclin-1 最初是从酵母双杂交筛选 Bcl-2 相互作用蛋白中分离出来,并且已经证明可以与 Bcl-2 和 Bcl-xL 相互作用,而不能与 Bax 或 Bak 相互作用 (13)。研究证明在不同的应激条件下真核生物起始因子 2 (eIF2) α亚型的磷酸化可下调蛋白质的合成。eIF2 结合 GTP 和 Met-tRNAi,并将 Met-tRNA 转染到 40S 亚基,形成 43S 前起始复合体 (14,15)。病毒感染 (PKR)可激活激酶,从而磷酸化 eIF2 α 亚基 (16,17)。IFN-γ 和 TNF-α 诱导 PKR ,进而诱导 eIF2α 在 Ser51 位点的高度磷酸化 (18,19)。三个 SAPK/JNK 基因均经过选择性剪切,产生多种同工型 (20)。IRE1 是一种跨膜丝氨酸/苏氨酸激酶 (21,22),在内质网应激的早期阶段通过其激酶活性激活 SAPK/JNK,进而诱导形成自噬体 (23)。

  1. Verfaillie, T. et al. (2010) Int J Cell Biol 2010, 930509.
  2. Ogata, M. et al. (2006) Mol Cell Biol 26, 9220-31.
  3. Urano, F. et al. (2000) Science 287, 664-6.
  4. Reggiori, F. and Klionsky, D.J. (2002) Eukaryot Cell 1, 11-21.
  5. Wabl, M. and Steinberg, C. (1982)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79, 6976-8.
  6. Kimball, S.R. (1999) Int J Biochem Cell Biol 31, 25-9.
  7. Codogno, P. and Meijer, A.J. (2005) Cell Death Differ 12 Suppl 2, 1509-18.
  8. Haas, I.G. and Wabl, M. (2002) Nature 306, 387-9.
  9. Kametaka, S. et al. (1998) J Biol Chem 273, 22284-91.
  10. de Haro, C. et al. (1996) FASEB J 10, 1378-87.
  11. Nikawa, J. and Yamashita, S. (1992) Mol Microbiol 6, 1441-6.
  12. Liang, X.H. et al. (1999) Nature 402, 672-6.
  13. Kaufman, R.J. (1999) Genes Dev 13, 1211-33.
  14. Kyriakis, J.M. and Avruch, J. (2001) Physiol Rev 81, 807-69.
  15. Cox, J.S. et al. (1993) Cell 73, 1197-206.
  16. Mizushima, N. et al. (1998) J Biol Chem 273, 33889-92.
  17. Liang, X.H. et al. (1998) J Virol 72, 8586-96.
  18. Sheikh, M.S. and Fornace, A.J. (1999) Oncogene 18, 6121-8.
  19. Mizushima, N. et al. (1998) Nature 395, 395-8.
  20. Cheshire, J.L.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4801-6.
  21. Suzuki, K. et al. (2001) EMBO J 20, 5971-81.
  22. Zamanian-Daryoush, M. et al. (2000) Mol Cell Biol 20, 1278-90.
  23. Kohno, K. et al. (1993) Mol Cell Biol 13, 877-90.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