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千种兔单抗立减30% | 点击此处 >>
41608
β-Amyloid Mouse Model Neuronal Viability IF Sampler Kit
一抗

β-Amyloid Mouse Model Neuronal Viability IF Sampler Kit #41608

引用 (0)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绿色)和 Tau (Tau46) Mouse mAb #4019(红色),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茨海默病脑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β-Amyloid (D3D2N) Mouse mAb(绿色)和 β3-Tubulin (D71G9) XP® Rabbit mAb #5568(红色),对来自 13 月龄野生型小鼠(左)和 Tg2576 小鼠(中)的脑切片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在右侧显示皮质 β-淀粉样蛋白斑的详细视图。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NeuN (D4G4O) XP® Rabbit mAb(绿色)对小鼠海马(左)、皮质(中)和小脑(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Synaptophysin (7H12) Mouse mAb (IF Formulated) (绿色) 与 CNPase (D83E10) XP® Rabbit mAb (Alexa Fluor® 555 Conjugate) #5715 (左,红色),对小鼠脑(左图)与小鼠视网膜(右图)组织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PSD95 (D27E11) XP® Rabbit mAb(红色)和 Neurofilament-L (DA2) Mouse mAb #2835(绿色),对大鼠小脑和视网膜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与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相对比的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 对未经(蓝色)或经依托泊苷 #2200(绿色)处理的 Jurkat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未经(蓝色)或已经 Staurosporine #9953(1 μM,3 小时;绿色)处理的血清饥饿 Neuro-2a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对过表达突变型人 APP695 的小鼠 Tg2576 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切片用 GFAP (E6N9L) Mouse mAb(绿色,小鼠 IgG2a)、β-Amyloid (D3D2N) Mouse mAb #15126(红色,小鼠 IgG1)和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3892(品红色,兔 IgG)标记。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 NIH/3T3 细胞(红色)和 32D 细胞(蓝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对人 Aβ-42 肽、Aβ-40 肽、Aβ-39 肽、Aβ-38 肽和 Aβ-37 肽 (5ng)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D3D2N) Mouse mAb,对石蜡包埋的人阿尔茨海默病脑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NeuN (D4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小脑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PSD95 (D27E11) XP® Rabbit mAb 对人小脑和大鼠脑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对未经处理(左图)或经 staurosporine #9953 处理(右图)且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绿色)标记的 HT-29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图像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Alexa Fluor® 555 phalloidin #8953(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未经(蓝色)或已经 Staurosporine #9953(1 μM,3 小时;绿色)处理的血清饥饿 H-4-II-E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对小鼠脑组织提取物的 GFAP 蛋白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输入,泳道 2 为 Mouse (E5Y6Q) mAb IgG2a Isotype Control #61656,泳道 3 为 GFAP (E6N9L) Mouse mAb。使用 GFAP (E6N9L) Mouse mAb 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对过表达突变型人 APP695 的小鼠 Tg2576 脑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首先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 (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和 APP/β-Amyloid (NAB228) 小鼠单克隆抗体 #2450(黄色)标记切片。用小鼠 (G3A1) 单克隆抗体 IgG1 同型对照 #5415 封闭游离二抗结合位点之后,切片用 GFAP (GA5)小鼠单克隆抗体(Alexa Fluor® 647 偶联物)#3657(红色)孵育。胞核用 Hoechst 33342 #4082(蓝色)标记。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对所示量的人 Aβ-42 肽(左)和 Aβ-40 肽(右)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β-Amyloid (D3D2N) Mouse mAb,对人 Aβ-37 肽、Aβ-40 肽和 Aβ-42 肽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NeuN (D4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结肠(肠肌丛)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绿色),对未经(左图,阴性)或经 Staurosporine #9953(1 μM, 3小时,右图,阳性)处理的 Neuro-2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GFAP (E6N9L) Mouse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组织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兔单克隆抗体(特定啮齿类动物)(绿色)对 32D 细胞(左图)和 C2C12 细胞(右图)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对人 Aβ-42 肽 (1 ng) 和 AD 患者的人脑脊液 (CSF)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NeuN (D4G4O)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多形性恶性胶质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显示其位于凋亡细胞(低倍和高倍放大)中细胞浆和核周。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D6X6X) mAb (Rodent Specific) 对未经(左图,阴性)或已经 Staurosporine #9953(右图,阳性)处理的石蜡包埋的 3T3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GFAP (E6N9L) Mouse mAb 作为一抗对小鼠脑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各种抗小鼠同型特异性抗体(上图)和 Anti-mouse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6(下图)用作二抗。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NeuN (D4G4O)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小鼠脑细胞、C2C12 细胞和大鼠脑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 和 SignalSlide™ Cleaved Caspase-3 IHC controls #8104对未经(左)或经依托泊苷处理(右)的石蜡包埋的 Jurkat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D6X6X)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 E14 大鼠胚胎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 LL2 同基因的肿瘤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经对照肽(左)或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Blocking Peptide #1050(右)预孵育的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胚胎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D6X6X) mAb (Rodent Specific) 对未经(左图,阴性)或已经 Staurosporine #9953(右图,阳性)处理的石蜡包埋的 H-4-II-E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对来自 Baf3、32D 和小鼠脾的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aspase-3 Antibody #9662(上)或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下)对未经、经十字孢碱处理(3 小时,1 µM,体内)或经细胞色素 c 处理(1 小时,0.25 mg/ml,体外)的 HeLa、NIH/3T3 和 C6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D6X6X)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卵巢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D6X6X) mAb (Rodent Specific)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脾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对经 Staurosporine #9953(1 μM,3 小时)处理的 Neuro-2a 细胞提取物的裂解活化 PARP (Asp214)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 Staurosporine #9953(1 μM,3 小时)处理的血清饥饿 Neuro-2a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未经 (-) 或已经 Staurosporine #9953(1 μM,6 小时;+)处理的血清饥饿 H-4-II-E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41608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41608T
1 个试剂盒(9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 8243 20 µl
  • WB
  • IP
  • IF
H 5 兔 IgG
β-Amyloid (D3D2N) Mouse mAb 15126 20 µl
  • WB
  • IHC
  • IF
H 5 小鼠 IgG1
NeuN (D4G4O) XP® Rabbit mAb 24307 20 µl
  • WB
  • IHC
  • IF
H M R 46-55 兔 IgG
Synaptophysin (7H12) Mouse mAb (IF Formulated) 9020 20 µl
  • IF
H M R 小鼠 IgG1
PSD95 (D27E11) XP® Rabbit mAb 3450 20 µl
  • WB
  • IF
H M R 95 兔 IgG
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 9661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Mk 17, 19 兔 
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94885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M R 89 兔 IgG
GFAP (E6N9L) Mouse mAb 34001 20 µl
  • WB
  • IP
  • IF
H M R 50 小鼠 IgG2a
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3892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M R 80 兔 IgG

产品说明

β-淀粉样蛋白小鼠模型神经元活性 IF 小包装组合提供了一种经济的方法,可通过免疫荧光法检测蛋白以确认小鼠模型中神经元活性以及周围的星形胶质细胞和小胶质细胞。

特异性/敏感性

β-淀粉样蛋白小鼠模型神经元活性 IF 小包装组合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靶标蛋白的内源水平。β-Amyloid (D54D2) XP® Rabbit mAb 和 β-Amyloid (D3D2N) Mouse mAb 可检测 Aβ 的几种同工型,例如 Aβ-37、Aβ-38、Aβ-39、Aβ-40 和 Aβ-42,它们还可以检测小鼠模型中转基因表达的人 APP。Cleaved PARP (Asp214) (D6X6X)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可识别仅在 Asp214 位点被裂解活化的内源水平的啮齿动物 PARP 蛋白大片段 (89 kDa)。HS1 (D5A9) XP® Rabbit mAb (Rodent Specific) 无法检测人 HS1 蛋白。经计算,HS1 大小为 54 kDa,但是在 SDS-PAGE 凝胶上的表观分子量为 80 kDa。Cleaved Caspase-3 (Asp175) Antibody 可检测 Asp175 附近剪切产生的激活半胱天冬酶-3 的大片段 (17/19 kDa) 的内源水平。该抗体不可检测全长的 caspase-3 或其他剪切的半胱天冬酶。该抗体通过蛋白质印迹检测非特异性半胱天冬酶的底物。通过对固定冷冻组织中健康细胞(如胰腺 α 细胞)的特定亚型进行免疫荧光分析可能会观察到非特异性标记。在大鼠和猴样本中可能会观察到胞核背景。

来源/纯化

使用人 β 淀粉样肽(Aβ)氨基末端的合成肽、人 PSD95 的 Gln53 周围的残基、啮齿动物 PARP1 的 Asp214、小鼠 HS1 的 Leu310、人 caspase-3 的 Asp175 相邻的氨基末端残基、对人 SYP 蛋白羧基末端具有特异性的重组蛋白、人 NeuN 的氨基末端以及从猪脊髓中纯化而得到的天然 GFAP,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制备单克隆和多克隆抗体。

背景

β 淀粉样蛋白 (Aβ) 前体蛋白 (APP) 是一种 100-140 kDa 跨膜糖蛋白,拥有多个同工型。APP 的氨基酸序列包含淀粉样蛋白结构域,一个两步骤的溶蛋白性裂解就能释放这样的结构域。释放的Aβ片段在细胞外的沉积和积累形成了淀粉样斑块的主要成分,这是阿尔茨海默氏病的主要病理标志 (1)。神经元细胞核 (NeuN, Fox-3, RBFOX3) 是一种在多数中枢和周围神经系统的有丝分裂后神经元中表达的胞核蛋白。未在浦肯野细胞、交感神经节细胞、Cajal-Retzius 细胞、INL 视网膜细胞、下橄榄核或齿核神经元中检测到 NeuN (2)。胶质纤维酸性蛋白(GFAP)是成熟的大脑星形胶质细胞和 radial 神经胶质细胞的主要中间丝,并且 GFAP 在调节星形胶质细胞的活动性和形状中也起着重要的作用(3)。HS1 是仅在造血源的组织和细胞中表达的蛋白激酶底物 (4)。以往使用 RNA-seq 发现特定脑细胞类型的标记物的研究表明,HS1 有用且是研究小胶质细胞的专门工具 (5)。突触素(SYP)是一种神经元突触囊泡糖蛋白,存在于神经元的突触前囊泡中(6)。突触后致密蛋白 95 (PSD95) 是膜相关鸟苷酸激酶 (MAGUK) 蛋白家族的一员。PSD95 是一种与突触后致密复合体的组装和功能相关的支架蛋白 (7,8)。Caspase-3 (CPP-32、Apoptain、Yama、SCA-1) 是凋亡的关键执行者,因为它对许多关键蛋白起着部分或全部溶蛋白性剪切作用,如核酶多聚(ADP-核糖)聚合酶 (PARP) (9)。PARP 是一种 116 kDa 的核多聚(ADP-核糖)聚合酶,参与环境应激引起的 DNA 修复 (10)。PARP 协助细胞维持生存能力;PARP 剪切促进细胞崩解并可以作为细胞凋亡的标志 (11)。

  1. Selkoe, D.J. (1996) J Biol Chem 271, 18295-8.
  2. Mullen, R.J. et al. (1992) Development 116, 201-11.
  3. Eng, L.F. et al. (2000) Neurochem Res 25, 1439-51.
  4. Kitamura, D. et al. (1995)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8, 1137-46.
  5. Zhang, Y. et al. (2014) J Neurosci 34, 11929-47.
  6. Wiedenmann, B. et al. (1986)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83, 3500-4.
  7. Cao, J. et al. (2005) J Cell Biol 168, 117-26.
  8. Chetkovich, D.M. et al. (2002) J Neurosci 22, 6415-25.
  9. Fernandes-Alnemri, T. et al. (1994) J Biol Chem 269, 30761-4.
  10. Satoh, M.S. and Lindahl, T. (1992) Nature 356, 356-8.
  11. Oliver, F.J. et al. (1998) J Biol Chem 273, 33533-9.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