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31549
Cancer Associated Fibroblast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Cancer Associated Fibroblast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31549

引用 (0)

使用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 (dashed lines)(虚线),对 Jurkat 细胞(蓝色)和 IMR-32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小肠(左图)和骨骼肌(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lpha-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在 Leica® Bond™ Rx 上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绿色)对血清饥饿(左图)或已经 PDGF 处理(右图)的 NIH/3T3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MCF7 细胞(蓝色)和 HeLa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Vimentin (D21H3) Rabbit mAb(绿色)对 SNB19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FAP (E1V9V) Rabbit mAb(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 U-138 MG 细胞(左图,阳性)和 SK-MEL-28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在有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S100A4 (D9F9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绿色)对 A-204 (左图)和 U-87 MG (右图)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对冰冻的 U-87MG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与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和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蓝色),对 HeLa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对 M14 细胞提取物 FAP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FAP (E1V9V) Rabbit mAb。使用 FAP (E1V9V) Rabbit mAb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使用 S100A4 (D9F9D)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R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成胶质细胞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阑尾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FAP (E1V9V)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S100A4 (D9F9D) Rabbit mAb(泳道 3),对 A172 细胞提取物 S100A4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S100A4 (D9F9D)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DGR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导管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成胶质细胞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100A4 (D9F9D) Rabbit mAb 对 A172 和 Hela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在有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U-118 MG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且显示膜定位的 U-87MG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HCC827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小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结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对未经处理或已经 PDGF-BB 处理的 NIH/3T3 和人骨骼肌细胞 (SKMC) 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 #5741(上图)或 β-actin (13E5) Rabbit mAb #4970(下图)对未处理的 (-) 或 Vimentin 敲除型 (+)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骨骼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小肠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小鼠结肠组织提取物 α-平滑肌肌动蛋白进行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上图)和 GAPDH #5174(下图),对不同人、小鼠和大鼠组织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正如预期,骨骼肌样品的 α-平滑肌肌动蛋白表达呈阴性。

购买 # 31549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31549T
1 个试剂盒(6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3174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190 兔 IgG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1924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42 兔 IgG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3169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190 兔 IgG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 5741 20 µl
  • WB
  • IHC
  • IF
  • F
H M R Mk 57 兔 IgG
FAP (E1V9V) Rabbit mAb 66562 20 µl
  • WB
  • IP
  • IF
H 90 兔 IgG
S100A4 (D9F9D) Rabbit mAb 13018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12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癌症相关的 Fibroblast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来检测报告在癌症相关纤维细胞 (CAFS) 中表达的蛋白。该试剂盒包含的抗体足以使用每种一抗进行两次蛋白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总 α-平滑肌蛋白。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PDGFRα。该抗体会与过表达的 PDGFRβ 发生交叉反应。在某些组织中观察到使用该抗体进行胞核染色。这种染色的特异性尚且未知。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 PDGF 受体 β 蛋白。该抗体会与高度过表达的 PDGF 受体 α 发生交叉反应。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 可检测内源水平的总波形蛋白。FAP (E1V9V) Rabbit mAb 可检测 FAP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S100A4 (D9F9D) Rabbit mAb 可识别内源水平的 S100A4 总蛋白。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α-平滑肌肌动蛋白中氨基末端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α-Smooth Muscle Actin (D4K9N) XP® Rabbit mAb。使用与人 PDGFRα 中羧基末端序列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PDGF Receptor α (D1E1E) XP® Rabbit mAb。使用含有人 PDGF 受体 β 的羧基末端片段的 GST 融合蛋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PDGF Receptor β (28E1) Rabbit mAb。使用与人 vimentin 蛋白 Arg45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Vimentin (D21H3) XP® Rabbit mAb。使用与人 FAP 蛋白中 Ala497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FAP (E1V9V) Rabbit mAb。使用与人 S100A4 蛋白中 Ala54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 S100A4 (D9F9D) Rabbit mAb。

背景

肿瘤微环境(TME)已被证明在肿瘤的发生、发展和转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许多因素导致 TME 的性质,例如免疫细胞的存在;T 细胞、B 细胞和自然杀伤(NK)细胞以及更广泛的环境因素,例如细胞外基质(ECM)硬度、低氧和间质压。 在所有这些各种因素中,已显示成纤维细胞在肿瘤发展中起着关键作用。

已经对成纤维细胞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但是,关于成纤维细胞对 TME 的影响尚待进一步研究。在肿瘤发展过程中,高活化成纤维细胞的亚群在 TME 中变得突出,这些细胞中细胞因子和趋化因子的分泌促进了促肿瘤发生活性。这些高度异质的成纤维细胞群统称为 CAF(癌相关成纤维细胞)。

由于 CAF 人群中的可塑性和可变性很高,研究人员很难定义这些细胞的通用标记。代替单个标记,目前使用多种标记来调查 CAF。PDGFRα 和 PDGFRβ 是用于鉴定成纤维细胞的常用标记,尽管 PDGFRα 在较大的成纤维细胞群体中表达更为广泛。 α-平滑肌肌动蛋白被广泛用于鉴定 CAF,但是一些报告表明,并不是所有功能活跃的 CAF 都能表达它。FSP-1/S100A4 由间充质起源细胞表达。尽管通常用作 CAF 标记,但并非所有存在于肿瘤中的成纤维细胞都表达它。一些报告甚至建议它成为静态成纤维细胞的标记。传统上,成纤维细胞活化蛋白或 FAP 与组织修复、纤维化和细胞外基质降解有关。FAP 最近被描述为 CAF 的有用标记。Vimentin 能够强烈表征间质表型细胞。它经常用作 CAF 的一种标志物,但要注意的是,它在所有类型的成纤维细胞和许多其他细胞类型(例如巨噬细胞和脂肪细胞)以及在经历了上皮-间质细胞转换(EMT)的上皮细胞中也高度表达(在1,2中进行了审核)。

  1. LeBleu, V.S. and Kalluri, R. (2018) Dis Model Mech 11, pii: dmm029447. doi: 10.1242/dmm.029447.
  2. Nurmik, M. et al. (2019) Int J Cancer, doi: 10.1002/ijc.32193.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美国专利号 5675063。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