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70751
Autophagy Vesicle Nucle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Autophagy Vesicle Nucle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70751

引用 (0)

使用 UVRAG (D2Q1Z) Rabbit mAb #13115(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HCT 116细胞被证实含有可导致 UVRAG 内源性表达水平显著降低的单等位基因移码突变 (11)。

使用 Atg9A (D4O9D) Rabbit mAb #13509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IK3R4 Antibody #14580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eclin-1 (D40C5) Rabbit mAb #3495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I3 Kinase Class III (D9A5) Rabbit mAb #4263对小鼠脑和 C6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if-1 Antibody #4467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14 Antibody #5504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ubicon (D9F7) Rabbit mAb #8465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I3 Kinase Class III (D9A5) Rabbit mAb 对小鼠脑和 C6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PIK3R4 Antibody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eclin-1 (D40C5)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14 Antibody #5504(上)或 β-Tubulin (9F3) Rabbit mAb #2128(下)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SignalSilence® Atg14 siRNA I #6286 (+) 或 SignalSilence® Atg14 siRNA II #6287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tg14 Antibody 可确认 Atg14 的表达沉默,而 β-Tubulin (9F3) Rabbit mAb 则用作上样对照。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UVRAG (D2Q1Z) Rabbit mAb(泳道 3)对 PANC-1 细胞提取物中的 UVRAG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UVRAG (D2Q1Z)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ubicon (D9F7)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if-1 Antibody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9A (D4O9D)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Beclin-1 (D40C5) XP® Rabbit mAb #3495(上)或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2125(下)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SignalSilence® Beclin-1 siRNA I #6222 (+) 或 SignalSilence® Beclin-1 siRNA II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Beclin-1 (D40C5) XP® Rabbit mAb 可确认 Beclin-1 的表达沉默,而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则用作观察上样量和 Beclin-1 siRNA 的特异性。

使用 Atg14 Antibody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UVRAG (D2Q1Z) Rabbit mAb(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HCT 116细胞被证实含有可导致 UVRAG 内源性表达水平显著降低的单等位基因移码突变 (11)。

使用 Rubicon (D9F7)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经 人 Rubicon (hRubicon, +) 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Rubicon 构建体由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CA 的 Qing Zhong 博士惠赠。

使用 Atg9A (D4O9D)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 或 SignalSilence® Atg9A siRNA I #7051 (+) 转染的 RD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tg9A (D4O9D) Rabbit mAb 可证实 Atg9A 表达沉默,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用作上样对照。

使用 Atg14 Antibody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 GFP-Atg14 (+) 表达载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GFP-Atg14 结构由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CA 的 Qing Zhong 博士友情提供。

使用 UVRAG (D2Q1Z)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经构建表达的人 UVRAG (hUVRAG; +) 转染的 293T 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Atg9A (D4O9D) Rabbit mAb(泳道 3),对来自 Hep G2 细胞提取物的 Atg9A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Atg9A (D4O9D)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70751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70751T
1 个试剂盒(8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PI3 Kinase Class III (D9A5) Rabbit mAb 4263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100 兔 
PIK3R4 Antibody 14580 20 µl
  • WB
H M R 153 兔 
Beclin-1 (D40C5) Rabbit mAb 3495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60 兔 IgG
Atg14 Antibody 5504 20 µl
  • WB
H 65 兔 
UVRAG (D2Q1Z) Rabbit mAb 13115 20 µl
  • WB
  • IP
H M 90 兔 IgG
Rubicon (D9F7) Rabbit mAb 8465 20 µl
  • WB
H M 130 兔 IgG
Bif-1 Antibody 4467 20 µl
  • WB
  • IP
H M R 42 兔 
Atg9A (D4O9D) Rabbit mAb 13509 20 µl
  • WB
  • IP
H M R Mk 100-110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Autophagy Vesicle Nucle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提供一种经济的方法来检测自噬体形成和成熟过程中的靶标蛋白。该试剂盒包含足量的抗体,每种一抗可进行两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Autophagy Vesicle Nucle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各自靶标的内源水平。Rubicon (D9F7) Rabbit mAb 可检测在 55 kDa 处的来源不明的条带。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PI3 激酶 III 类蛋白 Lys630 周围的残基、人 Beclin-1 蛋白 Thr72 周围的残基、人 UVRAG 蛋白 Gly502 周围的残基、人 Rubicon 蛋白 Leu210 周围的残基或人 Atg9A 蛋白 Gly780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使用与人 PIK3R4 蛋白 Gly825 周围的残基、人 Atg14 蛋白 Val215 周围的残基或人 Bif-1 蛋白 Gly129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 A 和肽亲和力色谱对多克隆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自噬是自噬溶酶体降解大部分细胞浆内容物的一种分解代谢过程 (1,2)。自噬一般在营养匮乏的条件下被激活,但也与许多生理过程有关,包括发育、分化、神经退行性疾病、感染和癌症 (3)。已在酵母中大量发现自噬的分子机制,该机制还受大量自噬相关 (Atg) 基因的调节。这些蛋白参与自噬体的形成,自噬体是被转运到溶酶体中进行降解的胞质液泡。PIK3R4/PI3K III 类复合体与 Beclin-1 相互作用,在自噬的几个阶段发挥作用。Atg14 与 PIK3R4、PI3K III 类和 Beclin-1 组成复合体,将刺激自噬的形成。UVRAG 蛋白与 Atg14 竞争结合蛋白Beclin-1,与 PIK3R4、PI3K III 类和 Beclin-1 组成调节自噬体成熟的互斥复合体。在 Beclin-1 结合蛋白 Rubicon (4,5) 存在的情况下,自噬体成熟受损。要通过 Beclin-1/UVRAG 和营养水平 (6) 来激活和调节 PI3K III 类,PIK3R4 共表达是必要的。Bif-1 直接与 UVRAG 结合,然后与 Beclin-1 形成复合体,从而使自噬体成熟所需要的 PI3 激酶类 III 类/Vps34 的活性增加(7)。正如在营养不足的情况下所见,抑制 GSK-3β 会引起 Bif-1 表达增加,促使自噬性细胞死亡 (8)。Atg9A 是自噬体启动和扩大所需的整合型膜蛋白 (9,10)。募集 Atg9A 至自噬体膜是动态和短暂的,因为 Atg9A 还在称作 ω 的自噬相关结构、反面高尔基体网络 (TGN) 和内体之间循环,并且从未变成自噬体膜的稳定组分 (9,11)。未充分阐明 Atg9A 转运的精确调节,然而提出它涉及 p38 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 (MAPK) 结合蛋白 p38IP 和 Beclin-1-结合蛋白 Bif-1 (12,13)。

  1. Reggiori, F. and Klionsky, D.J. (2002) Eukaryot Cell 1, 11-21.
  2. Codogno, P. and Meijer, A.J. (2005) Cell Death Differ 12 Suppl 2, 1509-18.
  3. Yang, J. et al. (2010) J Cell Sci 123, 861-70.
  4. Levine, B. and Yuan, J. (2005) J Clin Invest 115, 2679-88.
  5. Yamada, T. et al. (2005) J Biol Chem 280, 18283-90.
  6. Orsi, A. et al. (2012) Mol Biol Cell 23, 1860-73.
  7. Yan, Y. et al. (2009) Biochem J 417, 747-55.
  8. Webber, J.L. and Tooze, S.A. (2010) EMBO J 29, 27-40.
  9. Sun, Q. et al. (2008)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5, 19211-6.
  10. Takahashi, Y. et al. (2007) Nat Cell Biol 9, 1142-51.
  11. Takahashi, Y. et al. (2011) Autophagy 7, 61-73.
  12. Zhong, Y. et al. (2009) Nat Cell Biol 11, 468-76.
  13. Young, A.R. et al. (2006) J Cell Sci 119, 3888-900.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KARPAS 细胞系来源:剑桥大学 Abraham Karpas 博士。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