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肿瘤微环境中的免疫检查点信号转导

© 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版权所有。
突出显示节点

通路描述:

免疫检查点是指免疫系统的内在调控机制,可保持自身耐受性,并有助于避免在生理性免疫应答期间的附带损伤。如今,显而易见的是,肿瘤会建造微环境以逃避免疫监视和攻击,特别是通过调节某些免疫检查点通路来进行的情况。

在正常生理状态下,CD8+ 细胞毒性 T 淋巴细胞和 CD4+ 辅助性 T 细胞通过 T 细胞受体 (TCR) 与肽抗原之间的相互作用被激活,肽抗原会结合在抗原呈递细胞 (APC) 表面上呈递的主要组织相容性复合体 (MHC) 分子。要获得最佳的 T 细胞激活,还需通过在 T 细胞CD28, 4-1BB, OX40, GITR, ICOS) and APCs (ex. (除 CD80、CD86、4-1BBL、OX40L、GITRL 和 ICOSLG 之外)中表达的共刺激分子进行的配体/受体相互作用。相反,通过受体(如在 T 细胞中表达的 PD-1、CTLA-4、TIM-3 和 LAG3)与其各自在 APC 和其他微环境细胞中表达的配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共抑制信号转导会抑制 T 细胞激活。例如,PD-L1 或 PD-L2 与 PD-1 受体之间的相互作用会去磷酸化 T 细胞受体信号转导通路 的主要组分,从而使 T 细胞中的 TCR 信号转导下调。共抑制受体 CTLA-4 会与共刺激受体 CD28 竞相与 APC 上的 CD80 和 CD86 配体相互作用。受体/配体相互作用时,CTLA-4 会抑制 T 细胞增殖、细胞周期进程和细胞因子产生,而 CD28 则是激活 T 细胞所必需的。

在肿瘤微环境中,癌细胞具有选配的抑制性配体及其受体,它们可调节 T 细胞效应子功能,以增强肿瘤耐受性,并避免免疫系统的根除。近年来,这些通路的药理学调节物(被称为免疫检查点疗法,尤其是针对 PD-1 和 CTLA-4 的单克隆抗体形式)已受到广泛研究,并用作治疗癌症的新免疫治疗剂。鉴于免疫检查点疗法的早期成功,为了激活抗肿瘤免疫应答而开发针对其他共抑制和共刺激受体及其配体的免疫疗法似乎是一种令人信服的治疗策略。

主要文献:

  • Smith-garvin JE, Koretzky GA, Jordan MS. T cell activation. Annu Rev Immunol. 2009;27:591-619.
  • Nirschl CJ, Drake CG. Molecular pathways: coexpression of immune checkpoint molecules: signaling pathways and implications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 Clin Cancer Res. 2013;19(18):4917-24.
  • Aspeslagh S, Postel-vinay S, Rusakiewicz S, Soria JC, Zitvogel L, Marabelle A. Rationale for anti-OX40 cancer immunotherapy. Eur J Cancer. 2016;52:50-66.
  • Schildberg FA, Klein SR, Freeman GJ, Sharpe AH. Coinhibitory Pathways in the B7-CD28 Ligand-Receptor Family. Immunity. 2016;44(5):955-72.
  • Ceeraz S, Nowak EC, Noelle RJ. B7 family checkpoint regulators in immune regulation and disease. Trends Immunol. 2013;34(11):556-63.
  • Francisco LM, Sage PT, Sharpe AH. The PD-1 pathway in tolerance and autoimmunity. Immunol Rev. 2010;236:219-42.
  • Pardoll DM. The blockade of immune checkpoints in cancer immunotherapy. Nature Reviews Cancer. 2012;12(4):252-264.
  • Sharma P, Allison JP. The future of immune checkpoint therapy. Science. 2015;348(6230):56-61
  • Sagiv-barfi I, Czerwinski DK, Levy S, et al. Eradication of spontaneous malignancy by local immunotherapy. Sci Transl Med. 2018;10(426)
创建于 2018 年 3 月
乙酰化酶
代谢酶
接头蛋白
甲基转移酶或 G 蛋白
凋亡/自噬调节分子
磷酸酶
细胞周期调节分子
蛋白复合体
脱乙酰酶或细胞骨架蛋白
受体
生长因子/细胞因子/发育蛋白
转录因子或翻译因子
GTP 酶/GAP/GEF
泛素/SUMO 连接酶或去泛素化酶
激酶
其他
 
直接刺激修饰
直接刺激修饰
转录性刺激修饰
转录刺激
直接抑制修饰
直接抑制修饰
转录抑制
转录抑制
多级刺激修饰
多级刺激修饰
亚基结合
亚基结合
多级抑制修饰
多级抑制修饰
转位
转位
暂时性刺激修饰
暂时性刺激修饰
亚基或裂解活化产物的分离
亚基或裂解活化产物的分离
暂时性抑制修饰
暂时性抑制修饰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