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促销感兴趣? | 点击此处 >>

免疫系统概述

简介

CST 可为您的免疫学研究提供最高质量的抗体。免疫学研究的重点是人体免疫系统的组分,以及使用它们对抗各种疾病的可能性。

您需要工具来检测和分析免疫细胞和免疫信号转导,以推进您的研究。CST 能生产最优质的抗体来研究免疫系统复杂信号转导通路中的蛋白,并推进国际开发更好更有效疗法的步伐,CST 引以为傲。

免疫系统包含两大细胞应答:

  • 天然免疫
  • 适应性免疫

天然免疫

天然免疫应答是您抵抗病原体的第一道防线。它通过多个机制对病原体作出迅速应答,包括细胞因子产生和补体激活。

参与天然免疫应答的细胞类型是吞噬细胞:嗜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自然杀伤细胞、嗜碱性粒细胞和其他细胞。

作为抗体开发的领导者,CST 针对与 STINGNFƘB炎性体信号转导通路等天然免疫有关的蛋白开发了广泛的高效抗体。

IL-1 12242 结肠炎

IL-1β (3A6) Mouse mAb #12242: 使用 #12242 对石蜡包埋的人大肠(慢性结肠炎)进行 IHC 分析。

IRF-3 10949 人结肠癌

IRF-3 (D9J5Q) Mouse mAb #10949: 使用 #10949 对石蜡包埋的人结肠癌进行 IHC 分析。

IRF-3 10949 非霍奇金氏淋巴瘤

IRF-3 (D9J5Q) Mouse mAb #10949: 使用 #10949 对石蜡包埋的人非霍奇金氏淋巴瘤进行 IHC 分析。

IRF-3 10949 卵巢194 人子宫内膜样腺癌

IRF-3 (D9J5Q) Mouse mAb #10949: 使用 #10949 对石蜡包埋的卵巢 194 人子宫内膜样腺癌进行 IHC 分析。

IRF-3 10949 卵巢202 人透明细胞腺癌

IRF-3 (D9J5Q) Mouse mAb #10949: 使用 #10949 对石蜡包埋的卵巢 202 人透明细胞腺癌进行 IHC 分析。

适应性免疫

适应性免疫应答使用抗原特异性受体来检测外来抗原。这是一个在 T 细胞、B 细胞和自然杀伤 T 细胞的作用下缓慢发生的过程。体液免疫使用抗体进行检测,而细胞介导的免疫则使用 T 细胞来破坏受影响的细胞。

在初次遇到抗原时,淋巴细胞会产生初次免疫应答。这些细胞会“吸取”它们的经验,下一次遇到相同抗原时便会产生更快的再次免疫应答。

CST 开发了广泛高效的抗体,用来标记 TCRBCR 等淋巴细胞信号转导所涉及的多种蛋白。

CD3 85061 小鼠结肠

CD3ε (D7A6E™) XP® Rabbit mAb #85061: 使用 #85061 对石蜡包埋的人扁桃体进行 IHC 分析。

CD4 25229 小鼠肺肿瘤

CD4 (D7D2Z) Rabbit mAb #25229: 使用 #25229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结肠进行 IHC 分析。

CD8 98941 小鼠小肠

CD8α (D4W2Z) XP® Rabbit mAb (Mouse Specific) #98941: 使用 #98941 对石蜡包埋的小鼠小肠进行 IHC 分析。

免疫细胞信号转导

通过多个关键信号转导通路可调节免疫细胞。每个通路均包含一个复杂的蛋白网络,其中蛋白彼此相互作用,会诱导细胞对刺激产生特异性反应。

除了 STING、NFƘB、炎性体、TCR 和 BCR 信号转导通路,JAK/STATTLR 信号转导通路也在免疫细胞信号转导中起着主要作用。

Syk 13198 人淋巴结

Syk (D3Z1E) XP® Rabbit mAb #13198: 使用 #13198 对石蜡包埋的人淋巴结细胞进行 IHC 分析。

Powered By One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