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鼠标悬停并点击以查看有关此通路的:

突出显示节点

通路描述:

Toll 样受体 (TLRs) 可识别不同的病原体相关分子模式,并在先天性免疫应答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它们是抵御病原体入侵的第一道防线,在炎症、免疫细胞调控、存活和增殖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到目前为止,已发现11个 TLR 家族成员,其中 TLR1、TLR2、TLR4、TLR5、TLR6 和 TLR11 位于细胞表面,而 TLR3、TLR7、TLR8 和 TLR9 位于内体/溶酶体部分。TLR 信号转导通路的激活来源于细胞浆 Toll/IL-1 受体 (TIR) 的结构域,该结构域与 TIR 结构域包含的接头蛋白 MyD88 发生相互作用。经过配体的刺激,通过两个分子死亡结构域的相互作用,MyD88 将 IL-1 受体相关激酶-4 (IRAK-4) 吸引到 TLRs。IRAK-1 经磷酸化而激活并与 TRAF6 发生作用,从而激活 IKK 复合体并导致 MAP 激酶 (JNK, p38 MAPK) 和 NF-κB 的激活。Tollip 和 IRAK-M 均与 IRAK-1 相互作用,并负性调节 TLR 介导的信号转导通路。调节这些通路的其他模式包括通过 RIP1 并依赖 TRIF 来诱导的 TRAF6 信号转导,以及通过 ST2L、TRIAD3A 和 SOCS1 负性调控 TIRAP 介导的下游信号转导。MyD88 非依赖通路通过 TRIF 和 TRAF3 激活,导致 IKKε/TBK1 的募集,IRF3 磷酸化以及 β 干扰素的表达。TIR 结构域含有接头蛋白如 TIRAP、TRIF 和 TRAM,此结构域可为单个 TLR 信号转导级联提供特异性,从而调控 TLR 介导的信号转导通路。TRAF3 通过自身降解,对依赖于 MyD88 和依赖于 TRIF 的信号转导调节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分别可激活依赖于 MyD88 的信号转导和抑制依赖于 TRIF 的信号转导 (反之亦然)。

主要文献:

感谢来自美国马萨诸塞州伍斯特市麻省大学医学院的 Pranoti Mandrekar 博士提供了此图。

创建于 2009 年 7 月

修订于 2014 年 7 月

Powered by Translations.com GlobalLink OneLink Software