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12589
Adipogenesis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Adipogenesis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 #12589

免疫印迹法图像 1

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系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2

使用 Adiponectin (C45B10) Rabbit mAb对 NIH/3T3 和 3T3-L1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3

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 对 Hep G2 和 LNCaP 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4

使用 FABP4 (D25B3) XP® Rabbit mAb 对 NIH/3T3 和分化的 3T3-L1 的细胞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5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不同细胞类型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6

使用 Perilipin (D1D8) XP® Rabbit mAb(上)和 β-Actin Antibody #4967(下),对人体前体脂肪细胞和脂肪细胞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7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 NIH/3T3 和 3T3-L1 细胞(分化 6 天)的提取物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印迹法图像 8

一抗与靶标蛋白结合之后,与偶联 HRP 的二抗形成复合体。添加 LumiGLO®,在酶催化分解期间发光。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沉淀图片 9

对 HeLa 细胞提取物的乙酰辅酶 A 羧化酶进行免疫沉淀。泳道 1 是 10% 输入,泳道 2 是 Rabbit (DA1E) mAb IgG XP® Isotype Control #3900,并且泳道3是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进行蛋白质印迹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0

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肺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11

使用 FABP4 (D25B3) XP® Rabbit mAb(红色)对分化的 3T3-L1(左)和未分化的 3T3-L1 细胞(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用 BODIPY 493/503(绿色)标记脂肪滴。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2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类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3

使用 Perilipin (D1D8)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乳腺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标注脂肪细胞的特异性染色。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4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未分化(左)或已分化(右)的 3T3-L1 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5

在对照肽(左)或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Blocking Peptide #1062(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6

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细胞沉淀物 THP-1(左)或 Jurkat(右)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7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肝细胞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8

在对照物肽(左)或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Perilipin (D1D8)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褐色脂肪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19

使用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褐色脂肪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0

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乳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1

在对照肽(左)和抗原特异性肽(右)存在的情况下,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细胞癌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2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23

使用 Perilipin (D1D8) Rabbit mAb(绿色)对差异 8 天的 3T3-L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24

使用在分化细胞中显示胞核定位的 PPARγ (C26H12A8) Rabbit mAb(红色)对 3T3-L1 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用 BODIPY 493/503(绿色)标记脂肪滴。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5

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6

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7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显示脂肪细胞染色的石蜡包埋的淋巴瘤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F 图片 28

使用 Perilipin (D1D8) XP® Rabbit mAb(绿色)对冷冻小鼠褐色脂肪细胞组织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29

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肝细胞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0

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绿)对 THP-1(左)和 Jurkat(右)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1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褐色脂肪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免疫组织化学(石蜡)图像 32

使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对石蜡包埋的人肺癌细胞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3

使用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绿)对分化的 3T3-L1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使用 DY-554 phalloidin(红色)标记肌动蛋白纤丝。蓝色伪彩 = DRAQ5® #4084(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HC-F(冷冻)图片 34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对冰冻 SKOV-3 异种移植物进行免疫组织化学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流式细胞术图像 35

使用与非特异性阴性对照抗体(红色)作对比的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b mAb(蓝色),对 293 细胞进行流式细胞分析。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6

使用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绿色)对 Hela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肌动蛋白纤丝用 DY-554 Phalloidin 进行标记(红色)。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IF-IC 图像 37

对用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红色)标记的 NIH/3T3 细胞进行共聚焦免疫荧光分析。蓝色伪彩 = Draq5™(DNA 荧光染料)。

了解有关我们如何获得图像的详情
产品包括 数量 应用 反应性 MW (kDa) 同型
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3676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R Hm 280 兔 IgG
Adiponectin (C45B10) Rabbit mAb 2789 20 µl
  • WB
H M R 27 兔 IgG
C/EBPα (D56F10) XP® Rabbit mAb 8178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 F
H M 42, 28 兔 IgG
FABP4 (D25B3) XP® Rabbit mAb 3544 20 µl
  • WB
  • IF
H M 15 兔 IgG
Fatty Acid Synthase (C20G5) Rabbit mAb 3180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R 273 兔 IgG
Perilipin (D1D8) XP® Rabbit mAb 9349 20 µl
  • WB
  • IP
  • IHC
  • IF
H M 62 兔 IgG
PPARγ (C26H12) Rabbit mAb 2435 20 µl
  • WB
  • IHC
  • IF
H M 53, 57 兔 IgG
Anti-rabbit IgG, HRP-linked Antibody 7074 100 µl
  • WB
山羊 

使用 Adipogenesis Marker Antibody Sampler Kit,能够以经济的手段评估参与调节脂肪生成的蛋白。该试剂盒含有足量的一抗,每种一抗可进行 2 次蛋白质印迹实验。

每个抗体均可识别其特异性靶标蛋白的内源总水平。 Adiponectin (C45B10) Rabbit mAb 可检测总脂联素单体的内源水平。它不能检测更高分子量形式的脂联素。Acetyl-CoA Carboxylase (C83B10) Rabbit mAb 可检测乙酰辅酶A羧化酶蛋白所有同工型的内源水平。FABP4 (D25B3) XP® Rabbit mAb 可与其他 FABP 家族成员发生交叉反应。

通过使用与人乙酰辅酶 A 羧化酶 α1 的 Ser523 周围残基、人脂连接蛋白、人 FABP4 序列、人脂肪酸合酶 Gly46 周围残基、人 perilipin/perilipin-1 蛋白 Ile419 周围残基、人 C/EBPα 蛋白 Ala176 周围残基或人 PPARγ 的 Asp69 周围残基相对应的合成肽对动物进行免疫接种来产生单克隆抗体。

脂肪细胞是脂肪组织的主要细胞组分,在三酰基甘油的储存中起关键作用。脂肪生成是前脂肪细胞分化成脂肪细胞的细胞过程。

脂肪酸结合蛋白(FABPs)通过结合脂肪酸和脂质转运到各种细胞通路中充当细胞浆质分子伴侣 (1,2)。脂肪细胞中发现的主要脂肪酸结合蛋白为 FABP4。

脂联素一种仅在棕色和白色脂肪细胞中表达的脂肪因子,并分泌到血液中。它存在三种主要形式:一种低分子量的三聚体,一种中等分子量六聚体和一种高分子量多聚体 (3)。肥胖和具有胰岛素抗性的小鼠和人类的脂联素水平下降 (4) 表明该脂肪因子对保持胰岛素的敏感性非常重要。

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 γ (PPARγ) 是一种在脂肪细胞、血管平滑肌细胞和巨噬细胞中优先表达的转录激活剂 (5,6)。

乙酰CoA羧化酶 (ACC) 是一种主要的脂肪酸生物合成和氧化酶,负责将乙酰辅酶A羧化为丙二酰辅酶A (7)。在 Ser79 通过 AMPK 或在 Ser1200 通过 PKA 对乙酰辅酶 A 羧化酶进行磷酸化可抑制 ACC酶活性 (8)。ACC 是抗肥胖药物的潜在靶标 (9,10)。

CCAAT/增强子结合蛋白(C/EBP)转录因子对细胞分化、末端功能和炎症应答十分关键 (11)。C/EBPα 在 Thr222、Thr226 和 Ser230 位点被 GSK-3 磷酸化可能对脂肪生成必不可少 (12)。

Perilipin 定位到脂肪滴的周围,并用作抗脂肪酶的保护涂层。证据表明,PKA 可通过磷酸化 perilipin 调节脂肪分解 (13-17),从而导致将脂滴暴露于内源激素敏感脂肪酶的构象变化 (14)。因此,perilipin 在脂肪储存中起着关键作用 (14,17)。

脂肪酸合成酶 (FASN) 催化乙酰辅酶 A 和丙二酰辅酶 A 合成长链脂肪酸。FASN 处于激活状态时,是一种具有七种不同催化活性的同型二聚体,可在肝脏中产生脂质后输出到代谢活跃的组织或储存在脂肪组织中。在大多数其他人组织中,FASN 依靠循环脂肪酸以实现新的结构脂质合成,因此具有最低限度表达 (18)。

  1. Tuncman, G. et al. (2006) Proc. Natl. Acad. Sci. USA 103, 6970-6975.
  2. Haunerland, N.H. and Spener, F. (2004) Prog. Lipid Res. 43, 328-349.
  3. Castle, J.C. et al. (2009) PLoS One 4, e4369.
  4. Lekstrom-Hims, J. and Xanthopoulos, K.G. (1998) J. Biol. Chem. 273, 28545-28548.
  5. Katsurada, A. et al. (1990) Eur J Biochem 190, 427-33.
  6. Kadowaki, T. et al. (2006) J Clin Invest 116, 1784-92.
  7. Ha, J. et al. (1994) J Biol Chem 269, 22162-8.
  8. Hu, E. et al. (1996) J Biol Chem 271, 10697-703.
  9. Abu-Elheiga, L. et al. (2001) Science 291, 2613-6.
  10. Ross, S.E. et al. (1999) Mol. Cell. Biol. 19, 8433-8441.
  11. Levert, K.L. et al. (2002) J Biol Chem 277, 16347-50.
  12. Tontonoz, P. et al. (1995) Curr Opin Genet Dev 5, 571-6.
  13. Rosen, E.D. et al. (1999) Mol Cell 4, 611-7.
  14. Greenberg, A.S. et al. (1991) J Biol Chem 266, 11341-6.
  15. Brasaemle, D.L. (2007) J Lipid Res 48, 2547-59.
  16. Ducharme, N.A. and Bickel, P.E. (2008) Endocrinology 149, 942-9.
  17. Egan, J.J. et al. (1990) J Biol Chem 265, 18769-75.
  18. Brasaemle, D.L. et al. (2009) Mol Cell Biochem 326, 15-21.
Entrez-Gene Id
3132937010502167219453465468
Swiss-Prot Acc.
Q13085 , O00763 , Q15848 , P49715 , P15090 , P49327 , O60240 , P37231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上游 / 下游

通路图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中国分公司 (PRC)

赛信通(上海)生物试剂有限公司

上海浦东新区

盛夏路 399 号

亚芯科技园 7 号楼

201210​

中国

电话:
+86-21-58356288
传真:
+86-21-58356116
电话:
4006-473287/GreatQ [免费电话]
电子邮件:
info@cst-c.com.cn
网址:
www.cst-c.com.cn

需要不同国家或地区的信息?请点击此处

如需获得有关本品的当地订购信息,请点击此处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