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61949
Androgen Receptor Sampler Kit
一抗

Androgen Receptor Sampler Kit #61949

引用 (0)

使用雄激素受体 (E3S4N) 兔单克隆抗体(羧基末端抗原)(绿色)对 LNCaP 细胞(左图,阳性)和 DU 145

细胞(右图,阴性)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微丝由 DyLight554™13054 Phalloidin #(红色)进行标记。样本用 ProLong® Gold Antifade Reagent with DAPI #8961(蓝色)封片。

使用 SimpleChIP® 酶解染色质免疫共沉淀试剂盒(磁珠法) #9005 对在无酚红培养基和 5% 活性炭剥离的 FBS 中生长 3 天,随后用双氢睾酮 (DHT,10 nM) 处理 4 小时的 LNCaP 细胞的交联染色质与雄激素受体 (D6F11) XP® 兔单克隆抗体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SimpleChIP® ChIP-seq DNA Library Prep Kit for Illumina® #56795 制成 DNA 库。结果图显示在雄激素受体的已知靶基因 KLK2 内结合(参见包含 ChIP-qPCR 数据的其他结果图)。如需了解其他 ChIP-seq 情况,请下载产品说明书。

对 22Rv1 细胞提取物 AR-V7 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input,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 Androgen Receptor (AR-V7 Specific) (E3O8L) Rabbit mAb。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AR-V7) (E3O8L)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对 LNCaP 细胞提取物雄激素受体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为 10% 敲入,泳道 2 为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泳道 3 为雄激素受体 (E3S4N) 兔单克隆抗体(羧基末端抗原)。使用雄激素受体 (E3S4N) 兔单克隆抗体(羧基末端抗原)进行蛋白印迹分析。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用作二抗。

使用 SimpleChIP® Plus Enzymatic Chromatin IP Kit (Magnetic Beads) #9005,对在无酚红培养基和 5% 炭剥离的 FBS 中培养 3天,随后用 双氢睾酮(DHT,10 nM)处理 4 小时的 LNCaP 细胞中提取的交联染色质,在加入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或 Normal Rabbit IgG #2729​ 后,进行染色质免疫沉淀。使用 using SimpleChIP® Human KLK2 Intron 1 Primers #62086, SimpleChIP® Human KLK3 Promoter Primers #32784 和 SimpleChIP® Human α Satellite Repeat Primers #4486, 通过实时 PCR 对富集 DNA 进行定量分析。每份样品的免疫沉淀 DNA 含量,用染色质投入总量(相当于 1)相对应的信号进行表示。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AR-V7 Specific) (E3O8L) Rabbit mAb(上图)和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在 22Rv1 和 VCAP 细胞(AR-V7 阳性)中检测到与雄激素受体 V7 同工型相对应的信号,但未在 LNCaP 和 DU 145 细胞(AR-V7 阴性)中检测到,从而确认了该抗体的特异性。

使用雄激素受体 (E3S4N) 兔单克隆抗体(羧基末端抗原)(上图)或 β-Actin (D6A8) Rabbit mAb #8457(下图)对不同细胞系的提取物进行蛋白印迹分析。正如预期,DU 145 细胞的雄激素受体表达呈阴性。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实线)或浓度匹配的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虚线)对 DU-145 细胞(蓝色)和 LNCaP 细胞(绿色)进行流式细胞分析。Anti-rabbit IgG (H+L)、F(ab')2 Fragment (Alexa Fluor® 488 Conjugate) #4412 作为二抗。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绿色),对 LNCaP(阳性,左)和 DU145(阴性,右)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 LNCaP(AR+,左)和 DU145(AR-,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前列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使用 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Antibody #4967(下)对 LNCaP (AR+)、MCF7 (AR+)、PC-3 (AR-) 和 DU 145 (AR-)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购买 # 61949T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61949T
1 个试剂盒(3 x 20 µl)

产品说明

Androgen Receptor Antibody Sampler Kit 提供一种合算的方式来检测全长雄激素受体和 AR-V7 同工型。该试剂盒含有足量的一抗,每种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特异性/敏感性

Androgen Receptor Antibody Sampler kit 中的每种抗体均可检测其靶蛋白的内源水平。Androgen Receptor (D6F11) XP® Rabbit mAb 可检测全长 AR 和 AR-V7 同工型。Androgen Receptor (E3S4N) 兔单抗 (Carboxy-terminal Antigen) 仅可检测全长 AR。Androgen Receptor (AR-V7 Specific) (E3O8L) 兔单抗仅可检测 AR-V7 同工型。

来源/纯化

使用与人雄激素受体蛋白中氨基末端区域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重组蛋白、以及与人雄激素受体蛋白中 Val662 和人雄激素受体(V7 同工型)蛋白中 Leu639 周围的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兔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背景

雄激素受体 (AR) 是一种属于核受体超家族的锌指转录因子,在结合配体时通过磷酸化和二聚化激活 (1)。这会促进胞核定位,并使 AR 结合雄激素靶标基因中的雄激素反应元件。研究表明,AR 在男性发育的多个阶段以及前列腺癌进展中起到关键作用 (2,3)。

隐藏外显子的选择性剪切会产生 AR3 或 AR-V7 同工型(缺少典型的配体结合域)(4-5)。AR-V7 频繁在去势抗性前列腺癌 (CRPC) 细胞中表达,但依赖于全长雄激素受体 (AR-FL) 的活性,AR-V7 可激活一个完全不同的转录程序 (6-8)。同时,恩杂鲁胺和阿比特龙通过 AR-FL 配体结合域治疗 CRPC 表现出效果,患者耐药性经证明与在循环肿瘤细胞中检测到 AR-V7 有关 (9-12)。目前正在进行探索克服耐药性机制的研究,这些研究可能有助于对患者群进行分层以进行更多个体化的治疗 (13-15)。

  1. Hu, R. et al. (2009) Cancer Res 69, 16-22.
  2. Guo, Z. et al. (2009) Cancer Res 69, 2305-13.
  3. Watson, P.A. et al. (2010)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107, 16759-65.
  4. Sun, S. et al. (2010) J Clin Invest 120, 2715-30.
  5. Hu, R. et al. (2012) Cancer Res 72, 3457-62.
  6. Scher, H.I. et al. (2012) N Engl J Med 367, 1187-97.
  7. de Bono, J.S. et al. (2011) N Engl J Med 364, 1995-2005.
  8. Ryan, C.J. et al. (2013) N Engl J Med 368, 138-48.
  9. Antonarakis, E.S. et al. (2014) N Engl J Med 371, 1028-38.
  10. Liu, C. et al. (2014) Clin Cancer Res 20, 3198-3210.
  11. Sarwar, M. et al. (2016) Oncotarget 7, 63065-63081.
  12. Ku, S.Y. et al. (2017) Science 355, 78-83.
  13. Li, J. and Al-Azzawi, F. (2009) Maturitas 63, 142-8.
  14. Avila, D.M. et al. (2001) J. Steroid. Biochem. Mol. Biol. 76, 135-142.
  15. Montgomery, J.S. et al. (2001) J. Pathol. 195, 138-146.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XP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注册商标。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