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参和标签抗体促销 | 点击此处 >>
89628
Human BAFF/TNFSF13B (hBAFF)
细胞因子

Human BAFF/TNFSF13B (hBAFF) #89628

引用 (0)

在添加 0.1 μM 地塞米松的情况下,使用 0 至 500 ng/mL 的 hBAFF 培养 RPMI 8226 细胞。91 小时后,通过测定 OD490 对细胞增殖进行评估。

对 1.5 µg 还原 (+) 和非还原 (-) 重组 hBAFF 进行 SDS-PAGE 并用考马斯蓝染色过夜来测定重组 hBAFF 的纯度。

存储:

重组人 BAFF 以冻干原料形式保存,在 -20℃ 下非常稳定。建议使用无菌水重新配制成浓度为 0.1 mg/ml的水溶液, 且可按需进一步稀释使用。为长期保存,加入载体蛋白(0.1% HSA 或 BSA)。

产品说明

纯度:

> 90%

来源/纯化

重组人 BAFF 在大肠杆菌中表达,并以冻干形式保存。经 SDS-PAGE 确定纯度大于 90%。内毒素水平低于或等于 1 EU / 1 μg hBAFF。

背景

BAFF 是 TNF 蛋白超家族的一员,它是一种同源三聚体跨膜蛋白,剪切后产生一种可溶细胞因子 (1)。BAFF 还进一步寡聚体化形成 60 聚体结构 (1)。BAFF 在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树突细胞、激活的 T 细胞和上皮细胞中表达 (1,2)。BAFF 在 B 细胞发育、存活和激活中发挥关键作用 (1,3,4)。BAFF 可结合 3 个不同的受体:BAFF-R、TACI 和 BCMA (1)。这些受体在 B 细胞发育过程和 B 细胞亚基中的表达不同 (1,2,4)。BAFF-R 和 BCMA 结合 BAFF 的同源三聚体形式,而 TACI 仅结合膜结合型或高阶 BAFF 结构 (1)。BAFF/ BAFF-R 的相互作用可激活典型和非典型 NF-κB 信号通路、PI3K/Akt 和 mTOR (2,4)。BAFF-R 激活非典型 NF-κB 通路受 TRAF3 的负调控 (5)。BAFF 水平升高可能会加重许多自身免疫性疾病,使它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治疗靶标 (2)。

  1. Mackay, F. and Schneider, P. (2009) Nat Rev Immunol 9, 491-502.
  2. Moisini, I. and Davidson, A. (2009) Clin Exp Immunol 158, 155-63.
  3. Schiemann, B. et al. (2001) Science 293, 2111-4.
  4. Khan, W.N. (2009) J Immunol 183, 3561-7.
  5. Gardam, S. et al. (2008) Immunity 28, 391-401.

通路和蛋白

探索与本品相关的通路 + 蛋白。

仅供研究使用。不得用于诊断流程。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是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 Inc. 的商标。

购买 # 89628S
产品货号 规格 价格 库存
89628S
20 µg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