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19848
Autophagy Vesicle Elongation (LC3 Conjug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一抗

Autophagy Vesicle Elongation (LC3 Conjug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 #19848

引用 (0)

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12741对未处理的 (-) 或经氯喹处理(50 μM,过夜; +)的 HeLa、NIH/3T3 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4B (D1G2R) Rabbit mAb #13507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GABARAP (E1J4E) Rabbit mAb #13733 对未处理的 (-) 或经氯喹处理(50 μM,过夜; +)的 A172 和 C2C12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3 Antibody #3415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4A (D62C10) Rabbit mAb #7613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7 (D12B11) Rabbit mAb #8558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C3A/B (D3U4C) Rabbit mAb 对未处理(蓝色)或用氯喹处理(50 µM 处理 16 小时)(右)的 HeLa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647 Conjugate) #4414 作为二抗。

使用 Atg7 (D12B11)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2)或 Atg4B (D1G2R) Rabbit mAb (泳道 3),对 Atg4B 的 RD 细胞提取物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对照。使用 Atg4B (D1G2R)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4A (D62C10) Rabbit mAb(上)或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2125(下)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 或 SignalSilence® Atg4A siRNA I #6427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tg4A (D62C10) Rabbit mAb 证实 Atg4A 表达沉默,同时可使用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作为上样对照。

使用 GABARAP (E1J4E) Rabbit mAb(绿色)和 β-Actin (8H10D10) Mouse mAb #3700(红色)对未处理的(左图)和经氯喹处理(50 μM,过夜;右图)的 A172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tg3 Antibody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绿色)和 β-Actin (13E5) Rabbit mAb (Alexa Fluor® 555 Conjugate) #8046(红色)对 HeLa(上)和 C2C12(下)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两种细胞用氯喹处理(50 μM,过夜;左)、用 EBSS(3 小时,中)营养饥饿处理或未处理(右)。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使用 Atg7 (D12B11) Rabbit mAb(上图)或 α-Tubulin (11Η10) Rabbit mAb #2125(下图)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 或 SignalSilence® Atg7 siRNA I #6604 (+) 转染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tg7 (D12B11) Rabbit mAb 证实 Atg7 表达沉默,而使用 α-Tubulin (11H10) Rabbit mAb 作为内参对照。

使用 Atg4B (D1G2R)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4A (D62C10)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GABARAP (E1J4E) Rabbit mAb 对未处理的 (-) 或经氯喹处理(50 μM,过夜; +)的 A172 和 C2C12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3 Antibody 对转染空载或转染小鼠 Atg3 的 HeLa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前列腺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tg4B (D1G2R)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表达全长小鼠 Atg4B 的表达载体(mAtg4B;+)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Atg4A (D62C10) Rabbit mAb(上)和 DYKDDDDK Tag Antibody #2368(下),对转染空载 (-) 或转染有 DYKDDDDK 标签的人Atg4A 表达载体 (+)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GABARAP (E1J4E) Rabbit mAb 对转染空载 (-) 或经构建表达 Myc/DDK 标记全长人 GABARAP (hGABARAP-Myc/DDK; +)、人 GABARAPL1 (hGABARAPL1-Myc/DDK; +) 或人 GABARAPL2 (hGABARAPL2-Myc/DDK; +) 转染的 293T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对照(左)或用氯喹处理(右)的 NIH/3T3 细胞沉淀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tg4B (D1G2R) Rabbit mAb(上)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对经 100 nM SignalSilence® Control siRNA (Unconjugated) #6568 (-) 或 SignalSilence® Atg4B siRNA I #6336 (+) 转染)的 RD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Atg4B (D1G2R) Rabbit mAb 确认 Atg4B 表达沉默,同时使用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作为上样对照。

在添加对照肽(左图)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图)的情况下,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鳞状细胞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对未处理 (-) 或用 Torin 1 处理(250 nM 处理 4 小时;+)的 RD 细胞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使用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对未处理 (-) 或用氯喹处理(50 μM,过夜;+)的 HeLa 、NIH/3T3 和 KNRK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19848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19848T
1 个试剂盒(6 x 20 µl)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12741 20 µl
  • WB
  • IHC
  • IF
  • F
H M R 14, 16 兔 IgG
Atg7 (D12B11) Rabbit mAb 8558 20 µl
  • WB
  • IP
H M R 78 兔 IgG
Atg4B (D1G2R) Rabbit mAb 13507 20 µl
  • WB
  • IP
H M R 48 兔 IgG
Atg4A (D62C10) Rabbit mAb 7613 20 µl
  • WB
  • IP
H R 48-60 兔 IgG
GABARAP (E1J4E) Rabbit mAb 13733 20 µl
  • WB
  • IF
H M R 14, 16 兔 IgG
Atg3 Antibody 3415 20 µl
  • WB
H M R Mk 40 兔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产品说明

Autophagy Vesicle Elongation (LC3 Conjugation) Antibody Sampler Kit,提供一种经济的手段用于检测与自噬囊泡延伸通路相关的靶标蛋白。该试剂盒包含足量的抗体,每种一抗可进行两次蛋白质印迹分析。

特异性/敏感性

LC3A/B (D3U4C) XP® Rabbit mAb 可检测 LC3A 和 LC3B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Atg7 (D12B11) Rabbit mAb 可检测 Atg7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Atg4B (D1G2R) Rabbit mAb 可检测 Atg4B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Atg4A (D62C10) Rabbit mAb 可检测 Atg4A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和在48-60 kDa 分子量范围内随 Atg4A 表达沉默而减少的未知条带。GABARAP (E1J4E) Rabbit mAb 可检测 GABARAP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但不会与其他 GABARAP 家族成员发生交叉反应。Atg3 Antibody 可检测 Atg3 总蛋白的内源水平。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 LC3B 蛋白 (贮存在 LC3A 中)Leu44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与人 Atg7 蛋白氨基端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与人 Atg4B 蛋白 Gln100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与人 Atg4A 蛋白羧基末端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以及与人 GABARAP 蛋白 Arg40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使用与 Atg3 的氨基末端附近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多克隆抗体。使用蛋白质 A 和肽亲和色谱对抗体进行纯化。

背景

自噬是自噬溶酶体降解大部分细胞浆内容物的一种分解代谢过程 (1,2)。自噬通常在营养不足的情况下被激活,但也与许多生理过程有关,包括发育、分化、神经退行性疾病、感染以及癌症 (3)。自噬标志物轻链 3 (LC3) 最初被识别为微管相关蛋白 1A 和 1B(被称为 MAP1LC3)的亚基 (4),随后发现其与对自噬十分关键的酵母蛋白 Apg8/Aut7/Cvt5 具有相似性 (5)。在自噬期间,有 3 种人类 LC3 同工型(LC3A、LC3B 和 LC3C)发生翻译后修饰 (6-8)。合成后在 LC3 羧基末端迅速裂解,可产生胞质的 LC3-I 型。在自噬过程中,通过一个涉及 Atg7 和 Atg3 的类泛素体系,LC3-I 被脂质化为 LC3-II,从而将 LC3 与自噬小泡结合 (6-9)。自噬体中 LC3的存在,以及转化成向下迁移的 LC3-II,是自噬发生的标志 (10)。酵母 Atg 蛋白的众多哺乳动物对应物已有描述,包括三种 Atg8 蛋白(GATE-16、GABARAP 和 LC3)和四种 Atg4 同源物(Atg4A/自噬蛋白-2、Atg4B/自噬蛋白-1、Atg4C/自噬蛋白-3 和 Atg4D/自噬蛋白-4)(10-12)。半胱氨酸蛋白酶 Atg4 对自噬体膜的生成和调控至关重要 (13)。GABAA 受体相关蛋白 (GABARAP) 是一种在自噬中发挥重要作用的 Atg8 家族蛋白,最初作为一种与调节受体向质膜转运的 GABAA 受体相关的蛋白质而被发现(14)。GABARAP 加工包括 Atg4 家族成员剪切 (15,16) ,随后是 E1 和 E2 接合(例如酶 Atg7 和 Atg3 )(17,18)。

  1. Reggiori, F. and Klionsky, D.J. (2002) Eukaryot Cell 1, 11-21.
  2. Wang, H. et al. (1999) Nature 397, 69-72.
  3. Codogno, P. and Meijer, A.J. (2005) Cell Death Differ 12 Suppl 2, 1509-18.
  4. Levine, B. and Yuan, J. (2005) J Clin Invest 115, 2679-88.
  5. Kabeya, Y. et al. (2004) J. Cell Sci. 117, 2805-12.
  6. Mariño, G.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3671-8.
  7. Tanida, I. et al. (2004) J Biol Chem 279, 36268-76.
  8. Sou, Y.S. et al. (2008) Mol Biol Cell 19, 4762-75.
  9. Hemelaar, J.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51841-50.
  10. Tanida, I. et al. (2001) J Biol Chem 276, 1701-6.
  11. Tanida, I. et al. (2002) J Biol Chem 277, 13739-44.
  12. Mann, S.S. and Hammarback, J.A. (1994) J. Biol. Chem. 269, 11492-97.
  13. Lang, T. et al. (1998) EMBO J. 17, 3597-607.
  14. Kabeya, Y. et al. (2000) EMBO J. 19, 5720-28.
  15. Wu, J. et al. (2006)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339, 437-42.
  16. He, H. et al. (2003) J. Biol. Chem. 278, 29278-87.
  17. Tanida, I. et al. (2004) J. Biol. Chem. 279, 47704-10.
  18. Ichimura, Y. et al. (2000) Nature 408, 488-92.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