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72159
B Cell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一抗

B Cell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72159

引用 (0)

使用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 对人全血淋巴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细胞使用 CD19-APC 和 CD3-PE 抗体共染色,以便对 B 细胞(绿色)和 T 细胞(蓝色)进行 CD79A 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Phospho-CD79A (Tyr182) Antibody 对未经处理(蓝色)或经 IgM 处理(绿色)的 Ramos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在 Leica® Bond™ Rx 上对石蜡包埋的人子宫内膜样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CD19 (Tyr531) Antibody(上)和对照物 CD19 Antibody #3574(下),对未经处理或经抗人 IgM 处理(12 µg/ml,2 分钟)的 Ramos 细胞 SDS 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hospho-Btk (Tyr223) (D1D2Z) 兔单克隆抗体,对血清饥饿过夜之后经抗人 IgM(12 ug/ml,10 分钟)处理的 Ramos 细胞的 Phospho-Btk (Tyr223)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input,泳道 2 是 兔 (DA1E) 单克隆抗体 IgG XP® 同型对照 #3900,泳道 3 是 Phospho-Btk (Tyr223) (D1D2Z) 兔单克隆抗体 (1:50),而泳道 4 是 Phospho-Btk (Tyr223) (D1D2Z) 兔单克隆抗体 (1:100)。使用 Phospho-Btk (Tyr223) (D1D2Z) 兔单克隆抗体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以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红色)作为对照,使用 Syk (D3Z1E) XP® Rabbit mAb(蓝色)对 RL-7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4414 用作二抗。

使用 Phospho-Syk (Tyr525/526) (C87C1) Rabbit mAb,对未经处理(蓝色)或抗 IgM 处理(绿色)的 Ramos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 F(ab')2 Fragment (PE Conjugate) #8885 用作二抗。

使用 Phospho-BLNK (Tyr96) Antibody 对对照或抗人 IgM 处理(12 µg/ml,2 分钟)的 Ramos 细胞 SDS 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根据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流式备选实验步骤,对人体全血进行固定、裂解和通透,并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进行染色。使用 CD3-PE 和 CD19-APC 对样本进行共染色,以分别区分 T 细胞亚群和 B 细胞亚群。B(红色)和 T(蓝色)细胞群门被应用于描绘 Btk 的平均荧光强度的直方图。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在 Leica® Bond™ Rx 上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CD79A (Tyr182) Antibody(绿色),对未经处理(左)或 IgM 处理(中)的 Ramos 细胞、Jurkat 细胞(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Btk (Tyr23) (D1D2Z) 兔单克隆抗体(上图)或 Btk (D6H5) 兔单克隆抗体 #8547(下图),对血清饥饿过夜之后经载体处理(通道 1)、以抗人 IgM 处理(12 μg/ml,10分钟;通道2)或在抗 IgM 处理前使用 Ibrutinib #16483(1μM,60 分钟)预处理(通道 3)的 Daudi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yk (Tyr525/526) (C87C1) Rabbit mAb(绿色),对血清饥饿(过夜;左)或经 IgM 处理(12 ug/ml,2 分钟;右)的 Ramos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Btk (D3H5) 兔单克隆抗体(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Daudi 细胞(绿色)和 Jurkat 细胞(蓝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抗兔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用作二抗。

使用 Phospho-CD79A (Tyr182) Antibody(上)或 CD79A Antibody #3351(下),对未经处理或经抗人 IgM 处理(12 µg/ml,10 分钟)的 Ram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hospho-Syk (Tyr525/526) (C87C1) Rabbit mAb(上)或 Syk Antibody #2712(下),对未经处理或经抗 IgM 处理的 Ram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在对照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在有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脏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炎症细胞的染色。

使用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Syk(D3Z1E) XP® Rabbit mAb(泳道 3)对 SR 细胞提取物 Syk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 B 细胞淋巴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未经处理 (-) 或经肽 N-糖苷酶 F 处理 (+) 的 Ramos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结肠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正如预期的一样,未在 U-937 细胞或 Raw 264.7 细胞中检测到 CD19 蛋白。

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卵巢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注意炎症细胞的染色。

使用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肽 N-糖苷酶 F (+) 处理的 Daudi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细胞沉淀物、Ramos(左图)或 Jurkat(右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Btk (D3H5)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72159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72159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CD79A (D1X5C) XP® Rabbit mAb 13333 20 µl
  • WB
  • IHC
  • F
H 45-55 兔 IgG
Phospho-CD79A (Tyr182) Antibody 5173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45-55 兔 
CD19 (D4V4B) XP® Rabbit mAb 90176 20 µl
  • WB
  • IP
  • IHC
H M 95 兔 IgG
Phospho-CD19 (Tyr531) Antibody 3571 20 µl
  • WB
  • IP
H 95 兔 
Phospho-Btk (Tyr223) (D1D2Z) Rabbit mAb 87457 20 µl
  • WB
  • IP
H M 78 兔 IgG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13198 20 µl
  • WB
  • IP
  • IHC
  • F
H M R 72 兔 IgG
Phospho-Syk (Tyr525/526) (C87C1) Rabbit mAb 2710 20 µl
  • WB
  • IP
  • IF
  • F
H 72 兔 IgG
Phospho-BLNK (Tyr96) Antibody 3601 20 µl
  • WB
  • IP
H 68, 70 兔 
Btk (D3H5) Rabbit mAb 8547 20 µl
  • WB
  • IP
  • IHC
  • F
H M 77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B Cell Signaling Antibody Sampler Kit II 是一种经济合算的方式,可检测通常与 B 细胞激活相关的关键信号转导蛋白。提供的抗体可检测蛋白水平和磷酸化状态。该试剂盒含有足量的一抗,每种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试剂盒包含的所有抗体,可检测各自靶蛋白的内源水平。

来源/纯化

使用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该抗体可采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进行纯化。使用人重组蛋白或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在 B 细胞表面发现的抗原受体,包含一种由 CD79A 和 CD79B(也分别称 Ig α 和 Ig ß)构成的异二聚体信号转导组分。此受体复合体的存在对 B 细胞发育和功能至关重要。抗原结合先于 CD79A 和 CD79B 异二聚体的形成、后续受体相关激酶的激活。小鼠 CD79A 的 Tyr182(对应人 CD79A 的 Tyr188)是 CD79A 免疫受体酪氨酸激活基序 (ITAM) 中两个关键酪氨酸残基中的一个,酪氨酸残基被 Src 家族激酶(如 Lyn 和 Blk)磷酸化,并在免疫受体激活后的信号转导调节中发挥关键作用。

Syk 是一种在造血细胞胞内信号转导中起重要作用的蛋白酪氨酸激酶 (1-3)。Syk 能够与免疫受体胞浆域的免疫受体酪氨酸激活基序 (ITAMs) 相互作用 (4)。它能偶联激活的免疫受体进行下游信号转导活动,介导各种细胞反应,包括细胞增殖、分化、吞噬 (4)。还有证据表明,Syk 在非免疫细胞中起作用,并且 Syk 还是人乳腺癌的潜在抑癌基因 (5)。酪氨酸 525 和 526 位于 Syk 激酶结构域的激活环中,人 Syk 的 Tyr525/526(相当于小鼠 Syk 的 Tyr519/520)磷酸化对于 Syk 功能不可或缺 (6)。

Lyn 是 Src 家族的一员,主要在造血细胞中表达 (7)。已有报道,两个酪氨酸残基在 Src 家族中的蛋白酪氨酸激酶调节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位于催化区域的 Tyr396 位点(等同于 Src 的 Tyr416 位点 )的自磷酸化,与酶的激活有关。Csk 介导的羧基末端 Tyr507 位点(等同于 Src 的 Tyr527 位点)磷酸化能使激酶失活。酪氨酸磷酸化和 Lyn 的激活与细胞表面受体(例如,B cell Ag 受体 (BCR) 和 CD40 有关 (8-10)

Bruton 酪氨酸激酶 (Btk) 是细胞质酪氨酸激酶 Btk/Tec 家族的成员。Btk 在 B 细胞发育中发挥重要作用 (11,12)。各种配体激活 B 细胞的同时,Btk 膜转位受到其 PH 结构域与磷脂酰肌醇-3,4,5-三磷酸结合的介导 (13-15)。位于膜的 Btk 被激活,且与两个酪氨酸残基 Tyr551 和 Tyr223 的瞬时磷酸化有关。激活环中的 Tyr551 被 Src 家族酪氨酸激酶反式磷酸化,导致 SH3 结构域内 Tyr223 发生自磷酸化,对完全激活必不可少 (16,17)。

CD19 是一个分子量为95 kDa 的共受体,能在 B 细胞中放大信号转导级联 (18)。在 B 细胞表面,CD19 结合 CD21、CD81 和 Leu-13 并发挥作用。CD19 的胞浆尾区有 9 个保守的酪氨酸残基,残基因将信号转导分子与受体偶联,在 CD19 介导的功能中发挥关键作用 (18)。BCR 或 CD19 连结后,CD19 的 Tyr531 和 Tyr500 位点被逐渐磷酸化。此磷酸化会使 PI3 激酶和 Src 家族的酪氨酸激酶偶联到 CD19 并激活 PI3K 和 Src 信号转导通路 (19,20)。

B 细胞连接蛋白 (BLNK) 也称 SLP-65 或 BASH,是一个接头蛋白分子,在 B 细胞激活和 B 细胞抗原受体 (BCR) 结合中发挥重要作用。BLNK 在 BCR 相关 Syk 和下游信号转导级联之间的交界处起作用。

  1. Cheng, A.M. and Chan, A.C. (1997) Curr Opin Immunol 9, 528-33.
  2. Chu, D.H. et al. (1998) Immunol Rev 165, 167-80.
  3. Yamanashi, Y. et al. (1989)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6, 6538-42.
  4. Khan, W.N. (2001) Immunol Res 23, 147-56.
  5. Tedder, T.F. et al. (1997) Immunity 6, 107-18.
  6. Kurosaki, T. (1997) Curr Opin Immunol 9, 309-18.
  7. Yamanashi, Y. et al. (1991) Science 251, 192-4.
  8. Lewis, C.M. et al. (2001) Curr Opin Immunol 13, 317-25.
  9. Buhl, A.M. and Cambier, J.C. (1999) J Immunol 162, 4438-46.
  10. Burkhardt, A.L. et al. (1991)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8, 7410-4.
  11. Salim, K. et al. (1996) EMBO J 15, 6241-50.
  12. Fujimoto, M. et al. (2000) Immunity 13, 47-57.
  13. Turner, M. et al. (2000) Immunol Today 21, 148-54.
  14. Ren, C.L. et al. (1994) J Exp Med 179, 673-80.
  15. Rameh, L.E. et al. (1997) J Biol Chem 272, 22059-66.
  16. Coopman, P.J. et al. (2000) Nature 406, 742-7.
  17. Várnai, P. et al. (1999) J Biol Chem 274, 10983-9.
  18. Rawlings, D.J. et al. (1996) Science 271, 822-5.
  19. Park, H. et al. (1996) Immunity 4, 515-25.
  20. Zhang, J. et al. (2000) J Biol Chem 275, 35442-7.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第 7,429,487 号美国专利,外国对应物,以及由此而来的儿童专利。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